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39章.恐怖的首次冲击
    战争开始。

    红底的旗帜在飘扬,正中的金狮子张牙舞爪。

    正是康德的旗帜。

    他的底牌。

    只要在半径500米的范围内,特效1就将会发动,敌人的士气将会被率先削减,心中同样出现对于康德的畏惧。

    豺狼人,就是目前康德的敌人。

    当然会受到特效的影响。

    “嗷吼——嗷吼嗷——”

    嚎叫声就如同野兽,凄厉的声音在满是利齿的大嘴中出现。

    这是仅有豺狼人能知道的语言。

    伴随着这一声声嚎叫,这些数量庞大的豺狼人也在疯狂的跑动,朝着岗哨绿洲处的房屋街道,展开狂暴的冲锋。

    夜色幽深。

    但这些有夜视能力的豺狼人,已经看到了街口处的人类步兵们。

    8天前岗哨绿洲的新仇。

    10年前雄狮公国的旧恨。

    让这些本就没有多少理智的豺狼人,举着狼牙棒奔跑的速度更快。

    神色也更加暴虐狰狞。

    “吼——”

    豺狼人酋长长吼着冲在前面,身上的锁子甲都因它剧烈的奔跑而哗啦啦的响动。

    它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享受鲜血的滋味。

    包括身后的那些豺狼人。

    没有任何战术。

    更没有所谓的队形。

    还处于原始愚昧时代的它们,根本就只知道杀戮。

    但是。

    就当它们继续奔跑,距离岗哨绿洲越来越近的时候,心中却出现了悸动。

    为首的豺狼人酋长同样如此。

    绿油油的眸子中透露着凶残和暴虐。

    还有一丝…

    对于前面那些人类士兵的惧意!

    它们脚下到岗哨绿洲方向的距离,刚好500米。

    。

    特效启动。

    原本在快速奔跑冲锋的豺狼人,只要接近了旗帜范围500米的距离以内,全部都是身形一顿,虽然接着就继续跑,却不见了之前的暴虐和狂怒。

    它们的士气被瞬间削减。

    而这种作战时最有效的士气,往往就是一鼓作气。

    一旦减少,后患无穷。

    豺狼人也同样如此。

    ………………

    “为了斯瓦迪亚!”

    整齐而振奋的呐喊声响彻德赫瑞姆。

    东侧的街口,步兵们早已经准备就绪,面容坚毅的看着越来越近的豺狼人部队,除了眸子深处的慌乱,还有对未来不看好的决然。

    既然无法活下去,那就只能拼命。

    这里是东侧街口。

    2000只豺狼人的主攻方向。

    同样是注定要惨烈厮杀,血流成河的街道口。

    仅有的30名斯瓦迪亚新兵全部持盾顶在街口最前方,只有缝隙中将长矛伸出。

    矛头寒光烁烁。

    而60名斯瓦迪亚农民就站在他们身后,密密麻麻的将10米宽的街道口堵住,举起长柄镰刀对准前方,努力布置成防御模式的长枪方阵。

    组成了这个能让敌人咬破嘴的钢铁刺猬。

    这不是唯一的布置。

    35名康德目前最为精良的2级兵种,全部防守在街口的屋顶上方。

    上好弩箭的猎弩已经准备就绪,随时扣动射击。

    脚侧也同时预先放好了扇形盾和重长矛,以及更适合近身肉搏厮杀的格斗锄。

    都是为了防止豺狼人翻上屋顶做的准备。

    这些都是斯瓦迪亚的传统房屋,高度3米左右,就算加上三角形的屋顶也最多不过3.5米的高度,对于豺狼人来说,算不上太高的障碍。

    “它们来了!”

