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86章.焦急的民兵汇报
    借着天上星辰明月洒下的微光,沙漠强盗精锐们散开,在村外的原野里拾了些枯木荒草,充作柴薪点燃,升起了几处篝火在营地的帐篷间。

    夜晚时分,东郡领的气温略低,虽然比不了那伦沙漠的酷冷,却也有一股寒意。

    东郡领旧称冬郡,本是首府的东郡城,曾经也是冬郡城。

    意思就来源自南方的寒气,每年都偶尔会有雪花和冷雨降下,哪怕稍大些的冰雹也是数年可见数次,是雄狮公国唯一一处能见到明显寒冬的郡领。

    之所以冬郡改称东郡。

    还是康德的亲姑姑,那位获封此地的艾佳莎女伯爵的缘故。

    因为与雄狮大公卡梅隆不和,获封冬郡领之后,艾佳莎女伯爵直接修改郡名,将位于西边的冬郡领直接改为东郡领,没有谐音一说,只有深深的隔阂。

    意思是曾经的冬郡领,已经彻底和雄狮公国没有关系。

    事实依旧如此。

    十年。

    艾佳莎女伯爵将东郡领打磨的如铁桶般牢固。

    别说雄狮大公卡梅隆的手伸不进来,就算是其他郡领的贵族,都无法通过官方和东郡领取得任何沟通与联系,就如同真正的分隔两域,相互不见般陌生。

    如果有交流,就只能假借商队来处理事务,简直异常麻烦。

    简直就是半独立!

    不过也无可奈何,或者说没办法。

    雄狮公国的官方,也就是大公卡梅隆,因继位的仓促性,来不及收拢全部顶级贵族的支持,这也是导致外放分封的艾佳莎女伯爵,能够分隔郡领的依靠。

    封建时代,来自贵族的支持,对执政者来说还是尤为重要的。

    贵族才是封建国家的基础。

    尤其是西欧体制的贵族,更是国家的中流砥柱!

    至于平民。

    不过是附庸在贵族脚下乞活的蝼蚁。

    在战场上都只是充作炮灰,替贵族老爷们挡箭的活靶子,外代在平日里耕田放牧狩猎,给贵族老爷们交税帮佣的半个仆从!

    雄狮公国内部,贵族才是一切!

    实际上。

    不只是东郡领。

    还有韦恩子爵的北郡领。

    十年前若不是卡梅隆当机立断,趁着北郡领遭到豺狼人入侵,带领部队直接北上,展示武力威胁,估计当时连北郡领也会如现在的东郡领般半独立。

    而就是现在,北郡领的凯文子爵,还作为王室的威胁插在北郡领中当做钉子。

    由此便能看出雄狮公国内部的矛盾和不和。

    权利的斗争。

    国王和贵族之间的争执。

    对此康德依旧无可奈何,这种斗争和他无关,但也有关。

    现在的康德,本就属于顶级贵族,是贵族中的豪强,实力派,手里有兵有钱,还算是裂土那伦沙漠,本就和王权有了对抗。

    若是雄狮堡来人,要求康德缴纳税收或提供金钱协助,那就更有意思了。

    按照规则来讲康德的确有这个义务。

    只是初始不同。

    他是被放逐。

    然后在放逐状态中获得助力崛起。

    身为男爵,顶上的管理者名义上是北郡领的韦恩子爵。

    可又因为王室血脉,是雄狮大公卡梅隆的次子,有大公继承权,就算是区区的韦恩子爵都没办法真正的将康德当做封臣。

    何况康德的那伦沙漠,在雄狮公国的官方地图上,并未划分归属。

    只是临近北郡领才让韦恩子爵代管。

    代管也只是形势。

    曾经的文明禁区,种族荒漠,根本就没有任何人在乎。

    哪怕是知道那伦沙漠里有能够活人的岗哨绿洲,可对于开垦和回报来说根本不成正比,也没人会真正在乎,那伦沙漠到底是谁的。

    甚至在康德前往那伦沙漠之前,官方的学者都不承认这是雄狮公国的疆域。

    地图上还表明是无人区。

    纯粹的荒漠!

