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3章.迪伦男爵的怨恨
    康德来到坚石隘口的消息,并未经过遮掩。

    同时,执政官邸内的法提斯,也已经知晓了这个消息,亲自带着与他共同驻扎在这的10名萨里昂狮骑士,静候在官邸门前。

    连受到软禁的迪伦男爵和他的骑士们也都离开房间,来到了门前亲自迎接。

    这并非是自愿。

    旁边可是有看守在等候的。

    150名斯瓦迪亚骑士,全副武装在冷眼盯着他们。

    就算是旁边的法提斯,以及那10名狮骑士,实际上都在暗自警备这些原本属于坚石隘口,实际上也应该是掌控者的贵族与骑士。

    不过也用不着多么关心。

    他们威胁很小。

    现在穿着的都是普通的衣服,别说锁子甲或链甲,就连一块皮革都没有。

    更论长枪、长剑之类的武器,更不可能让这些还没有最终选择投靠的骑士们获得,现在还让他们活着,只是因为想要确保坚石隘口的稳定。

    或是法提斯的良善,让他无法对已经放弃反抗的家伙挥起屠刀。

    这也是性格使然。

    要是罗尔夫就没这么多问题。

    看不顺眼,每天都能拉出点骑士来挨个砍头,杀到手软为之,完全用残暴的手段,震慑坚石隘口,所谓的长远未来就半点没考虑过!

    各有各的好处,各有各的短处。

    不过他们都有分寸。

    法提斯既然这样做了,那就能保证接下来的安排和长期收益。

    没人是傻瓜,更没人真的是妇人之仁,毕竟在纷乱的卡拉迪亚大陆走出来,能够闯出一番名堂,都是其中的佼佼者。

    150名斯瓦迪亚骑士。

    10名萨里昂狮骑士。

    就凭这些武力,迪伦男爵和他那50多个骑士也不敢妄动!

    尽管脸色阴沉,眸子里都是恨意,可迪伦男爵还是明白,如果真的出现差错,自己等人真的会死,而就在雄狮公国内部的不少贵族,还在盼着自己去死。

    一旦他死了,那就有借口正式进入坚石隘口的理由。

    贵族法庭需要调查。

    这毕竟是一位男爵因意外而死去。

    要知道整个雄狮公国的男爵数量,估计都不足30,现在就不明不白死了一个,简直就是赤luo裸的打脸,是对雄狮公国整体贵族阶级的挑衅!

    当然,最关键的,还是迪伦男爵的封地,这座坚石隘口!

    如长龙般沉眠的桑瓦亚山脉唯一的缺口。

    食盐贸易的必经之路!

    只要驱逐康德男爵,将其重新压制回那伦沙漠,那这条至关重要的商路就等于握在了自己手中,源源不断的,大把的银币就将进入口袋。

    最何况,只要占据了坚石隘口,便是那伦沙漠深处的盐矿都有机会占据。

    那些贵族们怎么会放过这种好机会?

    根本不会!

    只是法提斯经营坚石隘口,那叫真的谨慎。

    这和他的性格有关。

    没有擅自杀戮。

    反而减免税收,收拢普通平民的民心,同样也在拉拢那些小地主和小商人,让这些无处不在的小人物,成了自己在坚石隘口内外的眼线。

    至于那些大商人和大地主,以及某些勋爵和骑士,则是暗自防备。

    关键人物还要隔离。

    例如迪伦男爵和他最贴切的50多名骑士这样被软禁在执政官邸内。

    并且,整个坚石隘口的部队,都已经被他派出去的少数精英给掌控,直接深入基层和中层,由他和10名狮骑士作为高层直接掌控。

    又有150名骑士作为快反部队,直接处理任何要事,可谓经营的固若金汤。

    这样不仅避免了危险发生,还将危险控制到了极小的范围内。

    “来了。”

    前方有人轻声呼喊提醒。

    官邸前等候的众人瞬间脸色微变,很是肃穆的站在原地。

    只有法提斯,作为坚石隘口官邸的最高指挥官,快步向前,来到道路正中,看着正策马而来,在30名狮骑士保护下的康德,恭敬的弯腰行礼:“康德大人,欢迎到来!”

    “嗯。”

    康德平静的点头。

    策马来到近处,法提斯立刻过去伸手牵住马缰,让康德下来,看着周围正在列队欢迎的人群,微笑着道:“熟人不少。”

    法提斯同样笑着道:“是的,他们听闻康德大人您要来,都想过来亲自迎接。”

    “这可不一定。”

    康德则是摇头笑了笑。

    看着迪伦男爵阴沉的眸子,那些骑士们喜怒哀乐各有的面色,笑着对旁边的法提斯打趣道:“没想到,我正直的骑士,也知道开玩笑了。”

    “这是实话。”法提斯笑着摇头,伸手迎接让康德进入官邸。

    “进去吧。”

    康德点头,倒也没有多说什么。

    一众人簇拥着他进入官邸内,依旧是如要塞般的狭隘通道,略显昏暗的领主大厅,以及里面很是惶恐的女性仆人们。

    “欢迎…欢迎康德男爵的…的到来!”

