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38章 玄龟真空诀
    “不可能!”

    黄色烟雾当中忽然传出一声尖叫声,那是鼠五郎的尖叫,因为仅仅是几个呼吸,它身上爆发出来的毒气,居然被这些火焰给烧毁了,什么都没留下。

    它引以为豪的杀手锏,在这个人类面前,根本屁用都没有。

    “我的先天毒气弹,那是提炼世间一百零八种毒药,经过我黄鼠狼一族体内提炼,花费七七四十九日世间,才能提炼出来的杀手锏。”

    鼠五郎死死盯着夏平:“普通火焰对于我的先天毒气弹,根本就没任何效果,更不要说是彻底焚化,清除干净。”

    “你到底是修炼了什么火焰气功?!”

    它很清楚,普通的火焰气功根本无法焚烧它身上的先天毒气弹,更不要说像现在这样,轻松破解它的杀手锏。

    “去问你爸爸!”

    夏平眼睛露出一丝寒芒,他体内的纯阳不灭诀运转,气功震荡,强横的真元升腾起来,空气当中的火焰都扭曲起来。

    无拍掌!

    当即,他一掌拍了过去,右掌凝聚了强横的真元力量,撕裂空气,如同一头神龙在咆哮,产生刚猛无匹的力量。

    “可恶!”

    鼠五郎感受到致命的威胁,它连连运转自己身上的妖力,一下子就将自己面前布置了十几层真元气罩,这些气罩如同乌龟一般。

    这是妖族防御气功玄龟真空诀!

    它是模拟龟族的防御血脉天赋,然后妖族大能创造出来的一门妖族气功,一旦运转起来,能抵御比自己强大一截的攻击。

    咚!

    说时迟那时快,一掌拍来,狠狠拍打在鼠五郎的气罩上面。

    “哈哈没用的,我妖族的玄龟真空诀,乃是世间有数的防御气功,就算你的力量再刚猛无匹,也是无法穿透我防御……我艹,这是怎么回事?”

    还没等鼠五郎得意完毕,它感受到这一掌拍打在自己的真元气罩上面,立即空气产生了千百次震荡,蕴含着至刚至猛的威力。

    这简直就好像被一头狂暴无匹的犀牛撞击过来,一瞬间就将十几层真元气罩给撞击得粉碎,气流朝着四面八方扩散出去。

    “啊!”

    当即,鼠五郎忍不住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它的胸膛就这样被夏平一掌拍中,立即硬生生出现一个凝成实质的掌印。

    它整个人倒飞出去,足足飞行了数百米,最后狠狠砸在训练场的一堵水泥墙壁上面,当即就深陷在里面,震裂了墙壁,碎石四溅。

    “噗!”的一声,它也忍不住吐出大口鲜血,五脏六腑都遭到了重创,甚至连身上的骨头都断了十几根,凄惨无比。

    “输了,鼠五郎真的输了。”

    “说三招就三招,真的不含糊,少一招都跟你急。”

    “鼠五郎输得实在是太惨了,简直就是被压着打,打得跟一条狗一样。”

    “居然连妖族出名的防御气功玄龟真空诀都抵挡不住,这夏平的掌力惊人,即使是传说当中的降龙掌也不过如此。”

    “哈哈,真是痛快,之前它还在嚣张跋扈,目中无人,说炎黄大学无人,现在却是被打成这副德行,我倒是看看它等下还能怎么说。”

    “还能怎么说,赢了它还能嚣张,输了难道还想嘴硬不成?!”

    “胜者为王,败者为寇!”

    “这夏平简直是变态,明明才晋升精英学生没多久,现在居然就有这种程度的实力了。”

    诸多精英学生都是看着这场战斗结果,个个都是目瞪口呆,他们也没想到夏平居然还真的能打赢鼠五郎,而且还是以压倒性的战力获得胜利。

    就算是最看好夏平的学生,也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

    “这混蛋!”

    一群妖族天骄脸色也阴沉到极点,忍不住捏紧拳头,鼠五郎惨败,这大大出乎它们的预料,和之前计划的完全不一样。

    而这人类夏平的实力,也有点超出它们的想象。

    “什么狗屁玄龟真空诀,吹得倒是挺厉害,还说是什么极强防御气功,现在看来简直是不堪一击,一掌就能破的货色。”

    夏平负手而立,居高临下,就这样看着被打倒的鼠五郎。

    “鼠五郎,你还有什么好说的,自己学艺不精,也想学人家挑战,就不怕笑掉别人大牙吗?你现在知道这个世界有多大了不?记住了,你小子以后遇到我,记得要谦卑,还要恭敬行礼,三拜九叩。”

    他蔑视的看着鼠五郎。

    “你!”

    鼠五郎气得脸蛋都红了,简直就好像被煮熟的包子一般,被夏平这样说,它简直就好像被人连续抽了十几巴掌一般,脸蛋现在都是火辣辣的在痛。

    之前它还在嚣张,当着所有人的面,说夏平不堪一击,随手便可击败。

    但是现在呢,它使出浑身解数,甚至连杀手锏都使出来了,可依然不是这个人类的对手,被一掌就打趴下,倒在地上动弹不得。

    这对于心高气傲的鼠五郎来说,简直就是不可磨灭的耻辱!

    “你什么你,是不是还不服气,想继续请我指点指点你?”夏平斜睨一眼,“有种你现在站起来,这次我让你一双手。”

    起来个屁!

    鼠五郎气得脑袋都有点晕了,现在它被夏平打成重伤,五脏六腑都重创了,哪里还有站起来的力气,甚至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

    可是这厮还说有种就站起来,让它一双手,分明就是在当众羞辱它。

    什么时候它鼠五郎,王者后裔子孙,会被人类鄙视到这种程度,如果有个坑洞的话,它简直恨不得埋在里面,这辈子都不出来。

    “怎么还不站起来,之前你嘴巴不是挺利索的吗?”夏平叫嚷道,“说想找我们人类武者指点指点,现在我来了,指点你身上一些不足。”

    “还是说自己输的话就叫爹,现在叫两句来听听。”

    他看着鼠五郎。

    “夏平!”

    鼠五郎大叫一声,再也受不了,肺部都被这混蛋的话给气炸,再也压制不住体内翻腾的气血,噗的一下,它大口的吐出鲜血,将一片大地都染红。

    砰的一声,它脖子一歪,口吐白沫,眼珠泛白,居然被夏平这些话气晕过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