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40章 颠倒黑白!
    而这一声住手,似乎蕴含着冥冥当中的道音,瞬间就传遍了整颗星球,空气当中传来一阵阵玄奥的颤动,让无数强者都知晓。

    特别是烈虎门,黑犀派,江河门,黄河宗和绿牛派等等还没离开巴克星球的长老,他们也听到了这一声喊声。

    他们瞬间就惊醒过来,不管正在闭关,正在谈话,还是正在感悟武道,都是纷纷清醒过来,个个都如临大敌。

    “怎么回事?这声音怎么这么像钱老鬼,难道有谁惹得钱老鬼发飙了?”烈虎门长老很是疑惑,他对于这股法力波动很是熟悉,显然就是钱家家主钱霸的力量。

    整颗巴克星球,除了钱霸之外,没有谁敢这样肆无忌惮的施展雷劫境的力量,也没有谁能给他们带来如此大的威胁。

    “声音当中蕴含着一丝怒意,一丝焦急,看来是发生了不得了的大事。”黑犀派长老眼神闪烁,他从声音当中听出了钱霸的情绪。

    这些门派长老立即派遣人马,想知晓发生什么事,很快就有人回报。

    “原来如此,钱家少爷钱山悍然对那拥有黑卡的年轻人出手,本来想报仇雪恨,没想到那黑卡年轻人太过强大,居然将钱山身边的护卫杀得一干二净,差点连自己小命都没了,结果引起钱霸震怒,愤然出手救援。”

    诸多门派长老也是知晓了这件事的来龙去脉。

    “这钱山也是愚蠢,人家可是宇宙银行黑卡的拥有者,身份非同小可,说不定都不亚于钱家,身上秘宝无数,居然还敢带人去报复,这不是愚蠢吗?”

    “没办法,这钱山可是钱霸的独生子,老来得子,简直是心肝宝贝,从小就嚣张惯了,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在巴克星球横行霸道无人敢惹。

    现在居然还有人敢不给他面子,还当众羞辱他,他哪里受得了,不当场发飙,都算是看在宇宙沧海拍卖会的份上,已经是涵养好了。”

    “不过居然连钱霸那老鬼也亲自出手,估计那黑卡少年凶多吉少了。”

    “的确,钱霸可不是钱山那纨绔子弟,那是真正的大能,仅次于圣人的存在,这人出手,就代表乾坤已定,谁也没办法阻止。”

    “不用看了,那黑卡少年死定了,万事皆休。”

    “可惜啊,也不知道是哪个家族出来的嫡系继承人,今日居然死在这个地方。”

    “嘿嘿,管我们屁事,最好就是钱霸宰了那个黑卡少年,引出对方背后的家族,双方狗咬狗,这就有好戏看了。”

    诸多门派长老议论纷纷,他们都认为夏平完蛋了,被钱霸盯上,雷劫境大能亲自出手,那是十死无生,绝壁没有活下来的可能。

    更不要说,钱霸本身就是个唯我独尊,嚣张跋扈之辈,经常干些屠城灭国的恶事,死在他手里的冤魂,超过数千亿。

    像这等桀骜不驯的人物,怎么会惧怕黑卡少年背后的势力,这次行动必定会血流成河。

    此刻,夏平所在的地方,困龙桩的平等领域破碎,仓库被震成粉碎,露出一片空地。

    唰唰唰!!

    一道道身影从高空降落下来。

    而为首的一位中年男子,穿着黑色袍子,上面绣着一头金色蛟龙,样子和钱山很是相似,他的气息如同黑洞一般,站在原地,有着吞噬万物之力的霸道能量。

    他仿佛是这个世界的主宰,掌控一切。

    毫无疑问,这是钱家家主钱霸,钱家第一人,钱家真正的主宰,仅仅是差一步便能晋升到圣人境界的雷劫境强者。

    即使放在整个宇宙,他都算是响当当的大人物,圣人不出,他便是至强者。

    而在他身边,则是跟随着五六位老者,气息虽然比钱霸弱小一点,但是起码也有金丹境,甚至是法相境的修为,他们都是钱家的太上长老。

    “你是什么人?”

    钱霸一出现,就死死盯着夏平:“居然敢在我钱家的地盘——巴克星球,大肆行凶,杀我钱家精锐,甚至还想连我儿子钱山都杀。”

    “你知不知道这是大罪,得诛灭九族!”..

    他声音如同九天之下的雷神,似乎掌控了超凡力量,碾压下来,仿佛主宰,可以掌控亿万人的生死。

    一吼之下,任何敌人都会肝胆俱裂。

    这钱家家主钱霸似乎也想凭借这股灵魂力量,凭借修为上的差距,将夏平死死压死,甚至想让他跪在地上求饶,彻底羞辱。

    “哼!”

    但是夏平不为所动,当钱霸的神识力量碾压下来,立即就被世界树抵挡住,一道绿光包围脑域,达到了万法不侵的境界。

    不管这钱霸如何压迫,他都稳如泰山。

    什么?!

    钱霸等人都是震惊,按照雷劫境的神识力量,区区神通境修炼者根本不可能抵挡住才对,但是偏偏这小子毫发无损,似乎根本没感知到一般。

    毫无疑问,这小子身上必定有一件可以防御精神力的秘宝,而且还是极为强大的那种,否则绝对不可能抵挡住他的神识压迫。

    想到这里,钱霸眼睛露出一丝贪婪之色,像这样的可以抵御雷劫境精神攻击的秘宝,价值罕见,说不定不下于圣器。

    如果宰了这小子,杀人夺宝,他必定能得到这件无上精神秘宝。

    但是他内心的想法没有表露出来。

    “想兴师问罪,还需要问问你儿子干了些什么好事。”

    夏平冷笑一声:“他派遣大批人马,想这里埋伏,将我暗杀,这是杀人未遂,即使按照巴克星球的法律法规,都是罪大恶极,穷凶极恶,应当处死。”

    “而你们这些钱家的手下一个个冲出来想来杀我,结果不敌,被我自卫杀死,那也是死有余辜,我何罪之有。”

    听到这话,钱山立即叫嚷起来:“父亲,别听他的话,此人就是个小贼,之前我想结交于他,没想到他心怀不轨,潜入钱家,偷取我钱家宝物。”

    “结果他行窃的行为被我发现,于是我派遣大量手下,想追回宝物。”

    “没想到他死性不改,不仅不承认,还想反咬一口,试图将我等杀死,夺取宝物,逃之夭夭,他就是个狼心狗肺的无耻歹徒,人人得而诛之。”

    他振振有词,朝着夏平身上泼脏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