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80章.重新回来的信号
    ,!

    宴会终究谢幕,来宾们离开,附庸骑士们重新被隔离。

    不过,就在大厅内,那些来自东郡领的伏兵们,却单独和迪伦男爵留在了这里,都是面如死灰的瘫坐在椅子上,失去了往日的神彩。

    就在旁边,手持剑盾的斯瓦迪亚步兵已经将他们包围。

    恶狠狠的眸子里满是对生命的淡漠。

    都是精兵。

    上过战场,见过血,杀过人,不把人命当回事的老兵!

    这些来自东郡领,算的上是精锐的伏兵们能察觉的出来,因此他们选择了干脆利索的投降,免得被这些老兵全部屠戮在这。

    虽然对东郡领的艾佳莎女伯爵忠心耿耿。

    但没必要把命丢在这。

    何况。

    这群家伙扭头看向旁边坐在角落里,还在喝着麦芽酒的迪伦男爵,眼里也满是憎恨,咬着牙都咯吱咯吱响。

    这个该死的,要被剁碎了喂恶犬的迪伦!

    竟然敢背叛艾佳莎女伯爵!

    “真是…”

    那4个大骑士也咬牙,看着迪伦男爵看都不看自己一眼的模样,忍不住愤恨道:“我以为他是真的投靠,没想到竟然让我们如此轻易的就被俘虏。”

    “可你们能反抗啊。”

    迪伦男爵醉醺醺的开口。

    他喝了不少麦芽酒,估计有小半桶,因此脸颊都已经发红,看着这4个东郡领大骑士,还有那些伏兵们,忍不住露出嘲讽的微笑:“别…别在这里找借口了,能反抗的话你们早就战死了,能活着和我谈话,还不是选择了投降?”

    “你!”那4个大骑士当中有脾气暴躁的就想站起来。

    “冷静。”

    可还是旁边有冷静的将他拉住。

    扫过周围那整整30名大骑士将他们看押着,一股发自内心的无力感顿时出现,实际上对于迪伦男爵所说的,他们的确没办法反驳。

    如果能反抗,他们早就反抗了,还会如鹌鹑般乖乖等到现在?

    可是他们的确不敢。

    整个东郡领,明面上的加上暗地里的,外加贵族家族精心培养当做底蕴的大骑士,连上老的少的加起来都没有10个。

    现在这里就已经4个了。

    可他们面对的。

    不是1个2个。

    也不是3个4个5个。

    而是整整30个大骑士,和他们同级别,甚至还要更强,全部处于壮年,完全就是在战场上厮杀下来,具备超凡之力的大骑士!

    然后他们4个怎么对拼,又怎么有对拼的信心?

    悲哀的坐在椅子上。

    他们无可奈何。

    对身旁这些已经解除武装,同样坐在椅子或角落的伏兵们,也没了什么想继续鼓舞,杀出包围的想法,只是轻轻的叹息,互相苦笑。

    刚进来就被包围,完全就在别人的手心里,还有什么可反抗的。

    “明智之举。”

    康德微笑。

    对他们选择平静的投降表示赞赏:“一般来说,你们的行为能让你们长寿。”

    “呵。”这近乎冷笑话般的段子,却仅让这些东郡领的精锐们发出苦笑,毕竟他们是俘虏,是卑贱的存在,在极端的强势下低头选择苟活,当然会长寿。

    只是曾经的尊严和荣誉,也随着他们的苟活而消逝。

    投降者没有尊严和荣誉可言。

    “好了。”

    康德轻笑,坐在主位上:“言归正传。”看着这些大骑士和明显都是精锐的伏兵们,平静的开口问道:“你们为什么会来参加我的宴会,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们的领主,艾佳莎女伯爵,应该是我的亲姑姑吧。”

    “没错。”那4名大骑士中,有人回答。

    在他们看来,已经被迪伦男爵所出卖,目前也没什么可掩饰的:“康德男爵,您的盐矿令人垂涎,任何人都不可能无视,而就算是您的姑姑,艾佳莎女伯爵,同样渴望得到您的盐矿。”

    康德点头:“很好,你们的回答我很满意,这是真的。”

    “当然。”

