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89章.诡异的红色雾气
    短标枪。

    这种锋利且沉重的投掷武器,在20米内的威力极大,凭这些悍匪们长久使用磨练,基本上准头也足,不亚于弓箭手射箭的技术。

    就算是那群敌人冲的快,短标枪也能当短矛来用。

    很方便实际的武器。

    不过现在,一群人纷纷操起短标枪。

    恐怕第一轮的标枪雨,就能直接报销数十人,尤其是随着距离越来越近,短标枪的威力,也能越来越大,直至能一击毙命的程度!

    现实世界被这种比拇指都粗的锋利短标枪刺入身体,可不是闹着玩的。

    威力相对较小的弓箭弩矢都能致命。

    何况是势大力沉的短标枪!

    场面安静。

    只有篝火噼里啪啦的燃烧,偶尔蹦出点细碎的火星。

    临时营地内寂静一片,就如同众多的佣兵们都沉沉睡去,连那些在外面站岗的人,都已经困倦,互相倚着东西,站的也是摇摇晃晃,东倒西歪。

    在外面摸过来的纪伯伦子爵他们都是流露出轻视的神色。

    此时他们所在的地方,都是农田边缘。

    有低矮的灌木和几棵树作为遮挡,趁着夜色倒也一时间察觉不到。

    在这观察谷物晾晒场上,正在宿营的那群人也刚好合适,何况相距不足300米,如果他们想要趁机发起袭击,随时能骑上战马,直接奔驰过去。

    此次出击都是轻装,装备之类的并不是最佳防护。

    对付野蛮人或寻常雇佣兵足够了。

    “大人。”

    伯特莱姆握紧骑士剑。

    看着前方的帐篷,沉声道:“具体的情况看不见,或许是那群野蛮人已经睡着了,毕竟这里是阿维莱斯堡,他们幼稚的认为很安全。”

    纪伯伦子爵却有些犹豫,语气微顿道:“似乎是。”

    可他没有下达攻击的命令。

    反而仔细观察前方。

    其他3名大骑士,看到自己的老师如此谨慎,也是互相对视一眼,暂时选择了蛰伏,不过在他们的心中,总觉得有些不对劲。

    或者说是…忌惮!

    没错。

    就是忌惮。

    他们在村庄外,扫过那篝火鼎盛的临时营地,却怎么也感觉不对。

    虽然看到了那些穿着镶铁皮甲,懒洋洋的,就如同是真的雇佣兵,在这里懒散休息值夜的模样,心中依旧无法释然。

    太轻松了,那群人的警戒也太松懈了。

    作为此地领主。

    纪伯伦子爵可不认为,阿维莱斯堡的治安会好到不需要太多警惕!

    尤其是当他看向临时营地的深处,一股股忌惮就在他的灵魂深处涌出,带着一股胆怯的心理,随着他的呼吸,灵魂都在颤栗。

    “这种感觉…”

    纪伯伦子爵呼吸急促。

    但是他整个人的精神却越发亢奋:“真是奇怪,曾经的这种感觉,就是十年前和银盘王国的主力部队血战时,在绝望中感受到的恐惧啊!”

    他亢奋的就仿佛是一头不服暮年的威武雄狮!

    “杀进去!”

    纪伯伦子爵眼里略带血丝。

    一股暴虐的情绪瞬间在他的眸子里出现,同时眼里更是泛起一股红芒,甚至是随着呼吸间,整个人的气势,都变得暴虐、狂热,乃至是诡异起来!

    “杀!”

    他身旁的3名学生瞬间响应。

    一股妖艳的红芒顿时出现在他们3人的眸子当中,和前方纪伯伦子爵的眸子相互呼应,连气势都仿佛凝聚在一起,化为一体。

    包括后方的伯伦莱姆和那些骑士侍从,纷纷抽出长剑,翻身上马。

    突袭要展开了!

    声音略微嘈杂,转瞬间化为如泄洪般崩腾的声响。

    “轰轰轰轰轰轰”

    马蹄声阵阵。

    在这寂静的夜色中极为清晰。

    甚至震荡着不远处的纳里村,都传来了老人或孩童的哭喊,尤其是不少人影晃动,随着那5名骑马民兵过去传信,更多的民兵也涌出来。

    手持长枪,排列成勉强整齐的队列,一起朝着谷物晾晒场压过去。

    “杀!”

    纪伯伦子爵冲锋在前。

    一股血红色的雾气,混着一丝浓郁的黑色,在他们冲锋的身形中弥漫而出,但在夜色当中看不真切,但只要接触了这种淡淡雾气的骑士侍从,眼里都泛起红芒。

    还有疯狂,嗜血,暴虐,要屠杀一切的负面情绪!

    “杀!”

    骑士侍从们呼喊着大喊。

    可是脑海中,还有往日训练的理智,让他们保持紧密的队列。

    只是当他们还未冲锋进入谷物晾晒场的临时营地中,还差着五十多米的时候,原本还在放哨,看似懒散的哨兵,突然就消失不见了。

    这些骑士侍从们脑中泛起疑惑,可是现在已经无法停下。

    反而就在前方。

    那临时营地当中,一道道人影却出现在那帐篷当中。

    是沙漠强盗精锐们!

    早已经做好准备。

    直接将手里的短标枪,冲着这些骑士侍从们冲锋的路径,狠狠的挥手投掷出去。

    带着那“嗖嗖”的强势风声,就如同慢动作般,那些骑士侍从们自己冲锋着,刚好迎上了那片短标枪雨,紧接着就是一阵人仰马嘶!

    “噗噗噗噗”

    短标枪轻松的刺穿锁子甲或链接。

    锋利的枪头,配合投掷,还有那骑兵冲锋时的反作用力,几乎让任何铠甲和骨骼都无法承受那瞬间的力量,连整个人体,都被短标枪瞬间透入。

    排列成雄狮公国传统紧密冲锋队列的骑士侍从,当场在马上摔下来四五十人!

    最前排几乎被直接摧毁。

    而后排的骑士侍从,也因为前方战友的尸体和混乱的马群,而导致冲锋失败。

    继续七零八落的冲锋了几步,却仅能在临时营地前拨转马头,朝着旁边冲去,可随着降下来的速度,那些手持短标枪的沙漠强盗们,却越来越多。

    并且投掷短标枪时所发出的呼啸,也如同恶魔的狞笑般粗犷。

    骑士侍从们遭到了致命的打击!

    “散开!”

    可罗尔夫的眸子却异常凝重。

    看着原本冲锋的路径上,十几个人影摇摇晃晃的在死人堆里站起来,他的眸子猛然一缩,对着周围的沙漠强盗精锐们大喊道:“后撤!后撤!”

    那十几个人的状态极为诡异,可是他知道,那不是他能对抗的家伙。

    要交给康德领主身边的,那些所谓的狮骑士们才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