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89章 苍天不公
    其他几个副首领也是不太敢相信这件事,因为短短数年就从紫府晋升到金丹,速度实在是太快,要知道他们想晋升到现在这个境界,起码花费都超过了千年。

    而且这样晋升速度还是很快的,当中他们也不知道吃了多少苦,耗费多少资源,没人能比他们更加清楚修炼的不容易。

    可和这小子一比,他们心理极度不平衡。

    “本来以为只是个小角色,没想到却是抓到了一条大鱼。”

    吴安眼睛露出凶残和兴奋之色:“像这小子这样的天才,资质惊人,体质妖孽,如果贩卖出去,那肯定是价值连城,不亚于一件至宝。”

    “那是当然的,这可是圣人弟子啊,极为罕见,不知道多少魔道巨擘都想抓来研究,更不要说修炼速度如此快的妖孽。”

    “反正都是要得罪乾坤派,杀一个是杀,还不如杀个重要角色。”

    “真是天助我红巾贼啊,没想到逮住这么个重要角色,老天有眼啊。”

    “生擒,立即将这小子生擒起来。”

    “不过就算是妖孽,也没进步这么快的吧,不合常理啊。”

    “也没什么奇怪的,这个世界奥秘无数,有些秘境世界和宇宙其他地方的时间流速不一样,有时候我们这里才过去一天,那些秘境世界就过去一年。”

    “原来如此,估计那小子是进入了某处时间流速极快的秘境世界,修行了数百年的时间,所以才会看起来进展神速,事实上他也是个活了数百年的老怪物。”

    “这样一想就合理多了,我就说怎么可能有人如此变态。”

    “不管他是不是真的进入某个时间流速极快的世界修行,总之这小子是我们的猎物,绝对不允许他逃走了。”

    四个副首领个个无比兴奋,看着夏平的眼神就好像在看着一件珍贵货物一般,如果能将这小子抓住,足以弥补一切的损失。

    损失上百艘战舰又算得了什么,一个圣人弟子的奴隶就足以弥补所有。

    当然这样做也会得罪圣人,成为乾坤派死敌,但是他们红巾贼本身就是做一些玩命买卖,为了钱他们什么事都敢做,就怕不赚钱。

    而且宇宙如此之大,他们抓了这小子,立即躲进去西宇宙,那里可是别的天使、恶魔、罗汉族、佛陀等势力的地盘,还轮不到乾坤派来撒野。

    “死吧,苍天不公,红巾当立!”

    吴安身上涌动着恐怖的气息,归真境中期的强横气息爆发出来,强大的元神之力调动虚空之力,一座玄奥复杂的阵法从他脚边升起。

    轰~~

    他一拳轰出,天摇地动,弥漫着铁血的气息,仿佛苍天在哭泣、哀嚎、恸哭,有着天崩地裂的气势,四周裂开一道道痕迹。

    隐隐约约之间似乎有神魔在哀嚎,不公,不公,苍天何其不公!

    四周奏响着悲凉和古老的乐曲,令人心神震撼,似乎坠入了古老的战趁境当中,有种天地快要崩灭的味道。

    “首领居然倾尽全力了,施展出苍天泣血手最终奥义——苍天不公,这是绝世神通,一旦爆发,苍天哭泣,天崩地裂,万物俱籁,这是毁灭一切的杀招。

    平常的时候,那是要对付归真境级别的强者首领才会施展出来,因为元神消耗极大,但是面对一个金丹境真人,居然逼得首领催动苍天泣血手的最终奥义?!”

    “看来这小子很不寻常,虽然仅仅是金丹境,但是战斗力足以匹敌归真境大能了。”

    “不过激怒了首领,任凭这小子如何妖孽,也是死路一条。”

    “对啊,旁边还有四个副首领,虎视眈眈,寻找破绽,他死定了。”

    众多红巾贼也在旁边观战,因为这种等级的战斗他们根本无法插手,甚至靠近都会被战斗的余波摧毁战舰,只能是远远躲避。

    “死?究竟谁去死?区区归真境罢了,又不是没杀过。”

    夏平眼睛露出一丝寒芒,运转体内地狱金乌的血脉之力,全身的血液都沸腾起来,如同熔浆一般爆发,轰隆隆作响。

    地狱金乌爪!

    他一爪就拍了出去,火焰凝成一只巨爪,铺天盖地,扭转乾坤,撕裂阴阳,四周的能量绞杀,蕴含着无尽锋芒。

    晋升到金丹境中期,血脉更加浓郁了几分,地狱金乌爪的威力也比之前恐怖了三成,暗金色的火焰弥漫出来,焚烧虚空。

    甚至隐隐约约之间,这利爪居然散发出可怕的锐利之力,凝成实质,生长出指甲,呈现淡金色,如同神兵利刃一般。

    这爪子拍下来,有着缉拿神魔的锐利之力,封锁虚空。

    “这是什么神通?!”

    感触最深的莫过于红巾贼首领吴安,他感受到这一爪抓来,似乎抓住了天地,连元神都在颤动,搅动风云,破灭洪荒。

    他觉得自己如同风云飘摇之中的一页扁舟,随时随地都会摧毁人亡。

    咚!

    这一爪拍来,轰击在吴安的拳头上面,脚底下一座阵法瞬间就被撕裂,无尽的法力都在疯狂扭曲、旋转,处处散发出一种无量玄机。

    而那颗拳头更是被打得崩溃,处处崩塌,土崩瓦解。

    吴安更是惨叫一声,胸膛被爪子击中,整个身体就倒飞出去,忍不住吐出一口鲜血,五脏六腑都受到了不小的伤势。

    “好强。”

    四个副首领都是震撼莫名,这是何等恐怖的一爪,宛如一尊太古神禽从恒古走出,锋芒毕露,震撼万古,破灭时空。

    在这一爪下面,他们都有种元神崩灭的恐惧,无法抗衡。

    “吴安,你算什么,一个四处躲藏的蟊贼,丧家之犬,也想抓我当奴隶,掂量过自己几斤几两吗?就凭你们这些话,我今天就让你们生不如死,彻底崩灭。”

    夏平居高临下,淡淡的看着吴安等人,宣判这五人死刑。

    他一只暗金色爪子横亘虚空,压迫天地,背后一头太古神禽出世,凶威滔天,如同从恒古走来,从混沌诞生。

    这些话如同金口玉言,影响天地,化为音波,震荡四周,渗透元神。

    每个红巾贼听到这话,都在瑟瑟发抖,如同遇到天敌,惶惶不可终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