    4名大骑士中,明显是领头的中年人开口苦笑。

    看着康德和周围那些虎视眈眈的护卫,他也彻底放下了戒心,随手拿起长桌上还剩下的食物填到嘴里咀嚼,同时平静道:“除了这个,荒芜的坚石隘口,更是禁地般的那伦沙漠,根本没有获得的意义。”

    “大实话。”康德笑着扭头吩咐:“给他杯麦芽酒。”

    “是。”

    有斯瓦迪亚骑士应声。

    很快,在旁边端了杯麦芽酒过去,放在那个大骑士身边。

    “十分感谢您的慷慨,康德男爵。”那名大骑士点头致谢,狼吞虎咽的吃完了几块新鲜的烤肉,一口喝干净了这杯麦芽酒,这才哈出一口酒气,满意道:“从死刑山的营地一路过来,今天才算是享受了一顿大餐。”

    “想吃吗,我能保证你们每天都享用这些大餐。”

    康德笑着开口。

    那名大骑士则反问道:“可以?”

    “以我的名义当然可以。”康德点头。

    “这…”

    那名大骑士微微沉吟。

    可还没等他回答,旁边的大骑士却略有焦虑的闷哼。

    还有周围那些放下武器投降的伏兵,根本就很是惊骇的看着这名大骑士,眼里都是不敢置信,但就在眸子深处,还带着几分渴望。

    他们既然选择投降,当然对自己的未来感到慌张。

    其他3名大骑士有自己的心思。

    这些精兵同样有自己的心思。

    “留下吧,你们就算是反抗都无法反抗,而且就算是艾佳莎那个女人,还能比现在的康德要强?别傻了,现在展现在你们面前的,就不是艾佳莎那个女人能抵抗的力量!”

    但就在后方,迪伦男爵却醉醺醺的开口。

    他原本坐在椅子上。

    现在脸上涨红,看着这些大骑士和东郡领精兵们,忍不踪嘿笑起来:“你们都以为康德是个废物,但谁能想到,最终都被这个年轻人给欺骗了。”

    “迪伦男爵,那你的意思呢?”

    康德则是反问。

    “愿意效劳。”迪伦男爵涨红着脸,很是无所谓的耸肩:“当初我效忠索菲亚公主,现在效忠公主的儿子,没有什么没办法接受的。”

    “那很不错。”康德笑着挥手:“迪伦男爵很明智不是吗。”

    “我只是识时务。”

    迪伦男爵惨然笑了笑。

    他现在已经明白过来,只要康德有这样的武力,别说艾佳莎女伯爵,就算是整个雄狮公国又怎么是对手,哪怕有绝世的底蕴存在,估计也会妥协。

    康德是雄狮大公卡梅隆的次子,是第二顺位继承人。

    如果真的出现意外。

    那就等于是争夺王位,是自己家的家事。

    无论是谁赢了,雄狮公国的王室成员终究还是王室成员,连血脉都没有变化,区别只是曾经的第一顺位继承人,因为意外而永远离开了世间的区别。

    这在雄狮公国的历史上并非没有出现过。

    诸多贵族都见怪不怪。

    迪伦男爵也是现在才明白过来,为什么那些真正的大贵族到现在还在沉默。

    就算是派出了暗中的部队,想要接管坚石隘口,但在明面上的正规部队却还未出现,就算是现在,来自东郡领的艾佳莎女伯爵的伏兵们,都只是自称东郡领的部队。

    只要艾佳莎女伯爵否认这是自己人,怎么都能糊弄的过去。

    这些都是贵族间的潜规则。

    最关键的。

    康德已经展现出了属于他的力量。

    那些原本和康德无冤无仇的贵族们,或许就要考虑,到底该如何处理接下来的王位争夺战了,应该投靠谁,才能获得最大的利益。

    没错,他们想到的就是王位争夺战。

    而不是领主反叛。

    当初的康德的确是被放逐,但名义上却是分封出去,并且名义上还未放弃继承人的身份,如果他想,如果他能,如果他的实力足够,是可以继承雄狮公国大公的身份的。

    现在的康德的确能,的确实力足够,只要他想。

    “艾佳莎女伯爵没那么好。”

    那个大骑士微微笑起来。

    他显然也明白了其中的道理,看着旁边的3名大骑士同伴,平静的说道:“我们曾经为了艾佳莎女伯爵效力起码10年,现在我认为或许可以离开了。”

    “这…这…”其他3名大骑士还未回过神来。

    “识时务者为俊杰。”

