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四章 不勉强!
    “这、这!”

    冯和堂、韩山等人听到这些话,也是目瞪口呆,他们也知道这夏平很猛,但是却没想到猛到这种程度,太厉害了。

    特别是冯和堂,他父亲可是天水城议员,但是也不敢招惹南宫家,毕竟对方可是天水城大家族,根深蒂固,党羽众多,哪个敢动。

    可这小子呢,根本无所顾忌,居然让南宫舞来给他跳舞,这是疯了!

    冯和堂就算是做梦,他都没有想过这样的事。

    “你!”

    听到这话,南宫舞本来没有任何动容的表情,现在这个刹那也震惊了一下,她出身大家族,一出生便开始精英教育,婴儿时代便开始培养。

    别说是跳舞,就算是钢琴、小提琴等乐器,甚至是二胡她都会弹,画画也是一绝,唱歌也不错,可以说才艺双全,堪称完美。

    但是懂得多,不代表她会展现出来,也从来没人敢在自己面前叫她跳舞,而且还是在一个男人面前,毕竟她可是南宫家公主,哪个敢放肆。

    她没有感到生气,也没有愤怒,因为这家伙的话实在是太过惊人,以前从来没接触过,她只是感到震惊、错愕,这小子居然敢对她说出这种话,是不知死活吗?!

    想到这里,南宫舞看着夏平,就这样看着:“你想让我在你面前跳舞?你确定你承受得起吗?”她美眸很是平静。

    这并不是自傲,而是事实。

    因为追求她的人数不胜数,遍布天水城各大家族,几乎每年都有大量的人上门求亲,可是都被她拒绝了。

    如果她真的在一个陌生男人面前跳舞,这件事传出去,恐怕会让整个天水城发生三级地震,无数追求者都会哀嚎,引起愤恨。

    而这夏平,也将会遭到前所未有的压力。

    面对天水城各大家族的虎视眈眈,恐怕任何一个平民都承受不住,有的东西可不是做了就行了,做了就得付出代价。

    “不跳就算了,我也不勉强。”夏平淡淡道,语气软中带硬。

    这个时代,武学昌盛,以武者为尊,强大的武者能破碎虚空,徒手便能抵挡核弹,横渡虚空,拳破大地,这是武者称神的年代!

    强横到极致的武者,就算是联邦政府也奈何不了,这是活着的神灵。

    虽然武徒境仅仅是个初学者,整个炎黄星都是一堆,但是一旦达到武者境,地位截然不同,能在联邦政府当中拥有种种特权,任何人都不敢妄动。

    即使天水城各大家族权势很大,但是也不敢随意对付一尊武者,这是受到联邦法律保护的职业,随便出去,都是一堆武道组织想要招揽。

    年薪过百万,那是等闲事。

    而夏平现在已经是武徒九重天,仅仅差一步便能突破到武者境,到时候地位大大提升,在整个天水城谁敢明目张胆的动他。

    甚至年纪轻轻就晋升到武者境,潜力无穷,随便就能加入一个巨大的武道组织,拥有靠山,这些天水城家族算个屁。

    要是他能继续进军无上的武道境界,这些天水城的家族也只能仰望,到时候他一人便是一个家族,谁还敢放肆!

    别说仅仅是天水城南宫家公主,就算是总统女儿,他都绝不会不会放在眼里。

    “既然你敢说出这种话,那我就敢跳,但是我只跳给你一人看。”南宫舞也是被夏平这种语气刺激到了,既然这个男人不知死活,她就成全他。

    她南宫舞的舞蹈可不是哪个男人都能承受住的,一旦看了,便会付出惨重代价。

    “进入我房间吧,那里有个空旷的地方。”夏平提出自己建议,他转身便朝着别墅里面走去,没有犹豫。

    南宫舞洁白皓齿轻轻咬了咬红艳嘴唇,美眸闪烁出一丝光芒,但是她也不甘示弱,跟着夏平一起走了过去。

    很快,两人就消失在众人的视野里。

    “南宫小姐!”

    秀兰中学的几个女生都是大吃一惊,她们怎么想得到南宫舞居然还真的答应了这个无耻男人的要求,在他面前跳舞。

    堂堂洁白无瑕、高贵优雅的公主,居然要在一个卑贱无耻、肮脏下.流的男人面前跳舞,这分明就是亵.渎!

    毫无疑问,整个秀兰中学,甚至整个天水城都因为这件事发生巨大震动。

    可是现在她们想阻止也没任何办法,因为这是南宫舞自己亲自决定的事,任何人都无法阻止,她们也是如此。

    “牛了,大哥这次彻底牛了,居然真的让南宫舞给他跳舞。”

    “不仅是跳舞那么简单,他们两个还单独进入一个房间,孤男寡女的,说不定立即就**,谁知道会发生什么事?”

    “厉害啊,我彻底服了,他怎么就敢干出这种事?就不怕犯下众怒吗?”

    见到这一幕,众多狗腿目瞪口呆,根本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女人可是南宫舞,堂堂天水城公主,可不是什么ktv公主,两者有很大区别,不是给钱就可以跳舞的。

    “那家伙怕个屁,真的怕了,他就不会干出这种事。”

    韩山现在也是服了,彻底服了,想他是富二代,家里资产过十亿,对比普通人也是牛了,但是也不敢做出这种事。

    给他这种机会也不敢做,这分明是找死啊。

    他年纪还小,还是处男,不想死这么早,英年早逝。

    “如果他能躲过这一劫,真的叫他大哥又如何,这样的人不是大哥谁是大哥。”胖子冯和堂也是服了,之前他还对夏平有诸多怨恨,但是现在这一刻都烟消云散了。

    因为这厮简直就是疯子,啥都敢干。

    那可是南宫家,在天水城堪称是只手遮天,连他冯和堂都不敢得罪,如果有一点冒犯,估计他老爸都会亲自出手打断他的腿,上门赔礼道歉。

    但是这家伙居然还让南宫家的公主出来给自己跳舞,亏他想得出来。

    毫无疑问,这件事一出,根本不需要他动手,一大堆南宫舞的追求者都会出来,将这混蛋夏平打得半死。

    可是如果他之后能挡得住这一劫,还能不死,这就有点恐怖了。

    这代表着南宫家都奈何不了,既然这样,他冯和堂叫他大哥又如何,那时候的夏平已经不是他能招惹得起的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