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8章 敢和武师叫嚣
    “不识抬举的狗东西,给脸不要脸。”

    许博全怒喝一声,脸色狰狞:“我们和你好声好气说话,让你跪地求饶,居然还敢在这里唧唧歪歪,都想杀我们了,包藏祸心。”

    “你是不是觉得我们好说话,就开始蹭鼻子瞪眼睛了?!”

    许云龙等人脸色都很难看,他们都已经说了很多话,给夏平一点机会,但是这小子不知道感恩,还开始喊打喊杀,这就很过分了。

    “白痴!”

    夏平冷声道:“好声好气的说话?一见面就出声威胁,拿我身边朋友的性命来恐吓,还想让我交出身上的功法秘密,甚至还想取我性命,这就叫做好说话?!”

    “你们许家在炎黄星作威作福习惯了,动辄要人性命,横行霸道,唯我独尊,不将任何人放在眼里,任何人都得听你们的。”

    “我可以这么的告诉你们,就凭这一点,你们今天都得死!”

    他身上弥漫出可怕的杀气,盯着这群人。

    “放肆,实在是太放肆了,究竟是吃了什么东西才让你有这样的胆量和我们说话。”

    许博全气得浑身颤抖,双眼赤红:“许云龙,这小子不识抬举,还想杀了我们,你还想帮他说话吗?你看这件事怎么解决?”

    “是我的错,没想到这小子敬酒不吃吃罚酒,必须给他点厉害看看,才知道自己有什么斤两。”许云龙杀气腾腾,“博全叔你出手吧,只要不将他杀死,随便你怎么处置。”

    他已经失去了耐心,不想和夏平继续这样说下去。

    有时候就是这样,一些弱小的虫子总是不自量力,心存幻想,以为能逃得出他的手掌心,面对这种情况,一巴掌将这些虫子拍成粉碎,它们就知道厉害了。

    “好,很好。”

    许博全盯着夏平:“我不知道你到底为何如此狂妄,是有依仗,还是真的认为我们不敢动手,不敢杀你,以为你的后台巨人公司会保得住你?!”

    “但是我会你知道自己的想法错得多么离谱,在我许博全面前,你就是蝼蚁!”

    夏平负手而立,斜睨一眼:“过来送死!”

    “好小子,小小的武者境蝼蚁也敢这样和我说这种话。”许博全再也受不了,开始发狂起来,“我可是武师境强者,知道什么叫武师境吗?真气凝液,掌握真元,操控属性能量,捕风为刀,握水成剑!一拳轰出,攻击力是武者境武者的十倍不止,隔着数公里都能轰杀敌人。”

    “就凭你现在的实力,也敢和武师境的强者叫嚣,你这是自寻死路!”

    轰隆隆

    话语刚落,他身上的真元力量开始沸腾起来,赫然浮现了一丝丝火焰,在背后凝成了一头火鸦,可怕的火焰焚烧四周。

    只见这火鸦轻轻扇动翅膀,都掀起了惊天巨浪,惊人狂风,温度急剧的上升,火焰的力量被他掌握在手中。

    砰的一下,他右脚踩在地面上,一下子就踩出深坑,大地龟裂,他的右脚仿佛拥有的爆炸性力量一般,身体瞬间就飞了出去,如同炮弹。

    仅仅是一个呼吸,还和夏平隔着数十米的距离,但是就来到夏平面前。

    “去死!”

    许博全怒喝一声,握紧火焰拳头,一出手便是全力,他动了雷霆真怒,想一击就将这个嚣张小子给打成废柴,彻底废了他的修为。

    就在这瞬间,夏平出手了,他踏前一步,一脚踩在地面,硬生生踩出一个清晰可见的脚印,体内的纯阳不灭诀运转起来,丹田深处的真元力量沸腾起来。

    一股无法抑制的强横力量从身体深处涌出,从丹田,经脉,流转到脚步,腰肢,然后一寸寸传递到肩膀,手肘,最后抵达拳头。

    哗啦啦

    在这个刹那,夏平的拳头被一股暗红色的火焰包围,他感受到一股前所未有的强横力量,比真气凝实十倍不止。

    整个人气势一下子升腾起来,如同太古巨人一般,浑身肌肉都膨胀到极致,这样的力量足以撕碎大山,中断河流,破灭苍穹。

    咚!

    这一拳结结实实的砸在许博全的腹部当中,如同晨钟暮鼓般的声音,震荡四周,声音凝成实质,如同波浪一般横扫四面八方。

    “啊!”

    许博全根本都不知道发生什么,他连夏平什么时候出拳都不知道,被夏平一拳砸中腹部,他全身的护身真元都被轰成粉碎。

    背后那火焰乌鸦也在这瞬间支离破碎,四分五裂,从空中解体,隐隐约约之间,似乎还传出一声凄厉的惨叫。

    强横的真元力量,一下子就渗透了许博全的五脏六腑,当即他就咳出鲜血,脑袋轰鸣,整个人就从空中跌倒在地上,就这样砸在夏平的脚边。

    等全部的火焰、真元波动消失,旁边的人就看到许博全好像一条死狗一般,倒在夏平脚边,大口大口的吐着鲜血,气若游丝,已经没有了任何的战斗力。

    夏平居高临下,一脚踩在许博全的脑袋上面:“想让我跪地求饶,还想让我生不如死,说我是蝼蚁?你现在看看,谁才是蝼蚁,谁在跪地求饶,谁生不如死!”

    他就这样俯视着许博全。

    “你、你!”

    许博全抓狂,脸色涨得通红,他见到自己一个堂堂武师境强者,在外面那是将军一般的存在,地位崇高,权势滔天,不知道被多少人敬畏。

    可是现在居然好像死狗一般,被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杂种踩在脚下,甚至还踩在自己的脑袋上面,这简直就是莫大的耻辱。

    活了几十年,他还从来没被人这样羞辱过。

    “不服气?信不信我立即废了你丹田,让你彻底成为一个废人,以后都只能坐轮椅,让你品尝一下什么才是生不如死?你知道,我有这个能力。”

    夏平淡淡的看着许博全。

    “啊啊啊,小杂种,你敢,你敢!”

    许博全抓狂,愤怒到极点:“我可是武师境强者,还是许家长老,你敢这样对我,就是和许家不死不休,全面开战,连巨人公司都保不住你知道吗?”

    他声色俱厉,色厉内荏,无比恐惧,如果真的被夏平废了自己的丹田,不能运转真元,他就是真真正正的废人了,再也不能作威作福,在许家的地位也会一落千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