    汉克学者沉声开口,将康德的注意力引向前方。

    康德微微眯眼,中的轻弩也已经端在中,他甚至能闻到空气中那股臭味。

    独属于豺狼人的臭味。

    500米的距离在豺狼人的奔跑中转瞬即过。

    乌压压的黑影汇聚,奔跑中的声响,就仿佛破堤的洪水,席卷着一切恐怖,即将冲向岗哨绿洲,马上要重重的拍在街道口的那些步兵面前。

    “嗖嗖嗖嗖嗖嗖嗖嗖嗖嗖嗖嗖——”

    但弓弦声微响,破空声也不绝于耳。

    扳扣动。

    无论是康德还是屋顶的民兵们,这时候全部不约而同的,选择了射击。

    铁弩箭瞬息出现。

    血花在前排豺狼人的身前绽放,铁制箭头轻松刺穿毛皮,进而刺穿脂肪层下的肌肉,割裂着血管,在身体中留下深深的伤口。

    “嗷——”

    凄厉的嚎叫声响起,最前面中箭的豺狼人眸子中越发带着血色的狰狞。

    猎弩的射击,并未对这些豺狼人造成致命杀伤。

    但也有例外。

    还有4只豺狼人不知道是射到了要害,速度减缓甚至扑倒在地,却被身后的豺狼人毫不留情的踩踏,发出沉闷的几声嚎叫,便再也没了生息。

    首战立功!

    这对于2000只豺狼人组成的部队来说,属于九牛一毛的战损。

    可对于康德的部队来说,却犹如热油下锅。

    士气沸腾!

    这红底金狮子的旗帜微微晃动,原本驻守在街口,已经能和豺狼人大眼对小眼的斯瓦迪亚新兵们,眸子中却出现了几分振奋。

    特效4发动。

    战场上阵亡的敌人,将额外提升己方士气。

    “斯瓦迪亚万岁!”

    新兵们在呐喊,决然的面孔,带着敢于拼命的戾气。

    但紧接着。

    豺狼人便狠狠的撞向街道口的长枪方阵!

    “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

    就仿佛是有东西在重重的敲打着木板,但实际上却是豺狼人用自己的身体和狼牙棒,疯狂的在冲击街道口的长枪方阵,以及那看似牢固的盾牌!

    这些豺狼人的冲击真的疯狂,哪怕是前面有长矛,有长柄镰刀,依旧照冲不误。

    “咔咔咔……”

    木料折断的声音噼里啪啦的响。

    最前面的斯瓦迪亚新兵,却发出沉闷痛苦的哼声。

    整个拥挤在街道口的方阵,就在康德的肉眼中,猛然朝着后面退了四五步才最终停下,而前方那接敌的位置,最前排的12名斯瓦迪亚新兵,则已经全部阵亡。

    哪怕是左肩抵住盾牌,右的长矛伸出盾牌间的缝隙。

    身后的农民们还在用帮忙抓着前面新兵的长矛,以期稳住接触敌人时的力量。

    依旧在豺狼人恐怖的冲撞中损失惨重。

    盾牌直接碎裂,长矛直接折断,哪怕20多只豺狼人被长矛和镰头生生戳死,但整个长枪方阵已经开始显得岌岌可危。

    数量优势,已经彻底压倒了质量优势。

    甚至如果不是还在无风自展,激励着众多斯瓦迪亚步兵的士气,整个街道口的步兵们,受到了这么恐怖的冲撞,估计都要士气大跌了。

    这些可都是活生生的人。

    “以斯瓦迪亚的名义,顶住敌人的进攻!”

    康德的声音在街道中呐喊。

    可是却根本无法奏效,因为前方仅剩的新兵和农夫们的喊杀嘶吼声,还有那豺狼人的嚎叫声,已经将他的命令声给掩盖。

    斯瓦迪亚新兵艰难的支撑,已经顾不得刺长矛,只是撑起盾牌,掩护身后的农民。

    长柄镰刀自上而下的劈砍,或是自后向前的捅刺。

    但这支撑不了太长时间。

    地上出现豺狼人的尸体,可斯瓦迪亚人的同样因为被狼牙棒挥中而倒下。

    喊杀声中,每一秒都在发生阵亡。

    甚至就算是屋顶上,那些民兵面前,也终于出现了豺狼人。

    只能舍弃猎弩,用中的扇形盾和格斗锄近身搏杀。

    却在节节败退。

    “汉克学者,我们必须向后撤退。”

    康德的牙齿紧紧咬着,看着前面自己的步兵的正在倒下。

    豺狼人的首次冲击,几乎要将他的防线全部击溃。

    而他也知道,恐怕用不了多长时间,或许是几分钟,自己在“德赫瑞姆”不值得防线,就要彻底被击穿,那数量恐怖的豺狼人,生生的用自己同伴的血肉给凿进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