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6章.慑敌之势的爆发
    “嘭嘭嘭——”

    粗壮的泥土手臂重重的砸飞了周遭一圈的豺狼人。

    土元素巨人用它们强大的力量,生生的在周围那些豺狼人的部队中横冲直撞。

    “哗啦啦——”

    而水元素巨人的攻击则更是诡异。

    水流组成的身体横扫过那些豺狼人,就如同泼了硫酸,顿时腐蚀了表面的毛皮和肌肉,让那一个个豺狼人痛苦的嚎叫,手中的战斧劈砍,却仅能在那淡红色的水流组成的元素之躯上,留下转瞬就立刻愈合的短暂缺口。

    至于土元素巨人,身上坑坑洼洼,却同样无惧豺狼人的战斧!

    一时间城墙外变得混乱。

    连那城墙阁楼中的豺狼人都被干掉,突入城门的豺狼人被击退出去,后续的支援竟然都没跟上来,全部都被那11具元素巨人给生生牵扯住了兵力!

    康德释放元素巨人的方向,可就是在阶梯和城门的位置附近。

    这同样是他精心考虑过的召唤位置。

    “不要发楞,把尸体收拾好,继续射击!”

    但康德挥手,命令快速下达。

    豺狼人的尸体直接被扔出城墙,而自己人的尸体则搬运到城墙底下,但更多的弓弩手,则依旧是强行撑着酸痛的两手,继续向下倾泻着箭雨。

    这是他们的反击方式。

    而那些豺狼人对他们的进攻,也尚未结束。

    “时机快到了。”

    康德咬牙,浓郁的血腥味和燃烧的焦臭味让他呼吸都急促起来。

    看着外面因元素巨人而乱成一团,正在悍然反扑的豺狼人,康德下意识的看向南侧方向,那里是他真正主力隐藏的地方,只要出现,就能瞬间扭转战局!

    可现在却不是出现的时候。

    还需要等等。

    康德明白,法提斯同样明白。

    “保持安静!”

    法提斯在怒吼,示意周围那些躁动的骑兵们平静下来。

    手中的骑士剑紧紧握着,他的脸色极为难看,可依旧克制着自己的情绪,怒吼道:“只不过城门被攻破了,城墙被突破了,还没到全部失守的情况,现在冲出去我们只能暂时缓解战局,根本解决不了真正的问题,都给我安静等待!”

    这是对那些躁动骑兵说的话,其实也是给他自己说的话。

    都已经待命等待了这么长时间。

    只要继续等待,等待敌人疲惫,无法继续维持高强度的进攻,那就是他们出击的时候,彻底击溃敌人疲惫的阵线,彻底一劳永逸,结束这场惨烈的攻城战!

    哪怕是城墙上越来越多的弓弩手因近战肉搏而阵亡。

    城门处的斯瓦迪亚步兵陷入困境。

    这些作为主力的骑兵们,依旧选择等待,因为这都是为了最后的胜利而等待。

    为了大局。

    那些弓弩手和步兵,都是可以牺牲的对象!

    “全体后撤,分批进入城墙和城门展开协防!”

    阁楼上马尼德同样在大声下达命令。

    看着这些体格稍显瘦弱,身上还穿着镶铁皮甲的斯瓦迪亚民兵,他的眼里出现不忍,但还是狠着心大声命令道:“为了斯瓦迪亚,挡住那群豺狼人!”

    “为了斯瓦迪亚!”

    民兵们发出高呼,脸上带着亢奋和狰狞。

    他们已经明白了马尼德的安排。

    因为进入城墙和城门协防,其实就是用自己的身体,挡住那些豺狼人,而对于装备和作战技巧都处于弱势的民兵们来说,就等于死亡!

    可他们不在乎,大步的顺着楼梯走下阁楼。

    举着自己的木盾,拿着自己的格斗锄就冲上去,硬生生的顶住豺狼人战士的双手战斧,哪怕是木盾轻易被劈开,自己前面的同伴被直接劈死,也毫不畏惧的顶上去!

    豺狼人为了存活而舍生忘死。

    那么这些斯瓦迪亚人为了家园,同样能舍生忘死!

    “康德大人,我们离开城墙。”

    马尼德走下阁楼,看着豺狼人越来越多的出现在城墙和城门位置,很是急切的对康德说道:“我们必须要去执政厅内布置防御了!”

    “不,还不需要!”

    康德扭头,脸上同样带着几分狰狞。

    窗外自己召唤的那11具元素巨人,被豺狼人舍生忘死的用双手战斧一点点劈碎,元素之躯彻底崩溃,化为元素本源的物质宣布死亡。

    但这些元素巨人,也带走了最少上百名豺狼人的尸体。

    更牵扯住了极多的兵力。

    机会越来越近了,康德已经不愿意撤退到执政厅内布置防御,如果他离开,失去他鼓舞的那些士兵们被冲破,“德瑞赫姆”要塞的城防也要被攻破。

    到时候骑兵的冲击,将不会有太大效果。

    “康德大人!”