    女仆们齐声行礼。

    不过怎么听,都能听得出声音中的惊慌失措。

    显然,作为领主官邸内的仆人,她们了解的很多,都明白曾经的领主大人,已经成了受到软禁的阶下囚,只有曾经暗地里耻笑过,根本没有放在心上,就当是发配到沙漠里吃沙子的康德男爵,反而由此占据了主动权。

    原本那些健壮的男仆,都已经被外放出去,当做普通的劳力,只有她们这些娇小可爱的女仆,才被允许留在官邸里,怎么会不心惊胆怯。

    尤其是这些女仆们扫过迪伦男爵。

    那阴沉而默不作声的老脸更是让她们心里惊慌到了极致。

    此时进来了这么多人。

    谁知道会不会和她们这些娇小无力的女仆发生些什么!

    “都散开吧。”

    康德却挥手,示意她们可以离开。

    成为上位者之后,他的观察能力磨练的更为细致,当然猜得出这群女仆们为何胆战心惊,不由得微微笑道:“安排下去,准备宴会,我会在这里宴请周围有名望的乡绅和骑士,最为隆重的宴会规格。”

    “是…是的,康德男爵…”

    女仆们齐声应命。

    而就在这些女仆的后面,那原本属于迪伦男爵的胖管家,这时候也用亚麻毛巾擦着额头上的冷汗,一同恭敬的弯腰行礼。

    扫过迪伦男爵那更为阴沉的眸子,他也情不自禁的缩了缩脖子。

    迪伦男爵的余威还在。

    他可胆小的很。

    不过他却引来了康德的注视。

    看了看旁边迪伦男爵那压抑着的阴沉的脸,康德则是笑着道:“胖管家还在,那就让他继续在官邸里帮忙吧,毕竟对这里熟悉,办事也是牢靠。”

    “这…这…”

    那胖管家听到这话脸都白了。

    这就等于把他放在火上烤,尤其是看着迪伦男爵那漆烟的脸面,两腿颤颤间更是不敢多说什么,却又不敢拒绝。

    迪伦男爵毕竟是坚石隘口名义上的领主。

    是受到贵族法庭保护的。

    如果康德男爵受到胁迫无奈退出坚石隘口,让迪伦男爵重新掌握权利,那凭胖管家对迪伦男爵残暴性格的了解,估计自己活不到第二天,估计能留个全尸那就算是开恩,最大的后果怕不是被剁碎了喂狗!

    可是现在让他推脱,看着康德男爵这明显掌控大局的模样,根本不可能推脱的了,他也害怕若是真的推脱,自己一样要死。

    区别只是早死晚死,但他也不想这么早死。

    “遵命。”

    胖管家行礼,苦着脸应承下来。

    “哼!”迪伦男爵在旁边冷冷哼了一声,显然怒气已经到了一个点。

    这个管家跟了他可很些年了。

    现在如此就背叛。

    让迪伦男爵的脸上极为难看。

    最关键的,看到这个管家已经背叛,身后那些本就是附庸关系的骑士们,一个个的心思更是不好掌控,都纷纷有个不同的念头。

    附庸骑士和类似家奴的管家不同,等于是上下级关系。

    换个上级没什么问题。

    往常还罢了。

    迪伦男爵掌控坚石隘口,同样掌控这群附庸骑士。

    可现在,康德男爵入主坚石隘口,就凭迪伦男爵都抗衡不过,怎么能让这些骑士们心甘情愿的当附庸,怎么可能让他们还待在这艘破船上!

    连那2个大骑士都已经阵亡了,就剩下迪伦男爵这个光杆司令。

    这些附庸骑士也不在乎了!

    “请坐吧,大家。”

    康德则根本不在乎这群人的心理。

    直接来到主位上坐下,就如同自己才是坚石隘口真正的领主那样,挥手示意旁边的女仆们:“准备晚餐,今晚我要和大家共进晚餐。”

    “是。”胖管家和女仆们立刻应答,纷纷转身去忙碌。

    “这是我们的荣幸!”

    那些附庸骑士也纷纷低头行礼,态度很是恭敬且谦卑。

    识时务者为俊杰。

    只是他们没注意到,或者是注意到却根本不放在心上的迪伦男爵,面色已经无比压抑和阴沉,几乎是恶狠狠的看着他们,想将他们生吞活剥一般!

    作为领主,迪伦男爵可没亏待这群曾经还在流浪的附庸骑士。

    虽然没有给予封地。

    但日常例行的享用可都不差!

    现在如此就献媚上了康德,根本没有将他这个旧主放在眼里!

    迪伦男爵阴沉着脸,淡淡的开口说话了:“康德男爵和我是亲近关系,在这里想怎么安排就怎么安排,没有关系。”顿了顿,他看向康德:“比起公国里其他的贵族,若是来着这里这样做,我想贵族法庭都要介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