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43章 求饶
    “我想起来了,他是夏平,是夏平啊!”

    一个人类宗师忽然大叫起来,看着夏平的面孔,顿时就想起来什么。

    经过他一提醒,其他人类也好像打开了记忆的开关,记忆如同潮水一般涌了出来。

    “的确,我也想起来了,他就是夏平,最近天才战冠军夏平!”

    “我的天,之前我就曾经听过他做出许许多多惊人的事迹,没想到在这里见面了。”

    “绑架妖族圣子圣女,勒索万妖山,成为万妖山的眼中钉,曾经被妖王追杀。据说最近还打劫了鲨妖王,将人家的家都搬空了。”

    “听说他现在才十九岁,就晋升到了宗师。”

    “放屁,何止是宗师,这都成王者了吧,连剑鱼王都被追着打,不是王者还是什么。”

    “我的天,才十九岁就成王者了,这样的事情你们听过吗?”

    “从来没听过,这还是第一次,估计这是人类史上最年轻的王者。”

    诸多人类宗师都是震撼,回忆起夏平曾经发生过的一件件事,每一件都是惊天动地,足以撼动整个云霄界的格局。

    他们也想起了,这小子曾经得罪无数妖王,甚至还被妖王追杀,但是依然活蹦乱跳,不知道让多少妖王气得暴跳如雷,甚至是恨之入骨。

    可是现在他居然都已经晋升到了王者,将剑鱼王压着打。

    “难怪我觉得这门熟悉,原来这小子就是鼎鼎大名的夏平。”张东也回想起来了,他曾经在老祖宗的嘴里无数次听过夏平这个名字,家族长辈还曾经拿夏平的事迹来教育自己,说要以夏平为榜样,听得他恨不得将这可恶的夏平暴揍一顿。

    但是现在居然还真的见面了,这个传奇出现在自己面前。

    “怪不得如此厉害。”

    张东悔得肠子都绿了,之前因为夏平出身炎黄星,就对那小子百般看不起,认为是乡巴佬,但是转眼一看,他都高攀不起了。

    不管如何,夏平现在可是有着王者级的战力,地位崇高,不亚于张家老祖。

    如果他愿意的话,立即可以缔造出一个王者家族,可以说他一人便是一族。

    像他这样的纨绔子弟,王者家族子孙,放眼云霄界实在是太多了,一抓就一大把,哪里比得上这样的绝世妖孽。

    之前他还在装逼,认为那乡下小子比不上自己,现在仔细想想,这样的想法简直可笑到极点,凭借现在他的成就,估计连夏平脚趾头都比不上。

    因为王者和宗师之下的差别实在是太大太大,简直是云泥之别。

    “幸好没动手。”

    徐老也是庆幸不已,如果当初他们真的动手的话,不仅会被打的半死,还会彻底得罪这样一个绝世妖孽,估计张家老祖都恨不得拍死他们。

    毕竟现在才十九岁就有着王者级战力,那么以后呢,晋升到无敌王者,那是铁板钉钉的事,谁都不会怀疑这一点。

    …………

    “该死!”

    此刻,剑鱼王从碎石当中挣扎起来,它脸色狰狞的看着高空的夏平,握紧血魔剑,即使全身都冒出大量的血液,但是依然没有减少身上丝毫的凶煞之气。

    嗖!

    夏平根本没和剑鱼王废话,欺身上来,施展鲲鹏步,朝着剑鱼王就是一拳,半空当中立即出现了数十枚拳印,凝成实质。

    “啊啊啊!!!”

    剑鱼王施展浑身解数,不断挥舞手中的血魔剑,激发出一道道血魔剑气,试图瓦解夏平的攻击,但是根本没用。

    这些拳印蕴含着太阳精华的力量,任何至阴至寒的能量,都会被彻底焚烧,如同冰雪一般,迅速的融化在这个世界上。

    轰的一声,这些血魔剑气顿时就消失了,被焚烧得渣都没剩下。

    而剑鱼王整个身体也中了几十拳,强横的拳劲轰击在身体之上,震得它身上数十根骨骼都碎裂,啪啪作响。

    如果不是因为它剑鱼一族的强横体质,而是人类的话,早就被硬生生打成一团肉泥了。

    这时候,它也终于从疯狂当中清醒过来,知晓自己绝对不是这个年轻人类的对手。

    继续打下去,那是死路一条。

    “停停停。”

    就在夏平还想出手的时候,剑鱼王立即大叫起来。

    “嗯?你有事?”夏平停下手,居高临下,就这样看着剑鱼王。

    剑鱼王道:“夏兄弟,这次的确是本王错了,有眼无珠,冒犯了你,希望你能够高抬贵手,暂且罢手。”

    它将自己的姿态放得很低,希望夏平不要再动手了。

    “暂且罢手?”

    听到这话,夏平顿时笑了:“我杀你儿子的仇,你不报了?”

    “不报了不报了,说实话本王仔细想想,这也是我儿子他咎由自取,作恶多端,杀害了无数人类,你出手干掉它,也算是为民除害。”

    剑鱼王叫嚷道,表示自己不打算报仇。

    一时间,岛屿上的人类都懵了,完全没想到剑鱼王会说出这种话。

    它不仅对着夏平求饶,低声下气,还打算放弃报仇,说夏平杀了自己儿子乃是为民除害,这件事做得对,这变幻脸色的本领堪比变色龙。

    诸多人类宗师也没想到堂堂一代妖王居然如此低声下气,只是为了向人类求饶,这种事情别说是见过,听都没听说过。

    “你这是在求饶?希望我饶你一命?”夏平挑了挑眉。

    剑鱼王摆摆手:“不不不,这并非是求饶,而是和平共处,没必要进行这种无意义的战斗,如果继续这样下去,或许本王会重伤。”

    “但是这座灵乌岛的人类恐怕就倒霉了,死伤过半都可能,何必两败俱伤呢。”

    它语气露出隐隐的威胁,即使这次它身受重伤,可能也会拉着灵乌岛的人类一起垫背。

    就算没能力威胁到夏平,也有余力,灭了灵乌岛大半人类。

    “威胁我?!当年万妖山威胁我,鲨妖王威胁我,我都不曾低头,你以为你一个小小的剑鱼王就能威胁我夏平?!”

    夏平眼睛露出一丝寒芒:“还想让我饶了你一命?真是可笑,那些被屠戮的无辜人类,枉死在无尽海的老弱妇孺,你有没有饶过他们?!”

    “他们哀求,跪在地上求饶,哭泣,你有没有动过丝毫的恻隐之心?”

    “我老实告诉你,今天不仅你剑鱼王得死,敢来入侵灵乌岛的海妖都得死,谁都逃不掉!”

    他的声音响彻了整片海域,如同雷神震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