    这就尴尬的导致,康德根本没有实际的上级。

    或者亲自册封康德的雄狮大公卡梅隆算是,但作为大公,又是康德的父亲,若是真正统领的贵族,起码是子爵才对,男爵的爵位实在是太低。

    完全就是贵族中的底层爵位。

    “呵。”

    康德站在谷物晾晒场上,面色平静。

    对于爵位的高低,他并没有兴趣,事实上对所谓的大公之位也没有兴趣,能在这个世界上平稳的活下去才是真的,依靠骑砍系统更好的活着,才是他的追求。

    夜色渐浓,星辰和月亮都已经释放出全部的光亮。

    地面上火把也在燃烧。

    香味弥漫。

    是面包烘烤过的清香,外加风干肉和腊肠、熏鱼的香味。

    康德和他的骑兵们整个下午都在跋涉,只在中午用餐,到了傍晚渐深的时候,早已经饿得前胸贴后背,升起篝火来就准备起晚餐。

    不过就算又冷又累又饿,这些骑兵们还没有忘记照顾自己的贴身战马。

    这可是自己在战场上赖以合作的伙伴。

    能当兄弟来看。

    简易的食槽和水槽被拼接起来,上好的麦粒混着鹰嘴豆、宿苜草就倒进了里面,外加清水湿润,就是上等的食料,能快速补充战马的体力。

    这都是得益于“亚伦”城市农业的功劳。

    城外的梯田早已经繁茂。

    例如麦田都是普通作物,鹰嘴豆、卷心菜、南瓜等农作物,早已经种植起来,随着桑瓦亚山脉内部适宜的气候和良好的灌溉,带来丰富的收获。

    而且就拿麦田来说,可不是一年一熟,都是一年两到三熟!

    桑瓦亚山脉内部土地非常肥沃。

    就如同黑土地。

    还有那伦沙漠的温度,外加山底的微微寒意,刚好在地表处中和。

    外加系统的规则力量,让农业的建造更加容易,整个“亚伦”城市目前都开始进入农业大发展当中,也是农民们为什么如此热衷开垦的缘故。

    农业发达,牲畜们吃的就更好了,有时候都不亚于平民的食用。

    好饲料才能养育出好战马。

    这道理对萨兰德苏丹国的骑手们来说相当认同。

    当然,还要加上优秀的训练和育种,否则就算是吃了上等的饲料,那些驽马或驮马,依旧成不了战马,反而还会因体重加量,本职工作也做不好。

    喂完饲料和水,在篝火旁烘烤的面包和肉食也热了。

    外焦里嫩。

    撒了点精盐和辛香料,味道更是滋味十足。

    康德吃在嘴里,倒也不觉得简陋,反倒是有种前世吃烧烤的感觉。

    没有避嫌,和罗尔夫及随行的萨里昂狮骑士们一起用餐,顺便聊些一路来的见闻,偶尔发出轻笑,篝火映照间,到是多了几分热闹的感觉。

    进入东郡领,临近阿维莱斯堡,此次跋涉的路程算是过半。

    这里距南边的东郡城可不远。

    虽然道路崎岖,但对这群全部策马的骑兵来说,不过2日的路程就到。

    正在交谈。

    同样点起火把的村庄内,气氛却很是凝重。

    已经上了年纪的村长,正和微胖的财政官,以及那壮硕的治安官在房子里商谈,一个个愁眉不展,脸色很是不好看。

    当时贪图银币,现在倒是后怕起来。

    这可真的危险。

    谷物晾晒场就在村庄咫尺的地方。

    若是这些凶悍如匪徒的雇佣兵们闹腾起来,凭他们这些村庄里的民兵,哪怕是所有人都加起来,估计都不是对手,真的出现意外,那恐怕就是血洗。

    一场血腥的清洗,劫掠和屠杀了整个村庄,最后一把火烧成灰烬。

    虽然靠近阿维莱斯堡。

    可也是靠近。

    出现问题,城堡内的部队过来也需要时间。

    而这些骑兵们劫掠和屠杀完,放把火就能一溜烟离开,趁着夜色离开东郡领,到时候估计给他们报仇的机会都没有。

    东郡领的部队,可不会离开自己的领地,更别说去北郡领和南郡领了。

    “怎么办。”

    财政官后悔的场子都快青了。

    他可是财政官,掌握村庄内的一切税收和财政,看上去是个依附阿维莱斯堡的低级小乡绅,但借助村庄周围的商队往来,平日里的油水可不少。

    没了现在的村庄,他可就享受不到曾经的荣华富贵了!

