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92章.突然暴起的杀机
    康德话音落下。

    “动手!”几乎是心有灵犀,马尼德的声音却遽然出现。

    早已经准备就绪,时刻警戒着的骑兵们狠狠踢动马腹,策动胯下战马猛然前窜,手里的长枪和长矛,就如同冲锋般横放,跨过十数米的距离,深深的刺入那十几个根本还未反应过来的敌方骑兵身体当中!

    锋利的枪头和矛头轻松的捅穿了皮甲,更捅穿了那一个个骑兵的身体。

    鲜血在伤口处瞬间染红了皮甲。

    那个穿着白丝长裙的漂亮女人瞪大了眸子,一双漂亮的翡翠般的眼睛里,仅剩下了惊骇和不敢置信,以及浓郁的恐惧。

    “不…不…呃…”

    萨兰德骑手和沙漠强盗的暴起几乎就是突如其来。

    持续时间不过10秒钟。

    12个敌方骑兵已经全部摔落在马下,整个人的腰腹都被捅穿,虽然现在还活着,可是就看那脸上痛苦的模样就知道,连内脏都已经被捅穿,绝对活不了多久。

    流血也能生生流死。

    康德他们却依旧没有太多表情,更没有对生命的怜悯。

    和这些久经战场,在尸体中搏杀出来的萨兰德骑手,以及当惯了悍匪的沙漠强盗相比,这些所谓的恶魔獠牙强盗团,稚嫩的如同可爱的孩子。

    “到我们了。”

    康德缓缓开口,语气淡然而有着贵族的优雅。

    可那个趴在地上,穿着白裙的漂亮女人却猛地大哭起来。

    “不,别杀我,别杀我!”

    她跪在地上翘着自己柔软的腰,形成惊人而美妙的弧线,不住地哭喊道:“饶了我,我可以告诉你一切,我能给你一切,我愿意付出我的一切,求你饶了我,仁慈的先生啊!”

    但康德脸上没有任何波动。

    甚至没有看这个跪在自己面前的女人一眼,反而是抬头看着沙丘那边,淡淡的道:“别激动,我说的是他们。”

    沙丘那边,4个骑在战马上的身影,正带着40个手持长矛的步兵过来。

    康德说的,就是他们。

    “谢谢您饶了我,仁慈的先生,谢谢,谢谢,我只是配合他们演戏,去您的身边当卧底,其他的我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不知道。”

    这个漂亮的女人流着泪,说着自己知道的一切。

    她以为自己安全了。

    而康德却朝着马侧的包裹里伸手,惯用的轻弩抽出来,同时将铁弩箭卡在拉开的弓弦上,看着从沙丘上正在逼过来的敌人,淡淡的道:“就只有这些?”

    “是的,就只有这些,您带我走,完不成任务他们会杀了我,但我愿意把自己奉献给您,先生,我愿意当您的人。”

    这个漂亮的女人将手放在胸前,那抹雪白色让人沉醉。

    可是她的眸子看向康德时,却瞬间瞪大,眸子深处带着极度的惊恐,张了张嘴想要说些什么,但随着一声轻响,只能发出“呃呃”的声音。

    “嘣——”

    弓弦震动。

    轻弩瞬间将那根粗重的铁弩箭射出,锋利的弩箭直接射进这个女人的正脸,溅起少许血液,直接卡在了眉心处。

    “骑砍不需要女人。”

    康德重新拉开弓弦,将新的铁弩箭搭在卡槽中。

    即使是刚刚杀了一个女人,他的脸上也没有丝毫情绪波动,这并非康德的第一次杀人,甚至早就在雄狮城堡那会,他就杀过想要意图不轨的奴仆。

    “准备继续作战。”

    康德扭头,看着马尼德道:“一会小心点。”

    “感谢您的关心,康德大人。”马尼德微笑点头,看也不看脚下的女人尸体,反而有些凝重的看着那越来越近的部队,沉声道:“似乎是坚石隘口的部队,这是埋伏。”

    只有坚石隘口能组织起一支部队来埋伏他们,毕竟康德刚刚在那离开,之前的行踪也没有遮掩,被人察觉而事先埋伏,真是再也简单不过。

    “或许是,但谁知道呢。”

    康德点头,看着那40个手持长矛的步兵,嘴角却露出嘲讽的微笑:“但这么4个骑士,就敢来掠夺我们,未免也太瞧不起我们了。”

    平坦的沙漠处,4个骑兵和40个步兵,只能被当做遛狗一样遛到死。

    他们全员17人都是骑兵,就凭那4个骑马的人还敢追上来?

