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27章 愁云惨淡!
    众多记者也是无语,看着这个满口胡言的家伙,但是他们也不可能当众拆穿夏平。

    这时候,四强赛另外一方的比赛也分出了胜负。

    白青青和凤求道两人激烈大战,使出浑身解数,即使白青青耗尽全力也没能战胜凤求道,最后被凤求道给一拳打晕,重伤出局。

    也就是说,决赛的人选已经出现了,冠军即将会在凤求道和夏平两人之间诞生。

    “夏先生,现在决赛的人选出来了,是凤求道先生,不知道你现在有什么想法?”有记者立即将这个消息告诉夏平。

    夏平露出一副天塌下来的样子:“完了完了,这次比赛估计完蛋了。”

    “完蛋了?也就是说夏先生对于决赛获胜没多少信心吗?”

    有记者问道。

    诸多记者都是嘴角抽搐,他们还是第一次看到进入决赛的家伙如此没有自信,一般来说都会发狠话,说自己必胜无疑,表明无敌的信心。

    但是这小子倒好,直接说自己输定了。

    “一点信心都没有。”

    夏平十分坦诚:“毕竟进入决赛的人都是前辈,都比我多修炼了好几年,内功修为,还有武技,精神意志都是处在巅峰状态。对付我一个重伤的人,岂不是手到擒来吗?”

    “我建议,让凤求道压制自己的修为到武师七重,也不许使用宝器,最后还让我一手一脚,这样或许才叫做公平。”

    公平个屁!

    一群观众嘴角抽了抽,这小子倒是打了个如意算盘,如果凤求道真的这样做了,恐怕真的是找死,分明就是将冠军拱手相让。

    他们早就知道这小子脸皮极厚,没想到却是厚到这种程度,还叫人家让一手一脚,为什么不直接投降,让你获得冠军好了,还打个屁。

    不少记者也是无语,这家伙真是满嘴跑火车,说的话没有一句是真的。

    “好了,选手等下要休息,你们就不要在这里打扰,采访已经结束了。”这时候,工作人员上来,立即将这群记者驱赶离开,因为采访时间已经结束。

    而夏平也通过选手通道离开这里。

    …………

    此时,观众席上,核心学生所在的区域。

    这时候,整个席位上都是愁云惨淡,气氛十分压抑,就好像自己老婆跟别的男人跑路似的,别提气氛多么黑暗了,都没人想多说一句话。

    “不行啊,各位。”

    一个核心学生实在是受不了这样的气氛,立即大叫起来:“如果真的被那小子获得冠军,那么我们损失惨重啊,知道损失惨重是什么意思吗?”

    “为了赌那小子输掉比赛,我向银行贷款了三百亿,足足三百亿,要是真的输了,我得倾家荡产,这辈子都为别人打工。”

    他咬牙切齿,想到这样的未来,他就觉得无比黑暗。

    堂堂宗师境强者,前途无量,位高权重,居然会因为无法偿还贷款,就被迫去为人打工,这是何等耻辱的一件事。

    其他核心学生也是如此,他们或多或少都借了不少钱,如果输掉赌约的话,恐怕未来几年他们都会陷入困顿当中。

    特别是和秋雪的对赌,损**上的宝物,都不知道经历多少次出生入死才能得到,这简直就是不可承受之重。

    一想到这些损失,他们连杀了夏平的心都有。

    “不是我们的错,是那小子太卑鄙了。”

    “他不应该当武者,应该去当演员,还是能获奖的那种。”

    “卑鄙到极点,为了坑我们的钱,居然演了这么一出戏,我和他势不两立。”

    “他要是真的敢赢了比赛,第二天就吊死在他家门口。”

    “死个屁,那小子狼心狗肺,可不会有任何惭愧的心理,说不定还会笑出来。”

    诸多核心学生都是无比气愤,脸色通红。

    “也未必会输掉比赛,不是还有最后一场比赛吗?而且他也重伤了。”一个核心学生试图活跃气氛,强颜欢笑。

    “伤个屁,到了现在你都还被他忽悠,别傻了,看他生龙活虎的样子,简直比我们这些健康的人还生猛。”另外一个核心学生兜头盖脸就是唾骂,“谁还敢说他受伤,我就立即灭了他。”

    有核心学生咬牙道:“不如我们派遣个杀手,将他给灭了,这样一了百了。”他极为凶悍,杀气腾腾,想斩草除根,除掉夏平,那么冠军自然就属于凤求道。

    “杀个蛋,别在这里想些天方夜谭的事。”

    有人看着对方就好像看着白痴一般:“这里可是日月城,到处都是处在监控当中,根本就没有死角,即使是王者想闯进来都得死。”

    “特别是参赛选手,他们更是得到重点关注,时时刻刻都在监控。”

    “我向你保证,杀手还没抵达他所在的休息室,就会被抓起来,甚至会顺藤摸瓜,抓到我们,立即一锅端。”

    一群核心学生顿时绝望,暗杀也不行,那么他们现在根本就是束手无策。

    “没办法,只能是靠凤求道了,他也是一尊不出世的妖孽,想击败他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霍刚咬牙,将希望寄托在凤求道身上。

    其他核心学生也没办法,只能是暗暗祈祷,有的人试图诅咒夏平,希望夏平明天拉肚子,拉到无法起来为止,这样他们就赢定了。

    …………

    观众席另外一个地方。

    “哈哈,看看霍刚那群人,脸蛋都绿了,什么时候核心学生会被逼迫到这种程度,都绝望了吧。没想到这件事还是一个精英学生干出来的。”看到霍刚等人的表情,苏媚顿时哈哈大笑起来,似乎看到了世界上最有趣的场景,她笑得好像恶魔一般。

    “自作孽不可活。”

    秋雪可没有半点同情对方的意思,淡淡说出这么一句话。

    “秋雪,你到底是怎么判定那小子能获得冠军的?难道你对那小男友就这么有信心?”苏媚无比好奇,因为在比赛开始之前,她怎么都看不出夏平有着夺冠的希望。

    但是现在已经到了决赛,和凤求道争锋,只要明天能赢得比赛,就是冠军了。

    “他不是我小男友。”

    秋雪没好气的看着这个满嘴跑火车的女人,道:“而且也未必获得冠军,毕竟那凤求道可不是什么简单的人物,可以说他才是这次天才战当中压倒性强大的怪物。”

    她眼神很凝重,一点也没放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