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63章 上古遗迹的发现
    时间不知不觉又过去了一个月,这一个月的时间之中,雄狮公国东郡领之中战火连天,每天都有使者来到狮心城之中求见康德,他们都是东郡领贵族的使者,带着东郡领贵族投效的宣誓书而来。不过他们统统都没有见到康德。

    正是因为他们当初的背叛促成了康德如今的冷酷--康德新的帝国蓝图之中,没有给这些本土世界的人口留下位置。或许这张蓝图初始的时候,康德曾经因为心中的善念给他们留下过一席在大地之上继续生存的余地,但是世界贵族封地--半位面的发现让康德决定了这些本土世界人口的最终归宿之地。

    萨哥斯大型要塞广场之上,又有一批在东郡领与贵族士兵战斗过的士兵成长了起来,他们通过了足够的战斗,积攒够了足够的经验。此时被贝斯图尔集中在了一起,站成了一个方阵。

    在方阵前方,有着一个实木搭建的宽阔高台,高台之上最中央,有着一个正在熊熊燃烧着的银质火盆。此时斯瓦迪亚皇家骑士曼德,正站立在这个高台之上的银质火盆旁边,他的手中拿着一张薄薄的羊皮纸。

    “恭请康德冕下!”斯瓦迪亚皇家骑士曼德,声音恭敬的对着银质火盆说着,将手中的羊皮纸投入到了银质的火盆之中。这张羊皮纸之上一片空白--但是当跌入银质火盆的时候,羊皮纸上顿时有深红色的繁复纹路若隐若现--这是康德提前写下了自己真名的羊皮纸。

    而将写有他真名的羊皮纸投入火焰之中,是他设定了的呼唤他真名的方式--世界贵族的真名一旦被呼唤,即可被他们感知到。康德之所以设计成如此方式,是世界贵族的真名绝对不能随意告知他人。因为一旦有人掌握了世界贵族的真名,他们就能够通过真名直接掌控世界贵族,世界贵族也将直接沦为对方奴仆--如果世界贵族不想自己的真名被对方直接用言语的诅咒摧毁,从而被打落尘埃从真正的超凡者降级的话。

    蓬!

    银质火盆之中,火焰陡然拔高,瞬息之间化成了深红的颜色。随即,这些火焰不断摇曳变换了起来,最终一个深红色的康德虚影,就这么诞生了--它只有上半身,全部由深红色的火焰聚合而成,高台下的被聚集起来的士兵们,并不能看清楚康德的容貌,因为康德的容貌正随着深红色火焰的升腾而模糊一片,但是这个康德虚影的脸上,两颗琥珀色的眸子灿若星辰,里面有着极其繁复的深红色纹路在其间沉浮。

    而在狮心城城主府资料室之中,康德正端坐在一张虎皮大椅之上,眼神之中同样有繁复深红色纹路在其间沉浮--这是康德在真名融入血脉之后,新探索出来的能力--意志投影。

    实际上,康德只需要用战争之力构筑他自身的身影即可,能够行动、说话,但是不是实体,没有战斗力。不过他设计的呼唤真名方式既然是使用火焰焚烧写有他真名的羊皮纸,康德干脆直接将战争之力在火焰之中释放,间接糅合火焰与战争之力构筑自己的意志投影。

    深红色的火焰构筑的康德意志投影,望着高台之下聚集的已经士兵,思维之中顿时出现了他们的兵种名称--斯瓦迪亚民兵,此时斯瓦迪亚民兵之后有着可升级的选项,并且他们有着两种升级方向--斯瓦迪亚轻步兵和斯瓦迪亚游击射手。

    康德在思维之中说道:“升级!所有斯瓦迪亚民兵升级方向为斯瓦迪亚轻步兵!”

    随着康德决定定下,一大片漆黑色的数据链从康德眼睛之中释放而出,缠绕到了每一名斯瓦迪亚民兵身上,斯瓦迪亚民兵粗糙的粗麻布衣,顿时被解释的皮甲代替,同时手中的木杆长矛也被精致的斯瓦迪亚步兵剑和扇形盾取代,在他们的腰间,还出现了一具猎弩和一个弩箭筒。

    很快的,所有斯瓦迪亚民兵全部转化城了斯瓦迪亚轻步兵,他们将会继续被派往更强大一些的贵族领地之上,去与那些贵族的更强大一些的贵族士兵厮杀,继续积攒经验,等待下一次被集中起来进行升级--贝斯图尔作为康德的将领,召唤出来的英雄,能够像康德一样看见士兵们是不是积攒满了升级经验,但是只有康德才有能力给士兵升级。

