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8章.迪伦男爵的发展
    此次竞技大会的冠军,自然是那名附庸骑士。

    胖乎乎的管家亲自端来了一个银盘,作为垫底的淡蓝色亚麻布上,是一枚枚如鸡蛋般宽度的大银币,边缘绘着精美的纹饰,中间则是雄狮大公卡梅隆的头像。

    这代表是雄狮城堡承认的法定货币。

    同时是近期铸造的银币。

    那些参加宴会的绅士名流们,都下意识的垂涎的咽了口吐沫。

    就单凭这100枚大银币的价值,在坚石隘口附近的村庄中,购买上百亩田地都完全绰绰有余了,不过也没人这么傻。

    北郡领的土地都非常贫瘠。

    买了上百亩田地,估计十年的出产都赚不回这100枚大银币!

    那名附庸骑士恭敬的接过银盘,满脸恭敬的对迪伦男爵致谢,同时在一片掌声中退下,交给自己最信赖的仆人放回自己的房间储存起来,一切安排妥当后才重新回到晚宴中,整个宴会的气氛无比融洽。

    康德依旧端着酒杯,与迪伦男爵谈笑。

    话题也是下午时的竞技大会。

    “小康德,我看你浑身都被冷汗给湿透了,这可不是个好现象,虽然你的贵族礼仪真是无可挑剔,但自身的勇气也要提高。”

    迪伦男爵以长辈的身份叮嘱教导。

    康德则是尴尬的端起酒杯抿了一口:“会的。”

    “哈哈哈。”见到康德这幅模样,迪伦男爵摇头笑起来,隐去眸中的不屑,看着面前的宾客,举起酒杯对大家喊道:“为了小康德的到来,我们恭祝他一杯!”

    “恭祝康德男爵的到来!”

    整个领主大厅内,绅士名流,以及那些附庸骑士们都举起酒杯。

    醉醺醺的甜蜜气息已经开始蔓延。

    不过他们举杯的对象虽然是康德,但一个个看的都是迪伦男爵,对于他们来说,这位坚石隘口的实际掌控者,才是他们值得尊重的对象。

    至于那位康德男爵?

    喔,别开玩笑了!

    只是一个可怜巴巴,被放逐到那伦沙漠的可怜鬼。

    整个雄狮公国谁不知道,雄狮大公卡梅隆并不喜欢这个儿子,连所有的贵族都不喜欢他,否则也不会近乎放逐般的,将那伦沙漠那片荒芜的地方册封给康德。

    北郡已经够贫瘠荒芜的了。

    而坚石隘口更是北郡领最为贫瘠荒芜的区域。

    但比起那伦沙漠。

    那才是真正的荒芜,文明的禁区,一切恶劣环境都能描绘的可怖区域。

    连逃奴们都不愿意涉足的区域。

    宁愿被抓到杀死,都不会进入那伦沙漠。

    因为就在那伦沙漠中活着,就是堪比牢狱中最大的折磨!

    曾经雄狮公国在百年前混乱的政局中曾颁布了一条法律,就是将犯了叛逆罪和弑君罪的犯人,给他一把钝了的餐刀,一个水囊,外加一块面包,然后让人带队前往那伦沙漠,将这个犯人扔在沙漠深处。

    这条法律有效的震慑了当时混乱的政局,还一直延续到现在。

    足见那伦沙漠的恐怖。

    ………………

    晚宴随着到达深夜而结束。

    醉醺醺的绅士名流们依旧保持良好的礼仪,对迪伦男爵致谢。

    然后晚宴才解散。

    在各自的仆人们的搀扶下,坐着马车回到自己的家中。

    不少人的家都是坚石隘口紧靠着官邸。

    同样也有不少人,是来自坚石隘口外的十几个村落。

    连附庸骑士们最后也离开,他们今晚喝的都不少,同样是醉醺醺的满脸满意,毕竟对于这些人来说,竞技大会和丰盛的晚宴,都让人极为兴奋。

    “迪伦叔叔,那这样我就先去睡了。”

    康德脸上带着激动,很感激的说道:“这真是美好的一天。”

    “你高兴就好,小康德。”迪伦男爵哈哈大笑,拍着他的肩膀,微红的脸上带着灿烂豪爽的笑意:“我不会忘记你对我的帮助,我们是最好的朋友,同样也是最好的亲人,没有人能打破我们!”

    “是的,没有人!”康德坚定的点头。

    两人这才分开。

    康德回到自己的房间,喝了不少酒的他很快睡去。

    马尼德与那跟随的10名萨兰德骑手同样也在各自的房间中睡去。

    整个官邸内恢复平静。

    不过迪伦男爵却出现在他的会客厅,那两名附庸骑士也在,脸上原本喝了不少酒而醉醺醺的模样,已经不见,甚至连脸上的红意都消失了。

    看上去就如同滴酒未沾。

    但三人没有在乎这个小事情。

    “怎么样。”迪伦男爵扭头看着那位附庸骑士,脸色压抑道:“那个瑞特西,竟然成为了大骑士,你有没有感觉到什么。”

    “他刚成为大骑士不久。”那名附庸骑士说道。

    “当然。”迪伦男爵冷哼:“看上去还不足半年。”微微眯眼,他的脸色非常难堪:“半年前这个家伙对我还是恭敬,现在竟然成了大骑士,就敢对我无礼,背后如果没有韦恩子爵那个老东西的示意,我绝对不相信!”

