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1章 形势大好的局面
    康德和罗尔夫进入驿站。

    有充当仆人的沙漠强盗在旁边的偏门里进进出出,快速的将厨房里的食物端上来,很快就摆满了大厅内的长桌,散发着食物的香味。

    都是简单的伙食,细切腊肠,烤风干肉,外加来自桑瓦亚山脉的水果。

    甜蜜的椰枣自然也少不了。

    “不错。”

    康德满意的点头。

    罗尔夫在细节上考虑的很细致。

    当初在这里设立驿站,本就是以中途补给为目的,无论是外来者,还是康德的部队或商队,都能在此歇息,获得饮水与食物,能好好的休息。

    毕竟那伦沙漠环境残酷,哪怕习惯了如此生活,依旧能感受环境带来的深深恶意。

    就是恶意。

    文明禁区的称号可不是白来的。

    如果不是此地发现了食盐,估计任凭康德怎么折腾都无所谓。

    雄狮公国的贵族们是完全逐利的,如果来到那伦沙漠,对他们没有任何利益可言,他们宁愿放任康德折腾,也不愿意和这里有什么牵扯。

    就如同当初的迪伦男爵,受封坚石隘口那样,边缘化,无视化。

    永远都无法加入主流贵族圈子。

    只是康德不需要。

    所谓的圈子,只是互相借力的平台。

    已经拥有强大军力的康德,完全可以自己组建平台,甚至已经到了掀桌子的情况下,他加入这所谓的贵族圈子,没有任何意义。

    用餐很快结束。

    稍作休息。

    马尼德行礼后离开,按照计划,他需要去见那些还等候的商人们。

    毕竟食盐贸易中断大半个月,那些商人们算是火急火燎,如果不是现在看到了马尼德和他的驼队,估计这些商人们强闯的心都有了。

    当然,想法是想法,在实际情况上,有罗尔夫在,这些商人们可不敢放肆。

    沙漠里的累累白骨就是明证。

    这个恶棍贵族可不会手软。

    有新来的商队仗着背后的贵族势力,敢和罗尔夫硬顶,接着到了晚上就有所谓的马贼出现,袭杀了商队,将商队头领干掉,脑袋都挂在长矛上插在原地。

    至于货物,第二天就会被巡逻的沙漠强盗发现,幸运的在沙漠里被捡到。

    事有两三次。

    高压的威胁下,整个中央驿站异常和谐。

    当然,那些被欺压的商人们肯定心有怨言,那些没有得到充足利益的贵族们,也会对康德的印象更坏几分,同时也会迫使某些贵族联合起来,真的朝着这边派遣部队。

    现在的沙漠里就有强盗的苗头了,只是驻守坚石隘口的法提斯管理的严格。

    这也是康德走的一步好棋。

    康德不会在此地等候太长时间。

    他来到中央驿站纯粹只是顺路,实际上他打算前往的,是已经被他所掌控的坚石隘口,看看当地的情况,以及雄狮公国的动态。

    法提斯已经在那驻扎了2个月,足以打探清楚雄狮公国的大致情报。

    那是要点。

    虽然在曾经,坚石隘口默默无闻。

    可现在,因为有食盐贸易的关系,坚石隘口早已经成了商队汇集之所。

    由此,坚石隘口的人员流动极大,里面有多少其他势力的间谍和密探都不清楚,但同样会不少,这也是为什么康德会将法提斯派过去的原因。

    坚石隘口即是战略要地。

    想离开那伦沙漠,就必须经过这处修建于峡谷中的隘口。

    进可挥兵直冲雄狮公国。

    退可从容据守那伦沙漠。

    走出坚石隘口,整个雄狮公国就等于无险可守,尤其是北郡领,全部地势都是较为贫瘠的平原,偶有山丘起伏也根本不碍大事。

    曾经有学者在北郡领做过调查。

    得出结论。

    只要有类似瑞斯尼斯顿河的河流,出现在北郡领。

    那么如今这看似贫瘠荒芜的土地就能得到改善,修建良好的水网渠道,将平原处整体纳入水源灌溉范围,可以将北郡领的粮食产量提高数倍。

    就算达不到北郡领和东郡领的程度,也差不了太多。

    这是平原地区。

    适合耕种。

    如今贫瘠的缘故仅因为毗邻那伦沙漠,气候燥热,地旱缺水的缘故。

    当然,康德不在乎这点,拥有系统规则之力,他随时可以弥补这个缺点,何况现在的他只要率兵冲出坚石隘口,这一望无际的平原,就是他的天下!

    平原适合大规模的骑兵作战,无险可守的平原可不是步兵的天堂。

    反而是步兵的地狱!