    就在这时,斯瓦迪亚轻步兵面前的高台之上,银质火盆之中的深红色火焰组成的康德身影,忽然一阵剧烈晃动,直接就崩散了开来。深红色的火焰,迅速转变成明黄之中带着一丝赤红的炽热火焰,火焰的高度迅速下降到之前的高度,依然在熊熊燃烧着。

    “刚才那就是至高无上的康德冕下--我们的领主,我们的主宰,我们的奇迹之王吗?”一名斯瓦迪亚轻步兵感受着自己身上澎湃流淌着的力量--这力量比起先前,可是强大太多了,极度崇敬的对着另外一名同样升级完毕的斯瓦迪亚轻步兵问道。

    “是的,我真是庆幸当初通过了德瑞赫姆的征兵选拔,可以为了伟大的康德冕下征战。许多水平只有斯瓦迪亚新兵的家伙们,想要被选上,还得回家在苦练两个月呢!”那名被询问的斯瓦迪亚轻步兵,语气十分高兴的回答。

    ...

    狮心城城主府的资料室之中,康德正在细心的查看着近乎一年多以来探子们陆续查探到的关于南郡领上层贵族们的资料。

    南郡领上层贵族一共97名,其中子爵16名,男爵81名,他们全部是传承超过300年的家族,大部分是曾经的雄狮公国开国勋贵。300年传承发展下来,每一名存续至今的上层贵族的实力都不容小觑,并且各自之间的关系盘根错节,牵一发而动全身。

    16名子爵之中,有两名子爵实力远超其他子爵,分别是波特子爵与乔治子爵。光论摆在明面上的实力的话,他们甚至并不下于四大顶级伯爵,都有着十名大骑士级别的力量存在--贵族就是这么的虚伪,他们都将自己的真实力量隐藏起来,就像毒蛇隐藏自己的獠牙,狮虎藏匿自己的爪牙一样,只有在需要的时候,他们才会将自己家族所有的力量都展露出来。

    以康德手下探子的查探而言,这两名被认为是雄狮公国顶级贵族的波特子爵和乔治子爵,拥有至少百名大骑士级别的手下或者族人。其他的14名上层贵族的子爵,也拥有30到50名的大骑士级别的力量。一般的上层贵族男爵,家族之中大骑士数量在10到30名之间。

    限制这些家族的大骑士力量的,不是骑士巅峰的士兵数量,而是骑士巅峰晋级大骑士需要蕴含超凡力量的珍惜资源。家族实力越强的,获取到的珍惜资源越多,他们就能够让家族中的大骑士引导更多的骑士巅峰士兵晋级成为大骑士。

    而且,这些拥有古老传承的上层贵族,显然不可能将得到的所有珍惜资源全部使用,必然会留存一些作为储备,因此真要认真算的话,这些上层贵族的大骑士数量应该翻倍了算。

    至少5000名大骑士级别的力量。

    这个数字,甚至还是保守的数字,因为属于康德的探子未必能够将那些贵族的全部力量都探查出来。

    康德目前拥有三千多名有着超凡力量的士兵,其中包括1000名埃恩法斯帝国法师。

    王者之剑,能够源源不断的将斯瓦迪亚骑士赐封成为斯瓦迪亚皇家骑士,只是需要大量的声望。萨里昂骑士团,有着极其完善的训练和培养士兵的体系,只要是四级骑兵,都能够最终通过萨里昂狮骑士团培养成为萨里昂狮骑士,只是需要时间。而学徒宿舍,则能够让康德源源不断的招募法师学徒,经过战争之后,他们能够很快的晋级成为埃恩法斯帝国法师。

    看上去凯文拥有的超凡力量的士兵比起除去四大家族和卡梅隆家族之外的上层贵族们合起来的大骑士数量还少。但是,战争力量绝不是这样轻易算的。凯文的拥有超凡力量的士兵,因为是系统直接提升的,同时拥有着极其强悍的战场经验,因此完全能够碾压一般的大骑士,与这个世界的巅峰大骑士的相提并论甚至犹有过之。

    因此,上层贵族们的力量虽然看上去恐怖,但是对于康德来说并不算什么。如果不是现在要考虑五大世界贵族的因素,康德此时已经平推掉了东郡领,此时应该已经开始平推南郡领了。