    康德说出类似的词汇。

    拍拍手,他对旁边的骑士们吩咐道:“让这些朋友们下去休息吧,我想坚石隘口是有充足的房间让他们休息的。”

    “是。”骑士们点头,同时做了个请的动作。

    4名大骑士沉默着跟上。

    这些都是高端武力,在康德看来还是有招揽的必要。

    毕竟他可不会嫌弃自己的大骑士少,虽然无法真心相信,但却可以当做一把掌握在自己手里的刀,能拿来使用也真的不错。

    尤其是这种高端武力,还掌握在自己手里的时候更是不错。

    康德的皇家骑士和狮骑士有很多。

    都是顶级的6级兵种。

    可这些兵种却无法帮助康德管理领地,相较而言,还是战争更适合他们,毕竟他们本来就是骑砍世界里走出来的兵种。

    这些本土世界的超凡兵种却不相同,他们本身就是贵族。

    还是本土贵族。

    臣服康德,就代表可以为康德带来更多的利益。

    例如与他们交好的朋友,那些可以联系上的贵族,都能借由这些家伙进行沟通,最终臣服康德,就如同新一轮的分封,由康德分封出去的贵族。

    核心力量,也就是骑砍世界的兵种,牢牢掌握在康德手中。

    至于本土世界的力量。

    则是协助。

    无论是高端武力,还是贵族领主,亦或是普通的平民,都是围绕康德的统治外围,来形成的一张防护网。

    当敌人以为用尽心力将这张防护网撕扯的七八烂的时候。

    康德实际上毫发无损!

    “让迪伦男爵也早点回去休息吧。”

    他挥手下令。

    看着醉醺醺的迪伦,康德平静道:“让他们好好思考,我想他们会做出最好的选择,毕竟他们都是聪明人。”

    “是。”骑士们也将醉醺醺的迪伦男爵拉下去,他也并未反抗。

    “至于你们。”

    康德看着那些东郡领的精兵们。

    微微皱眉,这些所谓的精兵,最多也就和斯瓦迪亚步兵同级别,但身上的装备和战斗经验,却没有这些在骑砍世界里久经考验的步兵来的精锐。

    总结来说,就是没有招揽的必要。

    “我们选择效忠!”

    那些精锐兵种们瞬间明白了。

    没有等康德说话,立刻就纷纷跪倒在地,选择了臣服。

    只是康德揉了揉眉心,挥手道:“也让他们下去休息吧,既然来了,那就不要走了,既然臣服那也可以,总能证明自己的价值。”

    “是!”步兵们将这些东郡领伏兵都监视着离开大厅。

    仅剩一片狼藉。

    还有边角处,那些惶恐不安的女仆们过来,想要收拾宴会后的残局,却因为周围那些精悍的斯瓦迪亚士兵们,都颤颤的不敢乱动。

    这里的宴会已经结束了。

    “各自警戒。”

    康德重新站起来。

    同时朝着旁边的法提斯吩咐道:“剩下的交给你来处理。”

    “明白。”法提斯立刻点头。

    “提高警惕。”

    康德还是提醒。

    “不会有任何问题。”法提斯回答。

    “嗯。”康德这才离开。

    他需要去官邸的房间内休息。

    正如同现在的宴会已经结束,接下来的残局,交给法提斯来处理就好,作为康德最受器重的将领,在处理某些事件的时候,他的能力要比班达克都要强。

    曾经的弩兵队长班达克变成冥界使徒班达克,只是武力值暴增。

    这些贵族间的事情还是法提斯处理的较好。

    当然,同为贵族的罗尔夫也行。

    只不过罗尔夫更擅长恐吓和威胁,恶棍贵族的头衔可不是白来的。

    但在目前的局面中,罗尔夫到来的效果也的确不错,尤其是冲出桑瓦亚山脉,面前全部都是平坦的平原地区,对于这位恶棍贵族来说,犹如天堂。

    急速如风的沙漠强盗们,不仅适合沙漠地带,同样适合平原。

    都是骑兵。

    而就是他们,也将传遍康德的名声。

    一次次的出击和掠夺中,将北郡领大部分的区域,彻底纳入康德的掌控。

    让雄狮公国的贵族们知道,当初他们放逐的公爵次子,现在终于带着绝对的武力值,重新回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