    康德的骑兵是容纳卡拉迪亚精髓的重骑部队。

    哪怕是轻骑,也是沙漠强盗,这群萨兰德悍匪学习库吉特人所组成的轻骑部队。

    来往如风。

    尽管没有库吉特人手持弓箭骑射无敌的风采,但就凭骚扰、侦查、突袭、骚扰粮道、打击后勤补给等战略任务,同样能体现出绝佳的能力。

    雄狮公国的部队虽然同样以重装骑兵为主,但轻骑兵却极差。

    类似骑马民兵。

    只能进行简单的侦查和骚扰等战术。

    若是遇到沙漠强盗,估计会被这些萨兰德悍匪吞的连渣都不剩。

    至于步兵,那纯粹是填数的兵种,都是普通的平民经过简单的训练后充任,若是情况紧急,更多时候都是寻找雇佣兵来作为扛线的步兵。

    只有贵族们组成的骑士团,包括从小训练的骑士扈从才是作战的主力。

    这点和前世欧洲中世纪相差无几。

    对这种明显有短板的部队,康德可没什么畏惧的心思。

    就凭如今的骑兵集群,以斯瓦迪亚重骑兵和萨兰德骑手为主的重骑兵,足以冲溃任何部队的防御,哪怕陷入混战,也有萨里昂狮侍从作为肉搏主力。

    最关键的,康德目前拥有的超凡兵种,在数量上绝对要高于雄狮公国。

    便是论质量也要更强!

    何况经过胜利,康德的势力有了飞跃式的提高。

    并非是数量。

    而是质量!

    所有兵种的经验值都已经圆满,足以升级为更高级的兵种。

    雄狮公国想挡住康德的重骑集群,就好比临时搭建的土坝想挡住顺流而下的泄洪,无论是概念上还是实际情况中,都会损失惨重。

    最起码,雄狮公国的诸多贵族们,可不会任凭自己的部队被拼个精光。

    这可是他们能当贵族的基本。

    没了自己的精锐部队。

    别说周围的仇家,就算是盟友,都会借着什么事情,趁机将其吞并!

    趁你病要你命,这个世界上的贵族同样没有永远的盟友,只有暂时的利益,除了自己的实力,其他一切都是虚无,这是崇尚弱肉强食的世界!

    此次前往雄狮公国,康德就有想法。

    部队出击。

    他不可能局限于将自己的势力单纯的束缚在坚石隘口。

    作为如今那伦沙漠的霸主,康德有能力,有实力,同样有这个资本,让自己的部队冲出去,在雄狮公国的领地上撒欢。

    根据印象,北郡领的最高领主,韦恩子爵都没有阻拦的实力。

    何况北郡领内的军事实力最是弱小。

    郡领内连城市都没有。

    只有名义上统治整个北郡领的领主韦恩子爵的罗格堡,属于大公心腹,在北郡领牵制本土贵族的凯文子爵和他的马斯堡,以及迪伦男爵这不起眼的坚石隘口。

    这些对康德来说都不是问题。

    何况他已经掌控了对他而言唯一的天险,坚石隘口!

    如果没有掌握坚石隘口,从而被雄狮公国的贵族们,组成联合部队,驻扎精锐部队在这桑瓦亚山脉唯一的缺口处,那等着康德的,就是漫长的折磨。

    他的部队无法通行桑瓦亚山脉,那如长龙般的山势能阻隔任何部队。

    何况里面还危险重重。

    除非走水路。

    也就是“亚伦”城市下方的古老通道。

    可到现在,这条通道还处于未知状态,就算知道通往瑞斯尼斯顿河,可尚未启用的通道,也无法形成有效的后勤补给。

    如果被前后夹击,康德同样危险。

    最关键的。

    他强大的陆战重骑集群,可没法在宽阔的瑞斯尼斯顿河上冲锋!

    想到这里,康德微微沉思。

    坚石隘口仍旧不能放弃。

    这是至关重要的点。

    只有掌控了这个隘口,他才有资格和雄狮公国的贵族们施加压力,然后威逼利诱,将自己的影响力,逐渐渗透到整个公国去。

    作为第二顺位继承人,康德有这个资格去拉拢那些贵族。

    虽然效果肯定微弱。

    可没有永远的盟友,同样也没有永远的仇恨。

    在利益面前,一切都能让步,哪怕是血海深仇,都能舍弃到一旁。

    何况他们还没有血海深仇,只是因为敌视银盘王国,敌视出身自银盘王国的索菲亚公主,也就是康德的亲生母亲,而产生的敌视。

    中间的龌龊并未明说,哪怕索菲亚公主的死有黑手,但也不是所有贵族都参与的。

    “好了。”

    康德用餐巾擦了擦嘴角。

    站起来,看着周围同样用餐完毕的狮骑士,平静的开口道:“时间差不多了,我们继续出发,争取在明天下午时就到达坚石隘口。”

    “是!”30名狮骑士整齐的回答。

    “现在就走吗?”

    罗尔夫则是略有诧异:“康德大人,不如多留在这休息。”

    康德则是挥手:“不用了。”扫了眼窗外,他平静道:“具体的事情我已经交代给马尼德了,这里你继续安心驻守,保持警惕。”

    “明白。”罗尔夫点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