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79章 绝对饶不了他
    “不清楚这家伙究竟做了什么。”

    二哥毛步眼神闪烁:“不过这小子身为圣人弟子,或许他师傅赐予了他什么特别宝物,能够隐匿自己真实身份,这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

    他将这件事归结于夏平师傅北冥圣人身上。

    “妈蛋,真是个运气好的家伙,有个牛逼的师傅就是不一样。”

    “何止是不一样,简直是一步登天,不管去到什么地方,都好处极多,根本不能比。”

    一群人都是羡慕嫉妒恨。

    “但是现在怎么办,他进去了魂殿当中,我们也无法突破进去,难道只能是在这里干看着?”有人沉声问道。

    “不如我们过去拆穿他的真实身份,说他其实是域外邪魔,你们觉得如何?”

    “愚蠢,还没说出对方的真实身份,我们的身份就暴露了,你是想和他同归于尽吗?”

    “最重要的是,即使说出这小子的身份,也未必有人会相信。”

    “的确也是如此,虽然不知道这小子做了什么,但是既然敢闯入魂殿,就肯定做好了完全准备,不是我们随便说几句就能拆穿的。”

    “等吧,只能是等这小子出来了,反正他也不可能知道我们正在暗杀他,也从来没暴露过,他绝对没有任何的警惕心。”

    “说得没错,千万别心浮气躁,慢慢等待暗杀他的机会,只要他没离开血魂大陆,我们都有能够暗杀他的时机,总会有松懈的时候。”

    七杀众都是点点头,身为优秀的杀手,其实就相当于最为优秀的猎手,对于抓捕猎物他们都有充足的耐心。

    他们曾经为了暗杀一个商界大佬,在对方家里的躲藏了半年时间,每天只能喝水吃草,最后终于将对方杀掉。

    所以等待对于他们来说,不是什么大问题。

    …………

    当天晚上,怀宁城一处别墅住宅。

    此刻,常池以及他身边两个魂殿长老都幽幽清醒过来,但是他们现在被绑得跟木乃伊似的,身体几乎是动弹不得。

    他们经过医生的简单治疗,还服用大量珍贵的药物,勉强恢复了一些力气,但是想下床行走,还需要起码半个月的疗养。

    “卓豪,该死的卓豪,那个狗杂种卓豪。”

    常池刚刚清醒过来,他立即咆哮一声,如同雷霆:“我饶不了他,绝对饶不了他,我要将这件事告诉父亲,大军压境,将他活活弄死,诛杀他九族啊!”

    他愤怒到极点,连将夏平大卸八块的心都有。

    身为魂殿殿主的儿子,他从小就是锦衣玉食,受到万般宠爱,什么时候被人打成这幅德行,而且还是被人活生生吓晕过去。

    这简直就是奇耻大辱!

    特别是回想起之前那一幕,那简直就是不寒而栗,如果当初夏平稍微有点错位,他的下半辈子幸福就没了。

    想到自己距离太监就只有一步之遥,他对于夏平的愤恨就更加多了,全身都在颤抖,如果夏平出现在这里,他都会扑上去,将他撕成十块八块。

    “常少,冷静,你一定要冷静,不仅是你想弄死他,我们又何尝不想立即弄死他。”一个魂殿长老劝阻道。

    “你让我怎么冷静,怎么冷静?!”常池暴跳如雷,“那贱人差点就废了我,差一点点啊,如果那混蛋不小心,一个不留意,我就会成为血魂大陆的太监,想ri女人都没办法,你说那贱人该不该死,该不该死?!你他妈还要让我冷静,我怎么冷静?!”

    他怒不可遏,从来没有的愤怒。

    “常少,你仔细想想,那家伙凭什么这嚣张,连殿主都不放在眼里了,身为一个小小的魂殿分殿的殿主,你不觉得这件事很不寻常吗?是不是他只是个出头鸟,背后还站着一个庞大的势力,目的就是利用这件事来谋算殿主大人?!”

    一个魂殿长老沉声道,他很怀疑夏平另有目的,不管怎么看,这样高调的教训殿主的儿子,不顾及任何后果,都是一件极其古怪的事。

    能够成为魂殿分殿殿主,哪个是省油的灯,做出各种事情都是经过深思熟虑的,绝对不是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简单。

    “这!”

    此刻,常池也冷静了下来,浑身打了个冷颤,想到这家伙的目的并非是对付自己,而是站在自己背后的父亲,他立即不寒而栗。

    如果他的父亲不再是魂殿殿主,立即垮台的话,那么他还能像现在这样作威作福吗?!恐怕到时候想弄死他的人,能从城东排到城西。

    所以,他身上的愤怒全部都消失了,变得无比阴沉,不管如何处在这样的家庭当中,他是很有臣服的,并非是简单的纨绔子弟。

    “潘老,这件事怎么说?”

    常池沉声问道。

    见到常池冷静下来,这魂殿长老也很满意,道:“我怀疑这卓豪如此嚣张,估计有两种可能,一种他真的是愣头青,做事不讲后果,但是我觉得这件事的可能性不大,毕竟能成为魂殿分殿主,哪里有头脑简单之辈。”

    “第二种,就是他勾搭上了魂殿另外一股势力,一股和殿主作对的势力,他为了向那股势力缴纳投名状,所以才殴打常少你。”

    “甚至可能这次行动,也是一种试探,想引蛇出洞,查探一下殿主大人的虚实,看看殿主大人身边还有多少力量。”

    “不管如何,我都认为这次行动很明显就是针对殿主大人来的,牵一发而动全身啊,常少这件事非同小可,必须谨慎。否则的话,很可能就是万劫不复。”

    自古以来,政治斗争总是最残酷的,动辄抄家灭族,不容小觑。

    “那我应该怎么办?”

    被魂殿长老这样一说,常池也有点害怕起来。

    “按兵不动。”

    魂殿长老沉声道:“总之我们想查清楚这家伙背后有什么人撑腰,究竟想做什么,等摸清楚他的底细,我们再做对策也不迟。”

    “所谓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等我们摸清了他的底,他就死定了,谁都救不了他。”

    他杀气腾腾,显然也被夏平这一次的举动激怒了,双方结下死仇。

    “长老,我听你的,就忍他一段时间。”常池握紧拳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