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9章.庆祝的竞技大会
    “这些南郡的狡诈商人。”

    迪伦男爵脸色阴沉:“如果再遇到他们,我发誓会绞死他们!”

    作为实权男爵,他当然有资格这样说。

    更有资格这样做。

    在雄狮公国的法律条文上明确表示,如果商人敢欺诈贵族,或哄骗贵族,被抓后能直接将这**商挂在绞刑架上,只要诈骗属实,根本不需要审判。

    随着迪伦男爵的发火,领主大厅内的气氛都冷下来。

    任何人都不会高兴自己买到了假货。

    还是别人用过的二手废货!

    长桌两侧的椅子上。

    那些隶属坚石隘口,听从迪伦男爵指命的附庸骑士们,脸色同样糟糕。

    有甚者脸颊上还带着几分羞辱的涨红。

    当初没见过市面的他们,还曾因为这种蜜蜡蜡烛而夸赞过做工,显得自己曾经多么博学,可现在被来自真正顶层贵族阶级的康德揭穿此事,脸颊尤为火辣辣的疼。

    这无异于成了平日里他们最瞧不起的乡巴佬。

    作为骑士,身份高贵的贵族预备役。

    他们可不认为自己能和那些肥肠便便,只知道银币的商人们能相提并论,因此一个个心里极为恼羞成怒,恨不能手刃那些奸诈的南郡商人。

    “迪伦叔叔,这是些蜡烛。”

    康德似是察觉到大厅内冷淡下来的气氛。

    微微摇头,脸上带着真挚的微笑,对迪伦男爵开口道:“我认为不用在乎,那些南郡的奸商不可能再来,但对他们来说,却失去了能购买真正蜜蜡蜡烛的富有贵族。”

    但迪伦男爵仍有些气愤:“我的银币可不想给这群该绞死混蛋。”

    “不要生气。”

    康德耸肩,只是稍稍劝阻了一句。

    这位坚石隘口的男爵的确有资格这样做。

    但实际做起来可就不能如此了。

    因为就在雄狮公国的商人背后,又怎么可能没有贵族的势力。

    就如同迪伦男爵的背后有来自妻子家族的商队作为敛财的工具,那些南郡的大小贵族们,早已经形成了潜规则,基本上就是那些南郡商人们的后台,否则这些商人们怎么敢欺骗贵族,还是迪伦这个实权男爵,若不是胆大包天,就是后台极硬。

    迪伦男爵抱怨了好一会,康德也听了同样的时间。

    似乎是察觉出自己的不妥,迪伦男爵恍然大悟:“我们还没开始晚餐吧?都怪我,我差点把这件事情给忘掉,主要是南郡的那些商人太可恶了。”说和他连忙拍手:“上菜。”

    那墙边早已经准备好的仆人们立刻送上晚餐的餐点。

    烤肥鹌鹑、烤羚羊尾,以及切片并涂了奶酪的白面包,外加一杯麦芽酒,甜点则是用麦芽酒煮苹果并裹了层蜜浆,以及加了各种佐料的牛奶浓汤。

    很丰盛的晚餐。

    仆人们上完食物后快速退下,重新侍候在不远处。

    食物的香味在大厅内弥漫。

    康德也夸赞道:“感谢您的招待,这真是丰盛的晚宴。”

    “仓促准备的,希望还合你的胃口。”

    迪伦男爵笑着伸手,对康德道:“多亏了你,我们的伙食水平才能提高,不然凭南郡那些奸商们,每次来贸易,都会把我们辛辛苦苦赚的大银币,全部都搜刮的干净,你以前在南郡是卡梅隆大公的幼子,绝对知道那些商人真是太贪婪了。”

    “是啊,他们很贪婪。”康德不自然的低头。

    脸上好像有些压抑,嗓音却带着几分恨意:“说实话,我不怎么喜欢他们。”

    话语若有所指。

    迪伦男爵的表情微微一愣。

    旋即明白过来,连忙解释道:“哦,小康德,抱歉,我不该说这个的。”

    他在为自己的失言而致歉。

    “不,没关系,迪伦叔叔,这毕竟是实情,我同样不喜欢那些家伙。”康德耸肩,脸上带起笑容,对迪伦男爵道:“但不管怎么样,您能照顾我,的确让我很感动。”

    “这是应该的。”迪伦男爵点头微笑。

    迎接的晚餐正式开始。

    双方的话题也趋于平常,但气氛却欢乐起来。

    但多数都是迪伦男爵与康德在谈论,长桌两侧的20多名附庸骑士,以及带来的10名萨兰德骑手都是默默吃着自己的食物,听着两人的交谈而充当背景。

    夜色逐渐深了。

    领主大厅**,烛台上的蜡烛都已经换了新的。

    随着食物被吃成残渣,晚宴即将结束。

    “和你聊天很愉快。”

    迪伦男爵哈哈大笑,心情看上去很不错。

    “我也一样。”康德低头微笑。

    两人的话题在互相吹捧中结束,毕竟康德也是来自现代的穿越者,几次不留痕迹的吹捧,以及故作好奇的询问,都让迪伦男爵将话题说的更热闹。

    交谈并非热火朝天就是热闹。

    适时的吹捧和询问,更能让气氛火热。

    当然晚宴即将结束。

    迪伦男爵扫过康德两侧坐着的10名萨兰德骑手,眼里带着笑意,问道:“小康德,这10位保护你的勇者是追随你的附庸骑士吗?”