    “银币都给了。”

    治安官无疑有些见识,稳住心神翁声道:“还能把那群家伙撵走么?”

    村长也轻叹道:“要慎重。”

    本来相安无事。

    如果真的去撵走那群雇佣兵,真出现了口角,乃至是动起手来,那可就麻烦大了。

    别事情没有处理,反倒是自己惹了更大的事情出来,乃至是最差的结局,让他们想想都感觉不寒而栗,对自己当时的贪婪之心,更是羞愧恼怒。

    但现在也不是互相指责的时候。

    村长显然年纪大了,见识也多:“不如去城堡汇报。”

    “汇报?”

    治安官和财政官皱眉。

    “嗯。”

    老村长点头:“这可不是小事,我们既然在这,不就是有向领主老爷汇报这里事情的权利么,如今500多个骑兵过境,还是雇佣兵,想来找点工作,那么我们就何不借着这个原因去城堡汇报。”

    顿了顿,老村长沉声道:“到时候如果有情况发生,城堡里也能尽快组织部队过来救援,如果能过来探查他们的身份,那就更好了。”

    “好,好主意!”

    治安官和财政官纷纷点头。

    这的确是好主意。

    很快,就在村庄内,有干练的几个民兵悄悄的牵着马,趁着夜色离开。

    也不敢随意策马奔腾,反而是小心翼翼的顺着偏僻的小路,离开了很远才来到了前往阿维莱斯堡的道路上,用马鞭狠抽着胯下的马,让速度更快几分。

    他们可带着村庄里的期盼,还有一家老小的安全。

    阿维莱斯堡的距离不远。

    策马也就两三个小时的时间。

    此时他们5人策马的速度更快,夜色中星辰明亮,用了2个小时就到了城堡处。

    城墙上火把点燃,一个个身穿锁子甲的精锐卫兵在巡查,远远的看到有人策马在夜色中奔来,倒也没有惊慌,反而有一队骑兵策马过去迎接。

    阿维莱斯堡承平已久,别说敌军,就算是强盗匪徒都少的可怜。

    更何况袭击者。

    这群训练有素的精锐卫兵们稍作戒备。

    脸上露出无奈的神情,说实话,对他们来说,还真想有点战斗来找点乐子。

    不过城堡的防御还是需要警惕,纪伯伦子爵可不是仁慈的领主,虽然年纪大了些,但曾经在战场上留下的威严,却越发浓郁。

    想到这里,城堡的精锐卫队们都整肃精神,提着武器来到城门处。

    “站住!”

    为首的精锐卫兵开口喊道:“这里是阿维莱斯堡,纪伯伦子爵的城堡,来到这的旅人,如果想靠近那就必须说出你的身份,否则我们将会攻击!”

    他的话自然不是玩笑。

    迎出去的一队骑兵,也是训练有素的骑士侍从。

    一个个手里的长剑和长枪都已经拎起,警惕的看着那骑在马上,气喘吁吁的5个家伙,互相对视一眼,也将手里的武器放低了几分。

    怎么看,这些家伙都不像是袭击者或强盗。

    “我们…我们…”

    为首的那个民兵队长有些紧张。

    不过为了村庄的安全,还是加紧喊道:“我们是纳里村的民兵,今天傍晚,有个佣兵团来到了我们村庄借宿,我们害怕出事,所以过来汇报!”

    “佣兵团?”

    城门上,几个卫兵队长也是互相对视一眼。

    纳里村的确是阿维莱斯堡下属的几个村庄之一,不过平日里也有替城堡打探消息的职责,只是所谓的消息,五花八门,全看村民们的反应。

    只是现在过来汇报,如此焦急,估计的确有情况。

    察觉到其中有异。

    为首的那个卫兵队长也喊道:“放他们过来!”

    “跟上!”

    迎出去的那队骑兵们便放了这5个民兵靠近城堡。

    不过城堡的正门还是关闭的,只有底下有个屋棚,算是夜晚驻守在城堡外的值夜士兵们的居所,现在也有十几个卫兵手持长枪站立,谨慎的看着他们。

    少刻,城门打开一条缝隙。

    卫兵队长走出来。

    “骑士老爷!”

    这5个民兵连忙问好。

    “嗯。”这卫兵队长的确是骑士,只是皱着眉头看着他们问道:“怎么回事,佣兵团借宿在你们村庄不是很正常的吗,怎么慌张成这个样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