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04章.心理上的博弈
    ,更新快,,免费读!

    经过搏杀,已经热的汗流浃背的骑兵们走下沙丘。

    斯瓦迪亚的农民和新兵们,也同样朝着沙丘下的临时营地走去,那里还要他们尚未做完的午餐,以及新出现的繁琐工作。

    可沙丘上,康德依旧站在烈日下。

    他在凝望着地平线上的岗哨绿洲,那是他的采邑之所,一个有淡水的地方。

    “有些,麻烦。”

    康德缓缓呼出一口浊气,眸子里带着凝重。

    扫过沙丘旁侧,那些并无人收敛的豺狼人的尸体,这些已经死去的卑劣生物,却依旧带给他强烈的心里压力。

    距离岗哨绿洲这么近的距离发现豺狼人。

    后果不言而喻。

    康德忍不住低头苦笑:“想想就知道,岗哨绿洲不可能一直荒芜。”

    十年前雄狮公国的清剿只是短暂的,那些豺狼人部落又回来了,重新占据了岗哨绿洲。

    而根据他们干掉的这50多只豺狼人来看。

    重新占据岗哨绿洲的那个豺狼人部落,数量绝对不会低于300,甚至整个部落里的豺狼人的数量,还要更多。

    “怎么办?”

    想到这,康德就觉得自己的脑袋有些疼。

    就在他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系统提示音却出现。

    视网膜上,系统对话框也已经显现,这是来自系统发布的临时任务。

    “剿灭…豺狼人部落?”

    康德重复默念了任务要求,但嘴角却带着苦涩的笑。

    就算没有系统任务,他也一样要干掉占据了岗哨绿洲的豺狼人部落。

    毕竟那伦沙漠的南部,岗哨绿洲就基本上算是唯一的绿洲,更是唯一有水源的地方,如果短时间内无法拿下这处区域,等待康德的,就是凄惨败退。

    而根据目前已经到了红线的储备淡水,能不能活着回到雄狮公国还两说。

    事实上,就算是回去了,对于康德这个地位尴尬的公爵幼子来说,能不能继续安稳的活下去,依旧是个问题。

    有很多人,可不希望他能回去,最好是死在沙漠里。

    康德忍不住咬牙,却只能默然走下沙丘。

    数量起码300的豺狼人部落,对于他们这些人来说,绝对算得上是危险。

    一个不察,甚至可能全军覆没。

    刚才的战斗,50只豺狼人被他们干掉,原因是系统率先给了康德提醒,借助对方的偷袭,反过来打了这些豺狼人一个措手不及!

    何况,雄狮公国的20名骑兵,本就是精锐兵种。

    如果拼命搏死一击,就算是300人的豺狼人部落,也要损失惨重才能扑灭他们。

    “或许可以试试。”

    康德抬起头,看着正在帐篷里影影绰绰的那些影子。

    眸子不由得微微眯起。

    能不能攻占岗哨绿洲,实际上并不在自己这些刚刚升级,还是嫩雏的斯瓦迪亚新兵身上。

    而是这20名雄狮公国的骑兵!

    “我知道你们绝对不会同意,但对不起,我没有办法。”

    康德的脸色平静,心中已经有了打算。

    是的,这些骑兵效忠的是雄狮公爵卡梅隆,仅对康德有血统上的尊敬,在实际作战的指挥权上,还是他们自己说了算。

    但康德明白,既然他无法指挥这些骑兵拼命,那么就要用现实来逼迫这些骑兵自己拼命!

    那伦沙漠中,想拼命的理由只有一个。

    ——水。

    没了这个东西,就由不得他们不拼命了。

    “不要怪我。”康德平静,可是眸子深处却闪过一丝淡漠。

    人与人之间,本就没有信任。

    康德原本应朝着帐篷走去的步伐,反而拐了个弯,朝着马车处走去。

    周围的斯瓦迪亚农民们都在忙碌。

    帐篷内那些雄狮公国的骑兵们,也在愉快的哈哈大笑,似乎是在说着什么笑话。

    没人注意到他。

    或者说,没有外人注意到他。

    “大人。”

    看守马车货物的是两个斯瓦迪亚农民。

    “安静。”康德抬手,示意他们禁声。

    紧接着,他就将马车上的所有的储水木桶全部打开底部的塞子。

    “咕咚咕咚…”

    清澈的淡水快速的沿着小口洒落砂砾组成的地面上,没有几分钟时间,整个储水马车上的木桶就全部空荡荡的没有多少水还存留,彻底给这片荒芜的沙漠增添了几分湿意。

    “我们的水全部喝完了。”

    看着那两个面色发愣的斯瓦迪亚农民,康德淡淡的开口道:“明白了吗?”