    “喔,他们是保护我的人。”康德同样笑着回答:“但并非骑士。”

    “喔?这我很好奇。”

    迪伦男爵依旧微笑,对康德问道:“他们的体格很壮硕,完全达到了骑士的级别,难道如此优秀的人才,竟然还没有得到册封,成为拥有村庄采邑的骑士?”

    “那伦沙漠里可没有村庄能册封。”康德耸肩,显得很是遗憾和没落:“迪伦叔叔,您说北郡算是贫瘠的地方,那您绝对没有去过那伦沙漠,那里才是真正的贫瘠。”

    “那伦沙漠,不,我去过的。”

    迪伦男爵脸上带着几分怀念:“10年前,你的父亲,卡梅隆大公带我们去剿灭那些豺狼人的部落,就是去的岗哨绿洲。”说着,他的脸上也带着几分凝重:“战场持续了2周,我们就回来了,那里的环境真的太过恶劣,维持2000名骑兵的补给线,都要赶得上与银盘王国开战时的规模了。”

    康德点头,语气依旧失落:“没错,那里简直就是地狱。”

    “我明白。”迪伦男爵则开口挽留道:“小康德,你可以留在坚石隘口,没人会说什么,那伦沙漠那种地方,除了豺狼人这种野兽,根本没人愿意在那生存。”

    康德摇摇头道:“那还有我的领民。”

    可是他的脸上却带了几分意动,看着迪伦男爵,还是轻轻叹气道:“我也有自己的护卫,虽然人数不多,但抵御那些小股的豺狼人进攻,是绝对没问题的。”语气微顿,他也萎靡道:“何况我答应过父亲,要成为那伦沙漠的领主,而不是躲在坚石隘口,像个瑞斯尼斯顿河里游的乌龟一样,遇到任何困难就把脑袋缩起来。”

    “真是了不得的志向。”迪伦男爵似乎是很高兴,点头对长桌两侧的附庸骑士们说道:“他让我想起了索菲亚公主,你们知道吗,当初我追随公主时,她的性格就非常坚韧。”

    附庸骑士们尴尬的点头。

    尤其是最近两年投奔的附庸骑士,更是低头不语。

    索菲亚公主可是雄狮公国的禁忌话题,也就是偏远的坚石隘口,这位曾经追随索菲亚公主的迪伦男爵能说的肆无忌惮。

    他们只是小骑士,哪里敢乱说话。

    康德则真挚的看向迪伦男爵,就如同找到了知音,语气感动的说道:“感谢您的理解,迪伦叔叔,这让我心里充满了动力。”

    “遇到什么困难,都来找我!”迪伦男爵拍着胸脯,语气并不避讳:“当初我追随索菲亚公主时,还是近卫骑兵,当初你还没出生,我就在为了你母亲的忠诚而拔出长剑而奋战!”

    “很感谢。”康德的脸上满是感动。

    迪伦男爵笑着点头,就如同真正的长辈。

    两人又聊了些温馨的话题。

    借着气氛融洽,迪伦男爵也对康德道:“小康德,明天中午的宴会结束后,我会在下午安排一场小规模的竞技大会,毕竟我们北郡没有太多的娱乐活动,这种竞技大会的召开,就当你来到这,我这个叔叔的欢迎仪式吧。”

    他的话音落下,旁边的附庸骑士们脸上顿时带起欣喜的意味。

    不少人都纷纷交头接耳。

    竞技大会同样是雄狮公国都热衷的活动,而能夺的大会的头名,对自己的名声也有帮助,如果有贵族想要册封骑士采邑,同样会考虑这些名声。

    毕竟能成为竞技大会的第一名,武力绝对不低。

    只要表现出适当的忠诚,很容易就能获得贵族们的亲睐。

    而在贫瘠的北郡,上一次召开竞技大会,还是两年前的北郡子爵韦恩,在他统治的罗格堡举行的,当时盛大的状况几乎是吸引了整个北郡的目光。

    据说第一名的骑士,已经有了3个村庄作为采邑。

    由不得这些附庸骑士们不蠢蠢欲动。

    康德自然也了解竞技大会召开的意义,脸上带着感动的神情,对迪伦男爵道:“迪伦叔叔,这是不是太浪费了,竞技大会的花销可不小,就算是小规模的竞技大会,如果没有500枚大银币,估计也不可能开设的起来。”

    “小规模的。”迪伦男爵笑着点头,仿佛很受用康德的感激:“就是你的护卫们,与我的附庸骑士们,仅限于我们坚石隘口,不会邀请其他地方的领主。”

    “那真是太感谢了。”康德更是感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