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62章 射杀他
    &bp;&bp;&bp;&bp;“嚣张又如何,难道你敢来咬我?!”

    &bp;&bp;&bp;&bp;听到这些话,夏平负手而立,淡淡的看着范明,眼神当中没有半分害怕的意思。

    &bp;&bp;&bp;&bp;“我艹,这小子嚣张到没边了。”

    &bp;&bp;&bp;&bp;“明明都中了毒,没有半分力量,沦为阶下囚,如果求饶或许还能留一条狗命,居然还敢挑衅,是嫌弃自己命太长了吗?!”

    &bp;&bp;&bp;&bp;“这小子估计是彻底疯了,知道自己死定了,就在临死之前发泄一下。”

    &bp;&bp;&bp;&bp;“发泄一下?激怒了范明师兄,即使想死,都未必是那么简单的事。”

    &bp;&bp;&bp;&bp;诸多归元派弟子看着夏平的眼神个个都是无比怜悯,他们可是知道范明是个多么凶残的人,得罪了范明,死亡或许还是一件比较好的事。

    &bp;&bp;&bp;&bp;“武大哥。”

    &bp;&bp;&bp;&bp;常轩等人都是无比焦急,他们都能清晰感知到范明的杀意,但是现在他们都自身难保,就算是想上去帮忙,都没任何办法。

    &bp;&bp;&bp;&bp;“好,很好。”

    &bp;&bp;&bp;&bp;范明气极反笑:“老子最喜欢的就是你这种硬骨头,这样折磨起来才特别有劲,老实告诉你,等下你即使想死都难。”

    &bp;&bp;&bp;&bp;话音刚落,他立即出手,一只法力大手当即抓了出来,如同巨人手掌一般,就想将夏平整个捏住,狠狠捏成残废。

    &bp;&bp;&bp;&bp;这一出手便是出了全力,就算是面对中毒的人也是如此,可想而知范明现在的愤怒,连宰了夏平几十次的心都有。

    &bp;&bp;&bp;&bp;“杀!”

    &bp;&bp;&bp;&bp;夏平眼睛露出一丝寒芒,他立即催动自己身上的无尽战刃,当即一柄锋利的长剑瞬间出现在他的右手之上。

    &bp;&bp;&bp;&bp;“射杀他,无尽战刃!”

    &bp;&bp;&bp;&bp;话音刚落,这柄长剑瞬间就延长,速度极快,如同一条毒蛇,朝着范明的身体射了过去,在半空当中散发出一阵寒光。

    &bp;&bp;&bp;&bp;什么?!

    &bp;&bp;&bp;&bp;范明就是一惊,他没想到这个时候这小子居然还能够出手反抗,照理来说,没有法力的这小子,应该比婴儿还脆弱才对。

    &bp;&bp;&bp;&bp;但是现在这柄长剑蕴含的可怕剑气,让他都有种如芒在背的味道,似乎被一尊绝世剑客盯上,激发出撕裂苍穹的剑意。

    &bp;&bp;&bp;&bp;咚!

    &bp;&bp;&bp;&bp;半空当中,那只法力大手撞击上去,但是这柄长剑瞬间就将这只法力大手洞穿,强横的剑气一下子就将这些法力撕裂成无数块。

    &bp;&bp;&bp;&bp;甚至这柄长剑势不可挡,丝毫没减弱自己前进的速度,依然朝着范明的身体射杀过去,已经超越了二三十倍音速。

    &bp;&bp;&bp;&bp;这样的速度快到四周的武者都看不清楚的程度,他们仅仅是发现半空当中多出一道耀眼的寒光,杀气散发出来,冰寒刺骨。

    &bp;&bp;&bp;&bp;“不好!”

    &bp;&bp;&bp;&bp;范明汗毛竖起,感受到自己全身的细胞都沸腾起来,危险的气息蔓延全身,似乎有死神降临在自己身边。

    &bp;&bp;&bp;&bp;他分明感受到这柄长剑和其他宝剑截然不同,其中蕴含着一丝圣人的气息,仿佛有着道韵在其中,深不可测。

    &bp;&bp;&bp;&bp;仅仅是有一缕这样的气息,就足以撕裂一切,普通法宝都抵挡不住这样的锋芒。

    &bp;&bp;&bp;&bp;“陨石拳!”