    康德不知道,是谁给他们的胆子!

    远处的陌生部队终于靠近,但是一个个脸色却极为难看,因为他们看到了康德队伍旁边那些倒在地上的尸体,甚至还有周围那些还没逃远的马匹。

    往常这些逃走的马可是价值一大笔钱。

    但现在,这些步兵们却不敢随意散开队列,反而手持长矛,列阵更紧密起来。

    为首的那4人脸色更是难看。

    头盔中的眸子看着康德,一个个竟然不知道该如何是好,手中的长剑也紧紧握着,原本计划好的说辞,这时候突然不知道怎么说了。

    “我当是谁,是迪伦叔叔的附庸骑士。”

    康德策马向前,脸上带着几分微笑,显然认出了这4个骑在马上的魁梧身影。

    稚嫩的脸上带着几分真挚:“你们是来救我的吗?刚才这里有什么恶魔獠牙强盗团的强盗,想要来抢劫我们,索性被我的护卫们给杀了。”

    “是…是这样嘛…”

    为首的那个附庸骑士勉强露出微笑:“我们就是奉命追捕这群强盗才来到这的。”

    “对对,没错。”其他3个附庸骑士也露着勉强的微笑回应。

    不过他们的眼色却在暗中传递。

    早就在一起厮混的他们明白,如果靠近了康德那就立刻动手,挟持了这个康德男爵,其他的那些护卫就要乖乖的听命。

    到时候,还不任他们怎么摆弄就怎么摆弄?

    “那真是太好了。”

    康德轻笑,手里的轻弩放低。

    看到他这幅样子,那4个附庸骑士更是笑的眼角都开了:“没错,康德男爵,既然您没有受伤就太好了,本来追捕这些强盗的工作,应该是我们做的。”

    “没关系,只是顺手。”

    康德轻笑,但是他放低的手却重新端起来,手里的轻弩向前不加瞄准,直接扣动扳机。

    “嘣——”弓弦震动,而那事先上好的弩箭,这时候却插在了某个附庸骑士的喉咙,直接刺穿了脖子,在后颈处钻出。

    森然的箭头染了鲜血,是阳光下更为妖异的红色。

    “赫赫——”

    声带受损让他说不出话来,眸子里满是对生的眷恋和不可思议。

    而他想挣扎,但全身的力气都仿佛随着喉咙的弩箭而消失不见,直接一头跌落战马,浑身抽搐着在沙滩上涌动,喉咙处的血液已经堵塞了他的气管,让他头晕眼花。

    但耳中却依稀听见“嗖嗖”的破空声。

    逐渐散开的瞳孔,则看到了自己的3名同伴一样跌落马下在挣扎。

    而那胸膛和腹部,带着起码2根短标枪,紧接着被还染着鲜血的长枪重重的刺下来,被那锋利的枪头直接在正脸捅穿后脑勺,带着鲜血和脑浆,刺入沙层。

    以及那些正在因恐惧而溃散的民兵们,被十几个骑兵如同赶羊般追杀。

    “阴险…”这是他最后的印象。

    ps:感谢“飞舞的小2”亲打赏的100起点币~感谢“阿什顿325”亲打赏的100起点币~感谢“书友20100630040053234”亲打赏的500起点币~感谢“飞你想怎地”亲打赏的100起点币~感谢“十二楼的女子”亲打赏的100起点币~感谢“13373674752”亲打赏的200起点币~

    还在找”绿洲中的领主”免费小说?

    : ”” ,,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