    “他出现在竞技大会上也很巧。”另一个附庸骑士道:“他们有暗线。”

    “让老鼠处理。”迪伦男爵挥手:“他们知道怎么办,我可不想让这些老鼠白吃白喝,什么用处都没有,现在有了内线,就都给我搜出来。”

    “明白。”那名附庸骑士点头。

    他负责统领的就是老鼠这个暗探间谍组织。

    “我们的计划要加快了。”

    迪伦男爵开口,对这两个附庸骑士问道:“当初我让你们,安排人去南郡领寻找点雇佣军,你们有消息回复了吗?”

    “有了。”附庸骑士点头。

    “怎么样。”迪伦男爵问道。

    “有500名精锐的雇佣兵愿意接受我们的招募,代价是每个月30枚大银币,如果与敌人开战,战时每月还需要额外的20枚大银币,以及每月都要有的银币奖赏。”那名附庸骑士回答。

    “500人。”迪伦男爵自动省略了那所谓的精锐的名次,点头说道:“每月30枚大银币,这个我接受了。”

    “还有500名水贼愿意投靠,只需要10枚大银币每月就可以。”

    附庸骑士耸肩:“我认为要他们没用,我们这没有河流,主要我认为,这些在瑞斯尼斯顿河被狮心城的巡河队搜捕,只是想来我们这避避风头,等风头过去,他们绝对会继续回到瑞斯尼斯顿河上,根本不会听从我们的命令。”

    “那就让他们滚。”迪伦男爵冷哼。

    “是的。”附庸骑士点头。

    但迪伦男爵眉头紧皱,凝声问道:“就没有其他雇佣兵愿意接受咱们的长期雇佣吗?这可不符合那群见钱眼开的贪婪鬼!”

    “您知道的。”这名附庸骑士苦笑:“雄狮公国那些著名的佣兵团,实际上就是各个贵族的势力,如果咱们真的雇佣过来,以后坚石隘口不一定会被哪个贵族给盯上,毕竟咱们现在的食盐贸易,已经引起了北郡子爵韦恩的注意。”

    “那条老狗!”迪伦男爵想起那个老东西,心中就有些怒意升起。

    重重的拍了桌子,他站起来背负着双手,在会议室内来回走动,似乎是想到什么,扭头对负责这个事情的附庸骑士道:“对了,东郡那个神经兮兮的艾莎佳女伯爵那里,能不能找到佣兵团?”

    “不行。”附庸骑士无奈的回答。

    “为什么?”迪伦男爵皱眉。

    “艾莎佳女伯爵的东郡领依旧封锁,尤其是最近和瑞斯尼斯顿河对岸的银盘王国闹得不好,据说还在河上互相产生了冲突,差点和对岸的纳泽尔堡所属的领主开战,我们的势力根本渗透不进去。”附庸骑士摇头。

    “哼,还不是十年前那场战役。”迪伦男爵冷哼,见怪不怪:“如果不是卡梅隆大公将属于女伯爵的纳泽尔堡割给银盘王国,他们亲兄妹的关系也不可能这么僵硬。”

    这种事情不是什么秘密,他就是在雄狮公国和银盘王国的战争中获得的爵位。

    现在也与他无关。

    眉头紧皱,迪伦男爵吩咐道:“这些都是次要的,去其他地方看看,联系一下,只要能介绍合格的佣兵给我们,我可以给他们中介费,介绍的质量越高,数量越多,中介费也就越高,以大银币来结算,上不封顶!”

    “明白!”附庸骑士点头。

    而另一个附庸骑士则开口问道:“大人,那康德男爵怎么处理呢?”

    “不要轻举妄动。”迪伦男爵开口。

    脸色带着少许凝重,他缓缓道:“索菲亚公主的势力还在潜伏,现在只不过才露头,16年的时间还不足以让他们全部被消灭,10年前银盘王国赢得那场战役,估计就是索菲亚公主留下的暗子所造成的结果,现在康德依旧发展迅速,估计也有他们的扶持,我们只需要慢慢等待,然后和他们联系起来就好。”

    “可是…我们当初已经被他们放弃了。”附庸骑士有些犹豫。

    “放弃?呵!”迪伦男爵冷笑:“不,现在我们是紧靠着康德的领主,掌握着雄狮公国和那伦沙漠唯一通道的坚石隘口,他们怎么可能放弃,会回来找我们的!”

    他眸子里带着危险的目光:“这次我会好好地大发一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