    马尼德在急切的劝阻:“您必须要离开这了!”

    “不需要!”康德回答强硬。

    战况陷入危局,他绝对不能离开,况且现在的防线,还不是岌岌可危!

    500名斯瓦迪亚民兵填补缺口,用生命抵挡住豺狼人的进攻,舍生忘死之下,竟然生生的挡住了那两个尸体阶梯和城门位置,让战况再次陷入僵局。

    那些豺狼人更加疯狂的拼死进攻。

    可是进攻的力度,却在不知不觉中,变得轻缓了很多。

    劈砍的双手战斧虽然依旧具有威力。

    却不能让斯瓦迪亚民兵左手的木盾被一击劈碎,往往演变成两三下,甚至还因为动作变缓,而被民兵们的格斗锄钉在头骨上,产生伤亡。

    虽然斯瓦迪亚民兵死伤的速度更快。

    豺狼人的死亡也在增加!

    马尼德见康德根本不离开城墙,脸上也出现了决然,端着手中的轻弩,继续朝着城墙外射击,减缓豺狼人的进攻速度。

    不过他的眉头微微皱起,突然间也发现了豺狼人的不对劲。

    “它们的攻势变缓了。”马尼德忍不住喃喃自语。

    “没错。”

    康德则接过他的话音,满是凝重和严肃的脸上终于出现微笑:“到我们了!”

    “呼呼——”

    他身后那插在道路正中的旗帜,瞬间猎猎作响,犹如被狂风吹动。

    红底金狮子迎风而动,那股威势瞬间蔓延。

    无形中的区域被划分,而被笼罩在这股区域当中的豺狼人,不知道为什么突然间出现了心悸,原本还在疯狂嚎叫着举着双手战斧向前拼杀,现在却变得畏手畏脚,看着眼前和周围那惨烈的战场,一股寒意在心中出现。

    它们开始变得畏惧了,变得害怕了,变得开始…怂了…

    原本就缺水和缺少食物的它们,现在更觉得自己无比干渴饥饿。

    挥动双手战斧的力量都在衰退。

    尤其是看着前面自己的同伴阵亡,非但没了之前想要拼命替同伴报仇的疯狂,反而觉得心里越发的惶恐,越发的害怕起来。

    士气在短时间内开始暴跌。

    连斯瓦迪亚民兵们,都察觉到士气暴跌的豺狼人,已经没有了之前的恐怖战斗力。

    变得虚弱无力。

    还变得不敢拼命,乃至是开始后退了。

    “嗷——”

    察觉到己方部队士气在快速暴跌,千夫长凄厉的嚎叫响起。

    听见这熟悉的嚎叫,周围的豺狼人似乎恢复了少许勇气。

    但就在城墙上。

    康德的眸子带着阴冷,咬牙看着豺狼人群落中的某个身影,举起右手狠狠地向前挥动,同时怒声道:“知道不知道,我的命令是,要它的命!”

    “明白!”

    仅存的7名瑞文斯顿游侠脸上还带着血污。

    可是他们手中的重弓直接拉成圆满,锥头箭搭在上面,对着康德所指的那个豺狼人,直接松开钩住弓弦的指头,让那锥头箭化为索命的烟影,瞬息间出现在20多米外,那看似平常的豺狼人身上。

    一根锥头箭射中眉心。

    一根锥头箭射中喉咙。

    两根锥头箭射中眼眶。

    三根锥头箭射中胸膛。

    然后那个看似平常无奇的豺狼人倒下,瞬间毙命,没有丝毫存活的可能。

    那红底的金狮子猛然暴涨,猎猎之声狂暴急促。

    但就在周围那些愕然的豺狼人眼中,那个身影的倒下,就如同天塌了一般,心脏剧烈的跳动着,迷茫充斥心头,连攻势都彻底缓解。

    因为千夫长死了。

    从曼海姆海岸,灰鬃王国最强的千夫长,此次远征军最高的指挥官,死了。

    它们的将军阵亡了!

    迷茫旋即散去,但出现的不是愤慨,而是惊慌失措。

    仅剩的1500多豺狼人已经筋疲力尽。

    茫然的看着面前的坚固要塞,那些脸上带着鲜血,却依旧执拗的守在城墙和城门后的身影,哪怕是踩着人类同胞的尸体,也要用生命挡住它们的人类士兵,这些豺狼人突然感觉到胆寒,恐惧和不安充斥着它们的心头。

    甚至连手里的双手战斧都拿捏不稳。

    “轰隆隆——轰隆隆——”

    如潮水奔流,冲破堤坝的声响在南侧传来。

    这些茫然失措的豺狼人们,瞪大了眼睛,看着人类正骑在曼海姆海岸没有的一种生物背上,全副武装,连人带马全部披甲,举着长枪和长矛带着恐怖的轰鸣,重重的撞在南边那些呆立的豺狼人身上。

    马嘶声,呐喊声,豺狼人的惨叫声,以及生生将一个方阵彻底撕裂成两半的威势!

    法提斯和他带领的的骑兵部队,终于发起冲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