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89章 畏威不畏德
    “啊!”

    王如龙都没想到夏平会忽然之间对自己动手,当即就捂着自己的脸蛋,倒在地上痛苦的大叫起来,好像身体每一根神经都在刺痛一般。

    这是他这辈子都没尝试过的痛苦。

    毕竟他可是堂堂王家子孙,王者后裔,出门都是前呼后拥的,遇到他的人巴结都来不及,哪里敢出手打他。

    “你、你!”王如龙瞪大眼睛,又惊又怒,充满怨恨的看着夏平。

    其他人也是惊呆了,完全没想到夏平会忽然之间出手,而且还这么毒辣。

    “你什么你,欠教训的废物。”

    啪的一下,夏平又是一巴掌抽了上去,将他另外一边脸也打了,正好凑个整齐:“打嘴炮的时候倒是很厉害,刚才鱼人海贼杀来的时候,怎么就不见你嚣张,反而躲在身后哆嗦?现在鱼人海贼死光了,就跳出来唧唧歪歪,你倒是将见风使舵这个成语发挥得淋漓尽致。

    居然还想质疑我?你算老几啊,信不信我立即将你杀了,丢进大海喂鲨鱼,都没几个有能力来救你?!”

    啪啪几声,他又继续抽了几巴掌,将王如龙的脸蛋都抽肿了,好像猪头一般,鲜血淋漓,看起来惨不忍睹。

    “啊啊啊!!!”

    王如龙嘴巴漏风,气得半死,肺部都几乎气炸了,但是现在他嘴巴肿胀,痛得要命,根本是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这位朋友,立即住手,他是我王家的人,你要得罪我……”见到这种情况,身后一个王家宗师立即跳了出来,想阻止夏平。

    咚!

    还没等他把话说完,夏平一脚踹了过去,速度突破音障,运转罡气,瞬间就踢在了这个宗师的胸膛之上。

    当即,这一脚宛如上吨的炸药爆炸,强横的罡气瞬间就入侵这个宗师的身体,将他身上的经脉封锁得干干净净。

    他整个人猝不及防,好像沙包一般,被一脚踹飞出去,横飞了一公里,直接从轮船上面飞船,狠狠砸在大海之上。

    “噗!”的一声,这个王家宗师跌落在大海之上,被震得肺腑重创,体内的血液也忍不住喷了出来,连骨头都被震碎了十几根。

    对方十分骇然,如果夏平再使出多一点力气,他的心脏都会被打爆,当场惨死。

    “你算什么东西,还敢当出头鸟,让我住手!”夏平淡淡的看着那个被自己踢飞的宗师,“以为王家很了不起,这个名头能吓唬人?我出来行走江湖,妖王后裔都杀了不少,王者家族的人也见过很多,哪个我不敢得罪?!”

    “惹了我,还以为不需要付出代价,你以为这个世界围着你们转?!”

    “也罢,既然你们认为我是将鱼人海贼引过来的罪魁祸首,那么为了掩盖这个消息,我就只好请你们全部去死了。”

    “反正这里也没什么目击证人,正好将你们全杀了,伪造成和鱼人海贼同归于尽的假象,相信也没人看得出。”

    他身上流露出凶残的杀气,几乎凝成实质,仿佛他背后浮现了尸山血海的场景,一缕缕杀气如同剑刃,切割在这些人的喉咙之上。

    在场的人都是吓得浑身哆嗦,噤若寒蝉,他们这时候才想起,这位可是宗师,徒手便杀了五六尊鱼人宗师的怪物。

    现在表面上看起来是人类,可那是能徒手抵挡导弹,一人便可敌千军的强横存在,从本质上就不是普通武者能比拟的。

    “年轻人,你就不要在这里唬人了!”

    另外一位王家宗师,看起来大概像是五六十岁的老者,穿着唐服,他冷笑一声,似乎看穿了夏平的虚张声势:“老夫走过的路比你吃过的米还多,还想唬住老夫,简直是笑话,看你年纪轻轻的样子,就知道没见过什么世面。”

    “我王家乃是王者家族,而且还是众目睽睽之下,你怎么还敢杀人?以为说出这些话就能吓住我们,真是太可笑了。”

    “老夫劝你立即和少爷道歉,争取宽大处理,这样可能罪行还小一点,否则彻底惹恼了我王家,这个后果你仔细想想,相信你也不是什么蠢货……”

    咚!

    夏平瞬间就从身上拿出地狱之矛,整个人如同一头鲲鹏,身形闪烁,一矛刺了过去,当场就将这老者的身体一矛洞穿,心脏当场被打爆。

    “啊!”

    这老者瞪大眼睛,似乎都不敢相信夏平还真的会出手,而出手如此之快,即使他是宗师四重天的高手也抵挡不住。

    他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夏平动手,一矛就刺穿了自己的心脏,了结自己的性命。

    “你、你!”唐服老者瞪大眼睛,死死的看着夏平,却是什么话也说不出,整个人就这样倒在地上,鲜血淋漓。

    周围的人都是看得浑身哆嗦,这可是一位人类宗师,就这样被一矛捅死了?

    刚才极为嚣张的王如龙也是吓得脸色煞白,裤子都有点湿润的味道,瘫软在地上,打死他都没想到,这小子居然敢出手,杀他王家宗师。

    “我不敢杀人,你现在看看我敢不敢杀?我从来不开玩笑,出来混就要这样,说杀你全家就杀你全家。”夏平居高临下,手持长矛,血液从矛尖滴滴答答的流淌下来,凶焰滔天,仿佛一代绝世凶神,背后浮现尸山血海。

    这些话,让在场的人的心脏都是哆嗦,似乎被人用手狠狠捏住一般。

    宗师!

    这便是宗师啊!

    那是除了王者之下的最强者,即使在联邦政府当中,也是有着种种特权的存在。

    众人都是哆嗦,这样的人物,又岂能轻辱?!

    现在这时候也没人敢质疑夏平不敢杀人,连王家宗师都一矛捅死,当场打爆,现场谁不敢杀,谁不敢动。

    人就是这样,畏威不畏德,记打不记痛!

    不出手立威,杀几个,别人还以为你好欺负,这时候他们就记住了,这是宗师,宗师不可辱,辱者必死。

    之前嚣张得要命的王如龙瘫软在地上,shi了一大片,脸色煞白,他简直恨不得将脑袋都埋在地面上,让周围的人再也看不到自己。

    如果不是他愚蠢的行为,王家宗师怎么会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