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1章 剑道社无人
    “还生气了?很不服气?”

    夏平负手而立,不为所动,根本不将这群人放在眼里:“可是根本没用,一群蚂蚁再生气,人类一巴掌也能将其拍死,残渣都不会剩下。”

    “连穆浩然都被我一拳打废,你们这些人又能做什么?”

    “也不要说我欺负你们,是以大欺小,我就站在这里不动,任凭你们打,如果击破我的防御,让我倒退半步,就算是我输。”

    他用一种气死人不偿命的语气说话。

    “啊啊啊,这小子太欠扁了,忍屎忍尿都忍不了这混蛋一秒钟。”

    “还敢站在这里不动任凭我们打,瞧不起人也有个限度啊。”

    “怕个屁,这小子想找死,那我们就成全他。”

    “一起动手,将这混蛋打得半身不遂再说。”

    一个个剑道社成员被彻底激怒了,被这样挑衅,就算是泥人也有三分火啊。要是这样,他们还不回应的话,他们就是真正的缩头乌龟。

    嗖嗖嗖!!!

    仅仅是一瞬间,在场数十个剑道社高手就跳了出来,拿出长剑,朝着夏平的身体劈去,试图将夏平劈的半死。

    但是结果可想而知,夏平运转北冥护体功,这些剑气一下子被抵挡住,出砰砰的响声,却是没有一道攻击可以击破他的防御。

    哗啦啦

    遭到这些攻击,夏平身体立即涌出一股股暖流,仿佛无数高手的劲道拍打在身体上面,帮助他淬炼体魄,对他醍醐灌顶。

    “太弱了太弱了,连给我挠痒痒都不够格。”

    夏平叫嚷道。

    “可恶,给我去死。”

    “挠痒痒都不够格,看这一招怎么样。”

    “要害,攻击这混蛋的要害,踹他蛋蛋,我就不信他真的那么牛逼,都没有死角。”

    一个个剑道社成员纷纷大叫,使出各种阴招,试图攻击夏平身上的要害,找出他的破绽,给他致命一击。

    但是通通没用,北冥护体功是全方位的功法,严严实实的包裹住全身,不管这些人攻击哪个部位都是如此。

    除非攻击力远远越防御的力量,否则都无法伤害到夏平半分。

    可想而知,这些剑道社成员使出了吃nai的力气,运转体内的真气,疯狂的轰击在夏平身上,但是都没有任何用处。

    反而一个个累瘫在地上,体内的真气也迅消耗殆尽,脸色煞白,他们都好像被体重三百多斤的女人强ba了三天三夜似的,别提多惨了。

    “怎么了?才打了一小段时间,就没力了,难道你们这些剑道社的人都没吃饭吗?还是说你们平常练功就是这样,三天晒网两天打渔?”

    夏平觉得淬炼身体的功效减少了不少,不满的叫嚷道:“也难怪在炎黄大学待了几年时间都没办法突破到武师境,晋升到精英学生,一个个都是如此不求上进,都丢光炎黄大学学生的脸了,你老爸老妈都替你脸红知道吗?”

    “你!”

    “该死的夏平,我要杀了你。”

    “晋升不晋升武师境,关你奶奶屁事。”

    “脸红你大爷,你知道个屁啊,老子平常修炼多努力你知道吗?”

    听到这些话,剑道社成员个个都是咬牙切齿,气得脑袋都冒烟了,毫无疑问修炼了数年时间,都无法突破到武师境,成为精英学社,这是他们内心的一种痛。

    平常没人敢将这伤疤揭露出来,现在却是被夏平明目张胆的说出来了,可想而知他们内心多憋屈,连干掉夏平的心都有。

    砰砰砰!!

    一群剑道社成员用尽最后的力气,拼命朝着夏平攻击,颇有点狼牙山壮士,打算赴死的精神。不过实力差距太大了,他们的攻击也没任何效果。

    半个时辰之后,全部的剑道社成员都倒在地上,一个个好像哈巴狗一般,大口大口喘气,汗流浃背,已经连爬起的力气都没了。

    他们内心憋屈到极点,这家伙简直就是怪物啊,他们不断的攻击夏平,却是始终无法击败对方,反而他们一个个累得半死。

    “看来你们就这点本事了,既然这样,这牌匾我就拿走了。”

    夏平浑身舒爽,感觉就好像进去桑拿,还被按摩了一番,通体的筋骨都无比舒畅,他也知道这群剑道社成员已经没任何力气了,继续刺激下去也没任何用处。

    嗖的一声,他轻轻一跳,立即将剑道社的牌匾拿了下来。

    “不不不,住手啊,立即给我住手。”

    “你要是敢拿走剑道社牌匾,就是和剑道社为敌,凡是剑道社出身的前辈,都不会放过你的,你会成为众矢之的,你是众矢之的知道吗?”

    一个个剑道社成员拼命大叫,瞠目欲裂,他们完全能想象,自己剑道社的牌匾被人拿走,这件事究竟会多恐怖,估计历代剑道社前辈都会震怒,而他们也会被狠狠责骂,处罚。

    更重要的是,他们会成为炎黄大学诸多武道社团的笑柄,暗无天日啊。

    可是他们现在连站起来阻止夏平的力气都没有,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夏平拿走剑道社的牌匾,这就更加让他们不甘心。

    “关我屁事,有种叫他们来咬我。”夏平不屑的看着这群丧家之犬的哀鸣,他扛起这剑道社的牌匾,拍了拍屁股,就大摇大摆的离开。

    他根本不在乎这些人所谓的威胁。

    “可恶啊,夏平,我们剑道社和你不共戴天。”

    “呜呜,剑道社先辈啊,我们对不起你们,让你们的声誉蒙羞了。”

    “耻辱啊,这是天大的耻辱啊,牌匾都硬生生被拿走,我们有何种面目去面对剑道社的诸多前辈,还有什么嘴脸敢面对他们的质问。”

    “剑道社数百年的声誉,全部毁在了我们的手里啊。”

    “无耻夏平,给我等着,迟早有你倒霉的时候。”

    “你不会得意一辈子的,走着瞧吧。”

    “老天啊,劈死他,降下一道霹雳,将他劈死吧,这样的人都不要脸了。”

    一个个剑道社成员都在抓狂,脑袋都气得冒烟了,有的更是直接气晕在地上,其他人想挣扎起来追赶,但是还站起来几步,就倒了下去。

    他们一个个都是瞠目欲裂,眼睁睁的看着夏平悠然的离开,诺大一个剑道社,居然让这混蛋如入无人之境。

    剑道社无人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