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76章好大的狗胆
    “你们究竟在吵什么?”

    就在这时候,一道声音响起。

    远处也走来两三个人,其中一年轻人穿着华丽的袍子,趾高气扬,身上散发出华贵的气息,一看他的身份就是贵不可言。

    而这年轻人身边则是跟着两个老者,龙行虎步,气势凝重,行走过来,如同一座大山一般,赫然是神通境初期的修炼者,实力不亚于谭博。

    见到这三人前来,谭博顿时吓了一大跳,连忙拱手道:“常少,你怎么来了?有失远迎,当中是有失远迎啊。”

    他一下子就认出这个华袍男子并非是普通人,而是魂殿殿主的第三个儿子常池,身边两人则是常池的左臂右膀,也是魂殿长老,位高权重。

    毕竟在诸多魂殿长老当中,不同人的地位也截然不同,有着三六九等的分别。

    更不要说,这位可是魂殿殿主的儿子,相当于一国皇子,他哪里敢在对方面前嚣张。

    “这次我这是出来走走,目的就是为了找到干掉我大哥常风的凶手,似乎叫什么武泰斗。”常池杀气腾腾,“那凶手可是嚣张得很啊,干掉我大哥之后,居然还敢留下名号,惹得父亲震怒,发誓要抓住凶手,碎尸万段。”

    “对了,你有没有查到什么东西,知道些什么风吹草动吗?”

    他看着谭博。

    “不,我也是刚刚抵达怀宁城,并没有什么线索。”事实上,谭博之所以前来怀宁城,也是为了追查这件事。

    现在魂殿殿主常世生一声令下,整个血魂大陆都震动起来,就连他们这些长老也被派遣世界各地,搜索凶手武泰斗。

    “罢了,看你样子就知道你什么都不了解。”

    常池也不在意,很快他的注意力就放在夏平和柳如兰身上,特别是见到柳如兰,眼睛顿时就亮了起来,虽然现在柳如兰易容了,遮盖住绝美的容颜,但是身上特有的气质,还有身材,韵味,都足以让男人动容,散发出不一般的风情,令人蠢蠢欲动。

    “卓豪,这位小姐是什么人?”

    常池问道,语气颐气指使,对着夏平发问,就好像上司询问自己的部下一般。

    “我女人。”

    夏平淡淡道,搂住柳如兰的纤腰,丰满的身材紧紧贴在他的身上,顿时柳如兰俏脸一红,却是没任何挣扎,仿佛整个人软在他身上一般。

    “不错,等下就送到我房间吧,我会向我父亲替你美言几句的。”常池理所当然的说道,他想向夏平索要柳如兰。

    这对于他来说,是一件平常的小事,身为魂殿殿主儿子,身份尊贵,如同皇子一般,前往血魂大陆各大城市,就相当于屈尊,微服私访。

    每当抵达各大城市,那些大家族,或者魂殿分殿的干部都会上前巴结他,只要他喜欢什么,就会送什么。

    甚至只要他看上什么东西,都不需要废话什么,直接就会送上,即使送自己的妻子、女儿上前服侍,都在所不惜。

    只要能讨得他的欢心,恐怕立即能获得天大好处。

    事实上他父亲常世生也是如此,身为魂殿殿主,也经常微服私访,四处留情,都不知道在血魂大陆留下了多少私生子。

    听到这些话,柳如兰脸色很是难看,因为她知道在血魂大陆当中,男尊女卑,处在封建社会,女人基本上没多少地位可言。

    特别是某些大人物,看上了某个漂亮女人,即使当街抢夺,都不是什么事,谁敢反抗,那么就当场打死。

    “送到你房间?”

    夏平看着常池的眼神就好像看着白痴似的:“你以为自己是谁,掂量过自己几斤几两吗?以为是魂殿殿主儿子就很了不起?!”

    “平常我是给你父亲面子才不和你计较,你还真以为自己有本事,信不信我当场将你三条腿都打断,今天横着走出这里。”

    什么?!

    不仅是谭博,就连怀宁城分殿这些干部都惊呆了,目瞪口呆,打死他们都没想到卓豪居然敢说出这样的话,面对魂殿殿主的儿子大言不惭,还当面怼回去,丝毫不给面子。

    难道这家伙就不怕魂殿殿主常世生震怒吗?!

    谭博都懵逼了,虽然他知道卓豪和之前似乎有点不一样,猖狂得过分,但是也没想到嚣张到这种程度,连殿主儿子都敢得罪。

    “卓豪,你好大的狗胆,居然敢这样和常少说话,知不知道自己究竟是什么身份?!”一个老者爆喝一声,怒瞪着夏平,怒不可遏。

    常池脸色很黑,黑得跟焦炭似的,一肚子火。

    他出来微服私访这么长时间,还是第一次遇到如此不给自己面子的魂殿分殿主,分明就是当面打他的脸。

    不过就是让他索要一个女人罢了,居然嚣张到这种程度,真是岂有此理。

    “什么身份?”

    夏平冷笑一声:“这小子不过是魂殿殿主儿子罢了,殿主儿子都不知道有多少,他常池算什么东西,也敢在我面前叫嚣。”

    “现在给我滚出魂殿分殿,否则的话别怪我不客气。”

    他下达逐客令。

    谭博等人都吓傻了,虽然他们也知道这些事实,但是这种话根本就不能说出来,这是大逆不道的话,简直就是往常池的脸上抽,根本没有余地。

    “混账东西。”

    常池彻底发飙了,气得肺部都差点炸裂开来:“卓豪你这狗杂种,倚老卖老的狗东西,老虎不发威,你还真的把我当病猫了。”

    “居然还敢叫我滚出去?上,你们立即将这老东西拿下来,废了他,出了什么事,我常池一力承当,我要让他知道什么叫做君子一怒,血溅三尺!”

    “当了那么长时间的狗,居然还敢翻身反噬主人了,反了天他?!”

    夏平这些话算是击中了他内心的痛处,气得他七孔生烟,是的,他的确并非是殿主唯一的儿子,甚至并非是很有希望当上下一任殿主。

    而且在诸多儿子当中,他也算是郁郁不得志。

    但是不管如何,他依然是魂殿殿主儿子,依然是皇子,岂能容忍人在他脸上蹭鼻子蹭眼睛,这简直就是在太岁头上动土。

    他立即命令身边两位魂殿长老对夏平动手,彻底废了他。

    “是,常少!”

    两个魂殿长老互相对视一眼,立即朝着夏平动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