    “是的,大人。”他们应声。

    “很好。”

    康德脸上没有半点表情,如平常一样回到自己的帐篷。

    一路上除了那些斯瓦迪亚的农民和新兵,并没有雄狮公国的骑兵看到他前往马车处。

    但这些骑兵们绝对不会想到,原本还能支撑三天的水,已经一滴都不剩。

    缺水,就会死。

    想活命,那就去和那些豺狼人拼。

    这就是康德的计策,逼迫这些雄狮公国的骑兵们,听从他的安排然后拼命的手段!

    无毒不丈夫。

    来到这个落后而神秘的世界,康德作为公爵幼子,已经学会了如何最大程度的利用别人,这对于贵族阶级的他来说,都是司空见惯的小事。

    如果康德不利用这些骑兵,他不认为这些骑兵会因为自己的身份而留下拼命。

    没人会傻乎乎的替别人卖命,何况他这个被放逐的男爵。

    “大人。”

    正当康德沉思时,一个负责烹饪的农民端着木盘掀开布帘:“午餐已经做好了。”

    “嗯。”康德点头看去。

    木盘上放着三片白面包,小半只烟熏鸡,以及三勺汤汁浓郁的黑胡椒炖煮风干肉。

    这是男爵身份才能独享的美味。

    白面包和黑胡椒都是奢侈的食物及调味品,别说是他们这些随从和骑兵,甚至在雄狮公国里,那些领地较小,采邑较穷的低级贵族,都吃不起香料和上等的松软白面包。

    他们吃的都是面粉里掺杂了麦麸的黑面包,以及单纯的炖风干肉。

    “黑胡椒炖煮风干肉。”

    康德接过餐盘,开口问道:“如果没记错的话,我们的淡水应该不多了。”

    “是的,但我们快到岗哨绿洲,那里有充足的淡水。”这个农民回答。

    “这样啊。”

    点点头,康德淡淡的吩咐道:“去告诉罗文队长,吃完午餐来我的帐篷一趟。”

    “是的大人。”农民很恭敬的回答后就离开了帐篷。

    康德则是用木勺大口的吃起自己的午餐。

    白面包松软可口,临行前雄狮城堡的管家给他配备的上等食物。包括那些黑胡椒同样如此,身为贵族的康德,就算是被放逐,也代表着雄狮公爵卡梅隆的血脉和荣誉。

    男爵永远是男爵,要有应得的体面。

    至少现在的康德不用担心食物糟糕的问题,比起那些骑兵和农民们,他吃的相当不错。

    “可惜,以后吃不到了。”

    用白面包将最后一点汤汁抿干净放在嘴里,康德咀嚼着咽下。

    午餐时间刚好十分钟。

    他听到了帐篷外的脚步声,皮靴踩碎略有干硬的沙子表层,陷入沙丘的少许沉闷。

    显然,罗文来了。

    “男爵大人,听说您找我?”

    队长罗文的声音在帐篷外出现,带着几分恭敬,同样有几分不耐烦。

    “请进。”康德声音平和,似乎没有察觉出来。

    帐篷的布帘被掀开,罗文弯着腰钻进来,看着康德,脸上挤出几丝微笑:“男爵大人,快要到岗哨绿洲了,您还有什么安排吗?”

    可是还不等康德回话,他就继续道:“如果没问题,我们就要离开了。”

    “离开?”

    康德似是有些疑惑,看着罗文问道:“难道我们不应该去岗哨绿洲吗?”

    目的地在望,已经让罗文没有耐心继续在这个恶劣的沙漠中跋涉,同样没有耐心,陪伴这个被放逐的男爵继续上任。

    何况,罗文作为骑兵队长,经历过众多战争,怎么能看不明白?

    “男爵大人,我的骑兵们已经等不及了。”

    他深深的看了康德一眼,语气平常道:“他们由我向您提出要求,如果可以,我们希望获得部分饮水,现在就开始返程。”

    这是代表决然的要求,而不是讨论的请求。

    已经近乎无礼。

    同样代表罗文和那些骑兵们目前,近乎失去控制的态度!

    “当然,如果你们想的话。”

    出乎罗文意料的是,康德很痛快的点头并致谢:“这次旅程也全靠你们的保护,这是值得感谢的。”

    “这是我们应该做的。”罗文笑着点头。

    但是接下来,康德的话却让他的脸色大变:“只是我们的水,不多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