    五大世界贵族的加入,使得康德此时正在努力将探子打入到五大世界贵族封的半位面之中,想要搞清楚五大贵族实力究竟如何。

    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反正随着时间的推移,他康德只会越来越强大。因此,他大可以一边在东郡领练兵,一边等待着探子们的查探结果--如果实在查探不出来,那也没关系,康德到时候将会主动发起战争。有着系统,他并不畏惧战争,如今如此做,只是为了尽可能的减少损失而已。因为康德已经决定在完全占领了雄狮公国之后,要率兵去那伦沙漠中的半位面封地之中“开垦”--这可绝对不比征服雄狮公国轻松。

    将南郡领上层贵族的资料研究过后,康德再次来到城主府偏厅之中的沙盘面前,对着沙盘,康德开始推演对于南郡领的战争起来。

    对于南郡领的战争,有三条路线可选。一者,他直接从狮心城发兵,一路硝烟的打过去,直至将整个南郡领给占据,只是这条路线,首先需要面对的就是卡梅隆家族的雄狮堡。

    二者,狮心城不动,而是从南郡领中央的杰尔喀啦发兵,一路硝烟的打过去,直至将真个南郡领完全占据。不过这条线路需要调派大量的军力到杰尔喀啦,杰尔喀啦目前只有5000名士兵守卫。

    三者,狮心城与杰尔喀啦两城联动,南北夹击剩下的半个南郡领,这样做就要同时面对路线1与路线2的问题了,不过好处是两线并行能够快速推进,极大的缩短战争进程。

    就在康德思索着选择哪条战争路线的时候,一名斯瓦迪亚皇家骑士走了过来,对着康德说道:“大人,波特子爵与乔治子爵联袂而至,声称想要投效大人!”

    “波特子爵、乔治子爵?这两个上层贵族之中最强大的子爵,竟然想要投靠我?”康德仿佛听到了什么荒谬的事情一样。东郡领正在被他当成锻炼新兵的地方,东郡领贵族苦不堪言会不断的派出使者来向他表达投靠之意,这还能让他理解,毕竟处在他们那种境地之下,宛如绝境一样,不管什么方法,尝试一下也无不可。万一康德同意了他们的投效,那他们不就能够免于战火的蹂躏了吗?

    不过这波特子爵和乔治子爵突然来投靠,就十分让人摸不着头脑了。因为距今为止,所有打算投效康德的贵族,康德都表明了拒绝之意,除了那些一直被晾在外面的东郡领贵族使者之外。

    波特和乔治子爵,在这种情况下,还敢来向他投效,简直就是在自取其辱。康德可不会因为他们是什么雄狮公国顶级贵族,就做出一副欣然答应对方投效的样子来。

    “能够在四大顶级伯爵与卡梅隆家族的压制下,将家族发展到雄狮公国顶级贵族的程度的家族,应该很轻易就能看出我根本不接受任何人的投效的做法吧!”康德微微眯起双眼,波特子爵和乔治子爵这样的行为,是真的在自取其辱。

    狮心城并不像康德的其他城池一样,对于这个世界的人口持着一种爱理不理到时间就驱逐的态度,而是一直都向以前一样开放着,这个世界的任何国度和势力的人口想要到这里定居,都会很轻易的获得批准。因此,波特子爵和乔治子爵这次从城主府离开之后,恐怕很快就会涌起关于他们热脸来贴他康德的冷屁股的流言--这对于两名子爵而言,乃是奇耻大辱。

    这样很简单的事情,康德不相信这两名子爵会看不出来。而能够让贵族忍受屈辱的事情,也不是没有,这样的事情有,而且条件并不高--只要能够给他们带来足够巨大的利益。

    事出反常即为妖。

    狮心城城主府主厅之中,康德高居主位。

    “康德冕下,我和乔治子爵联手探险一个上古遗迹,发现一件宝物。但是卡尔.卡梅隆子爵和四位南郡领伯爵却一起威逼我们将那件宝物交给他们!我们两人家族势力并不比他们小,五大家族如此欺压我们我们实在不能忍受。纵观整个雄狮公国,也只有康德冕下您的势力能够轻易碾压我们两家的势力,因此我们想要投靠您,同时请求您的庇护。为此,我们愿意将五大家族全都想要谋夺的那件宝物进献给您。”绿洲中的领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