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58章.可笑的战场局面
    那场大火就算是在坚石隘口都能看的清楚,火光冲天,整个夜空中已经被红色全部引燃,就算是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但也知道肯定是陷入了危机。

    “出击。”

    法提斯在城墙上做出决定。

    他向前挥手,对身后的传令兵们下达指令:“让沙漠强盗过去侦查,重骑兵部队出城待命,其余步兵留守城市,如有异常情况,可不必经过汇报自行处理。”

    “是!”传令兵们快速离开城墙,坚石隘口内的部队也开始行动起来。

    很快,坚石隘口的重门被打开。

    随着门轴发出生硬的摩擦声,成群的骑兵正在门洞中快速涌出,全部都身穿链甲,头戴桶盔,手持儿臂粗的锥头重型骑枪,轰隆隆的冲出来。

    500名斯瓦迪亚骑士走在最前面,而后方则是1000名斯瓦迪亚重骑兵。

    以及法提斯和10名斯瓦迪亚皇家骑士。

    这就是他的主力。

    足够强力。

    单纯的以战斗力来评价,足以抵挡上万人的轻步兵。

    可按照实际作战力,以及对敌军造成的打击效果,就算上万人的轻步兵都做不到。

    比拟那些心怀鬼胎,各自为战,极为臃肿又指挥不力,甚至指挥失效,陷入内讧和慌乱中的雇佣兵团来说,这支众志成城,全部由斯瓦迪亚人组成的重骑部队,无疑就是强大,能彻底将一切击溃的强大!

    而就当这群重骑出现在坚石隘口外的平原上的时候,那些原本应该进攻坚石隘口的雇佣兵团,竟然开始了动摇,甚至直接一哄而散!

    没错,就是一哄而散!

    原本他们还能结阵成密集的阵型抵抗。

    可是,看到村庄那边,已经完全化为红光一片的地方,他们的士气被削弱到极点。

    连自己的大本营都被大火烧掉,还不知道那里的部队究竟受到了怎样的攻击,可只是想想就知道,如果能守住,那么这些大火还能出现?

    肯定不可能出现!

    结果只有一个——失守了!

    贵族联军没有守住敌人的攻势,被彻底攻破了防御。

    就在傍晚,刚刚吃过晚饭,行军一个白天,打算好好休息的时候,被敌人营生的攻破了防御,彻底打碎了一切抵抗的能力,将大营化作了火海。

    现在看到了坚石隘口内,近乎整齐的重骑部队走出来,他们怎么可能不胆怯?

    心里本就惶恐。

    现在直接变成了惊惧!

    就如同惊弓之鸟,雇佣兵的内心完全被恐惧所替代。

    士气?那是什么?现在他们认为自己能活下来就好,跑起来甚至扔掉了一切杂物,就为了能跑的快一些,生怕被那些骑兵给追上杀死。

    骑兵队对步兵的追杀可是非常轻松。

    只是。

    法提斯可没这个心思。

    带领斯瓦迪亚的重骑部队前行,他无视了溃散的雇佣兵们。

    周围,那些充当侦查骑兵的沙漠强盗们反而跃跃欲试,对这些装备较差的轻骑兵来说,追杀已经崩溃的敌人,就好比儿时骑着大狗在追小羊羔。

    这是一场让人愉悦的游戏。

    “散开侦查!”

    法提斯却下达了命令:“目标村庄处,如果遇到大股部队立刻回报!”

    “是!”沙漠强盗们收起了想要冲出去追杀敌军的想法,只得快速策马向前,朝着那大伙冲天的地方跑去,在作战计划当中,完成战术目标才是最正确的选择。

    否则以严酷的军法来论处,就算是精锐的骑兵,都要被马鞭活活抽死!

    违抗将领的意愿可是后果极为严重的错误。

    部队缓慢前行。

    重骑兵们冷漠的看着前方。

    大火中,整个村庄已经被彻底引燃,无数的嚎哭声隐隐传来。

    那是村民们的哭泣,就在这场大火中,他们的财产受到了极大的损失,甚至连亲人都被侵犯,损失无可计量,基本上等于破产。

    贵族们的手下可不是什么好东西,或者说中世纪的部队纪律都很差。

    何况那些更为卑劣的雇佣兵?

    偷窃和抢劫算好的。

    更恐怖的,还要属强抢女人会营地帐篷内,以及破门勒索。

    这个村庄原本属于坚石隘口,在食盐贸易中发了大财,却因为这些贵族联军和雇佣兵们以通敌来敲诈,现在又被一把大火全部焚烧,不是破产又是什么?

    地主变成了一无所有的平民,而本就贫穷的平民更是变成了破产贫民。

    没人能在兵灾下完整的逃脱。

    或者说。

    能活下来就是万幸。

    更有甚者,因为遇到了那些杀红了眼的雇佣兵,竟然直接被杀死。

    就算是反抗都不行,一群平民,拿起了菜刀和镰刀草叉,面对穷凶极恶,见惯了死亡的雇佣兵,最终的下场都很惨,而那些贵族们也根本不会管这些贱民。

    终于当法提斯和他的重骑部队到来后,纷乱的场面得以制止。

    红底金狮子的旗帜飘扬。

    火光映照。

    那些失去家园的平民们哭诉着自己的遭遇。

    而就在那些还未散去的雇佣兵脸上,则带着惶恐,有人双膝跪地干脆的投降,也有人带着侥幸的心理朝着原野上逃去。

    “杀了他们。”

    法提斯向前挥手。

    他的脸色平静:“劫掠村民和焚烧村庄,这些强盗的罪孽是该死的。”

    “是!”斯瓦迪亚重骑兵们首先冲出,手里的长矛戳刺,将那些跪在地上投降的雇佣兵们戳死撞死,然后朝着原野上逃窜的雇佣兵追去。

    虽然是重骑兵,可是他们的追击能力同样不弱。

    毕竟是骑兵。

    还有重骑兵跳下战马,身穿链甲,手持战士剑冲进燃烧的村庄内。

    不少雇佣兵还躲藏在里面,他们需要将他们搜出来,然后一剑捅死,送这些被法提斯大人定义为强盗的家伙,去见这个世界的死神。

    不留活口,不留俘虏,不留隐患。

    这就是法提斯的意思。

    “可笑。”

    法提斯抬头扫过南边的旷野上。

    无数的身影还在趁黑逃窜,那些都是逃离此地的雇佣兵,正在被斯瓦迪亚重骑兵们追杀,如同追杀羊羔般轻松地屠戮。

    他扭头吩咐道:“让所有重骑兵回来,然后去找罗尔夫,剩下的他知道怎么办。”

    “是!”

    传令兵点头。

    然后掏出腰间的牛角号,使劲而有节奏的吹出“呜呜”的声响,发布命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