    &bp;&bp;&bp;&bp;范明爆喝一声,他全身的法力都运转起来,立即使出自己的一门武道神通,一拳轰出,空气无数灰色气流迅速的汇聚在一起,化为一颗灰色巨大的陨石。

    &bp;&bp;&bp;&bp;而这颗灰色陨石样子古朴,周围被气流包裹,不断旋转,如同一颗星辰一般,它在范明的驱动下,朝着夏平砸了过去。

    &bp;&bp;&bp;&bp;这是他修炼的一门武道神通,威力强大,一拳轰出,如同陨石砸地,有着破灭城池的威力,寻常武者都不是他一拳之敌。

    &bp;&bp;&bp;&bp;在这样的武道神通下面,即使是轻轻一击,都足以将大地轰出巨大的坑洞。

    &bp;&bp;&bp;&bp;更不要说,现在范明感受到致命的危险,一下子就使出了全力。

    &bp;&bp;&bp;&bp;咚!

    &bp;&bp;&bp;&bp;刹那之间,陨石和长剑互相在半空当中碰撞在一起,立即爆发出巨大的碰撞声音,气劲震荡,仿佛一秒之内震荡了数千次,产生极强的破坏力。

    &bp;&bp;&bp;&bp;这样的气劲一下子就将地面震出了一个超级坑洞,泥土飞溅,大地龟裂,绵延周围两三公里,一块块岩石都被震成碎片。

    &bp;&bp;&bp;&bp;周围的武者都是被震飞出去,半空当中咳血,五脏六腑都遭到了重创。

    &bp;&bp;&bp;&bp;甚至一些中毒的武者毫无反抗之力,当场就被震成一团碎肉,死无全尸。

    &bp;&bp;&bp;&bp;“不可能!”

    &bp;&bp;&bp;&bp;范明本来以为自己这神通的一拳,即使无法震碎这柄长剑,也能将这柄长剑打飞,但是他的拳头接触这柄长剑的瞬间,他发现自己错了,大错特错。

    &bp;&bp;&bp;&bp;因为这柄长剑蕴含者的锐利之力完全超出他的想象,已经有了无坚不摧的威势,区区陨石都抵挡不住这柄长剑的锋芒。

    &bp;&bp;&bp;&bp;咔嚓咔嚓!

    &bp;&bp;&bp;&bp;仅仅是一瞬间,这柄长剑就刺穿了这颗陨石,从中间碎裂开来,周围的法力都被刺穿,似乎此刻全部化为了虚无。

    &bp;&bp;&bp;&bp;下一秒,这柄长剑便贯穿了范明的胸膛,鲜血四溅,即使他身上穿着一件上品宝器级别的宝甲,但是在无尽战刃面前,简直比豆腐还脆弱。

    &bp;&bp;&bp;&bp;“啊!”

    &bp;&bp;&bp;&bp;范明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感受到从自己胸膛深处传来一阵阵剧烈疼痛,然后迅速的蔓延了身上每一根神经。

    &bp;&bp;&bp;&bp;他简直疯了,陷入了绝望的深渊,因为这一剑不仅是刺穿了胸膛那么简单,就连他的心脏都被当场打爆。

    &bp;&bp;&bp;&bp;身上的血液好像不要钱似的喷出来,如同喷泉一般,倾洒了一地。

    &bp;&bp;&bp;&bp;“我、我居然死了?!”

    &bp;&bp;&bp;&bp;范明瞪大眼睛,简直不敢相信发生在自己面前的事,明明自己是神通境修炼者,掌握了一门武道神通,战力强横。

    &bp;&bp;&bp;&bp;而对方仅仅是个如意境修炼者,还中毒了。

    &bp;&bp;&bp;&bp;但现在仅仅是一招罢了,就刺穿了他的心脏,灭了他的性命。

    &bp;&bp;&bp;&bp;对于这样荒谬的事情,他怎么敢相信。

    &bp;&bp;&bp;&bp;可即使不相信,范明也觉得自己身上的力气迅速的消失在体内,似乎感到自己的眼睛黑暗,慢慢坠入到地狱深渊最深处。

    &bp;&bp;&bp;&bp;嗖!

    &bp;&bp;&bp;&bp;夏平意念一动,那柄伸长的长剑立即收缩回来,从范明的身体离开,噗嗤几声,范明身上的伤口扩大,血液喷洒出来。

    &bp;&bp;&bp;&bp;噗通一下,范明的身体就这样直挺挺的倒在地上,溅起一地的灰尘,他此刻的眼睛睁得极大,显然是死不瞑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