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3章 日月无光
    砰砰砰!!!

    火棘蜥王狂暴到极点,它身上的翅膀,爪子都是恐怖的凶器,如同金属般的翅膀轻轻一扇,也形成了可怕的狂风,席卷天下。

    这简直就是龙卷风一般,朝着四面八方扑来,每一道劲风都如同切割机一般,胆敢靠近,就会被瞬间切割成粉碎。

    附近一栋栋建筑被这股罡风摧毁,大量的石头都被轰成粉碎,连地面也出现无数道可怕的裂痕,蔓延两三公里。

    “该死,根本无法靠近它的身体。”牧半城脸色难看到了极点,如果没法靠近火棘蜥王身边的话,那么就杀不死它。

    再过一段时间,它数万火棘蜥王手下蔓延过来,就足以将这个遗迹城市的考生斩杀一空,到时候他们想逃走也晚了。

    “近距离攻击不行,那么就远距离攻击。”夏平眼睛露出一丝寒芒,嗖的一声,他立即从空间戒指当中拿出了射月弓,弯弓搭箭。

    当即,一股凛冽的杀气蔓延出来,让方圆一公里都弥漫着夏平身上恐怖的杀意。

    “这是什么弓?”

    牧半城也是大吃一惊,他也不知道夏平什么时候得到这样的弓箭,但是按照他的眼光,也能看出这柄长弓很不简单,不是凡物。

    夏平没理会牧半城的惊讶,他双脚站在一栋房子的屋顶上面,整个人如同上古后羿一般,身上散发出凛冽的杀气。

    虽然他不怎么懂得射箭,但是他懂得暗器,也学会了世间顶尖的暗器功法——钉头七箭功,对于最顶级的暗器功法来说,不管是什么武器都能够使用。

    这就是所谓的触类旁通,一脉通则百脉通!

    他身上的真气疯狂运转,身体似乎都被一团金色的火焰包围,传递到这柄宝弓上面,弓身的纹路颤动起来,嗡嗡作响,似乎引发了这柄宝弓的神秘力量。

    当即,弓箭本身似乎传递进强大的真气,包裹全身,弓箭尖端覆盖着强横的真气,产生螺旋的形状,蕴含着毁灭性的力量。

    咻!

    就在这瞬间,夏平一下子就射了出去,钉头七箭功第一式——穿心透骨!

    在这样的宝弓夹持之下,弓箭的速度简直恐怖到一塌糊涂,已经超越了音速,撕裂空气,四周产生尖锐的破空声。

    即使隔着两三公里,都能让人的耳膜疼痛,周围一头头火棘蜥似乎都承受不住这样的音波,纷纷倒毙,七孔流血。

    而火棘蜥王大吃一惊,它也感受到这弓箭传递过来的致命危险,当即就想闪避,但是已经太晚太晚了。

    它和夏平之间也仅仅是隔着一公里的距离,在这超越音速的弓箭之下,它根本没多少躲避的时间,仅仅是一眨眼的时间,这弓箭便抵达了。

    砰!

    当即,火棘蜥王的身躯立即被弓箭洞穿,刺破了它坚硬的鳞甲,血花四溅,从腹部洞穿出去,让它惨叫连连,翅膀疯狂的扑闪,产生可怕的罡风,轰碎大地。

    “怎么回事?还没死?”夏平眼神一闪,盯着那头火棘蜥王,虽然自己这一箭重创了对方,但是对方还没死。

    “火棘蜥王生命力极其顽强,想杀死它,必须洞穿心脏,或者将脑袋砍下,否则根本杀不死它。”牧半城大喝一声。

    他也没傻愣着,见到夏平重创了火棘蜥王,他整个人也飞扑出去,双脚行走在空气当中,如同践踏水面一般,行云流水,这是他牧家的绝世轻功——独空步。

    牧半城手持长剑,一剑斩了过去,爆发出绝世剑气,无坚不摧,狠狠斩在火棘蜥王的身体上面,宝剑和鳞甲互相碰撞,爆发出耀眼的火花。

    砰!

    宝剑一下子就劈在火棘蜥王的身体上面,轰碎鳞甲,血花四溅,但是想继续切割下去,将火棘蜥王切成两半的时候,却是发现被骨头阻挡住了。

    “吼!”

    火棘蜥王怒不可遏,利爪一伸,狠狠撞击在牧半城身上,将他整个人轰飞,接连砸碎了五六栋建筑,碎石滚落,烟尘四起。

    “该死,这怪物身体太坚硬了!”

    牧半城挣扎起来,虽然刚才那一击十分强大,但是还是杀不死他,他连连退后,离开火棘蜥王的攻击范围。

    经过这一次重创,火棘蜥王愤怒了,疯狂发飙,朝着夏平这个罪魁祸首追杀过来,巨大的翅膀遮天蔽日,速度极快。

    但是夏平依然站在屋顶上面,他陷入了一种玄之又玄的境界,这柄宝弓震动,他的精神力渗透进去,似乎达到了人弓合一的境界。

    他感受到自己现在就是弓箭,弓箭便是自己,即使火棘蜥王疯狂袭来,但是他内心当中也没任何恐惧,世间万物都在他内心的掌控当中。

    轰!

    夏平双眸平静,宛如深潭一般,没有出现任何的涟漪,明明没有风,但是以他身体为中心却形成了一股波澜,真气扫荡出去,凝成实质,如同海浪一般横扫出去。

    他弯弓搭箭,体内的真气如同大江一般涌了出来,甚至连精神力也渗透其中,和这射月弓融为一体,这样的威力似乎强大到不可思议的地步。

    钉头七箭功第四式——日月无光!

    咻!

    就在这瞬间,一枚弓箭射了出去,整个天地的光芒似乎都失去了颜色,唯我独尊,甚至连这弓箭的本身也消失了。

    不管是周围的考生,还是火棘蜥王都发现不了这弓箭的存在,似乎在这个瞬间就消失在了天地间,连呼啸声也没出现。

    砰!

    下一秒,这枚弓箭瞬间出现在火棘蜥王面前,它根本没法反应过来,一股强横的穿透力量爆发,从它坚硬的头颅贯穿进去,接着冲进它的身体,而后再从它的尾巴射了出去。

    轰的一下,它的身体如同西瓜一般爆裂,血液四溅,恐怖的真气在它身体炸开,如同美丽的烟花似的,从半空当中洒落下来。

    而这枚弓箭也当场碎裂,化为齑粉,消失在天地间。

    火棘蜥王,死!

    “这、这!”

    不仅是牧半城,就连其他考生也是看得目瞪口呆,无法想象,仅仅是这一箭,便将火棘蜥王给射杀了,这攻击力恐怖得一塌糊涂,简直让人无法相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