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四百四十六章 光阴流逝
    有的人,生来就是为了给其他的人带来震惊的。

    七夜就是这样的人。

    当然,宁清秋一直认为这是属于主角的光环之一。

    但是现在,在其他的人眼里,至少是在场的所有的拾荒者的眼里,她就是成为了一个和七夜一样的只会给予其他的人震撼的“妖孽”。

    因为从那个年轻纤弱的身影上面传来的,是一股庞然的压力。

    和荒苍几乎是不相上下的巨大的压力。

    那是属于化神真君的威压,那是当时神话的气场。

    这个娇花一般的女人,竟然是一个真正的和荒苍并驾齐驱的化神修士!

    难怪,难怪她敢这么大大咧咧的掌握天荒剑,就算是被荒罗睺戳破这个事实面对在场百分之八十的蠢蠢欲动的拾荒者的时候,都是一脸的淡定。

    原来是有着这样的倚仗啊。

    计都都是摇摇头,无奈极了。

    “嗨,我还真的是杞人忧天了。还在这里瞎担心有的没的,结果宁道友这么厉害,堂堂的化神真君,竟然是和我们这些人在这个拥挤的场地里面聊天说地了半天,我这个时候想起来都是觉得有点恍惚……你们到底是什么人?”

    虽然知道不该问,好奇心害死猫,而且还是在人家刻意的掩藏身份的低调行事的时候,这样的问话很容易的就是诱发冲突。

    ——虽然宁清秋他们的低调貌似很不成功就是了。

    计都也觉得自己和荒罗睺简直是成了物极必反的两个极端,两个人闹了这么多年,想要杀对方那都不是一天两天了,而且还不是相爱相杀惺惺相惜的那种,而是真正的对于对方都是恨之入骨,想要除之而后快,但是没想到这样的日子就是在这么突兀的一天,戛然而止了。

    七夜淡漠的声音头一次响起:“她自然是最好的。”

    那自豪感,简直是满溢而出。

    计都瞬间就是了悟了什么才是和七夜打交道的最好的方式。

    那就是讨论宁清秋的事儿,最好还是夸赞,不要钱的天花乱坠似的夸就是可以了。

    但是这个时候显然对方的全部注意力几乎都是在场内,自己就是要知道什么时候该说什么样的话,什么时候该闭口不谈就是了。

    计都可不想要惹人厌。

    到时候操之过急,就是心急吃不了热豆腐,落到了最后和荒罗睺一样的下场…….那就是彻底的gg了。

    宁清秋的眼睛已经是盈满了星蓝色的光辉。

    那是极致的太阴真气和剑气在体内融合到了极致的体现。

    面对荒苍这个大敌,宁清秋还是拿出了十分郑重的架势。

    虽然宁清秋相信自己的剑道,乃是无物不摧,但是没有炼心剑的情况下,她的实力首先就是要大打折扣,首先就是先按下一半再说,而且还是刚刚突破化神期,不比荒苍这样的在这个境界已经是呆了多年的老修士。

    经验的沉淀,很多时候都是一锤定音的重量级的砝码。

    荒苍已经是彻底的沉下来脸色。

    要是这个时候还是看不出来,那么荒苍大概是可以直接找个歪脖子树就是这么扯下裤腰带上吊去就是行了。

    “堂堂化神修士,竟然是扮作了默默无闻的拾荒者中的小人物,还让我可怜的儿子就是这么中了你们的障眼法,就是这么死得不明不白,我只是不明白,你们要是冲着我来的,何不明火执仗反而是要用这样的阴招?都是不觉得亏心的吗?!”

    “……你真的想多了。”

    宁清秋憋了半天才是挤出这么几个字来。

    “还有,你的儿子还真的不可怜也不无辜。他的性格你大概不是不知道,我们不去找他的麻烦,都是要被他找我们的麻烦,但是我可不是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圣人,所以——”

    宁清秋的意思就是很明了了。

    那就是荒罗睺就是死有余辜。

    没有任何的值得同情的地方。

    荒苍的手指甲变成了纯正的黑色,就像是那种猛兽的爪子,倒像是练了某一种魔功。

    计都已经是很有眼色的开始了自己的解说家的生涯:“荒苍乃是化神期的一方大能,听说他年少的时候不过是一个普通的拾荒者,衣不蔽体食不果腹,过得很是凄苦,所以等到有朝一日他得到了奇遇,成功的开始了崛起之路,就是彻底的把过往的日子和自己彻底的分离开来,把以前欺负过他的人全部都是弄死了,然后便是组建了苍鹰团队,就是这么的开启了在拾荒者中当螃蟹的生活……”

    他的脸上带着讽刺的笑容。

    明远都是多看了他一眼。

    这个计都,倒也是个妙人。

    这不就是说荒苍横行霸道么。

    “不过这样的日子,就已经是在今天结束了。”

    明远的话语声虽然淡然,但是那股把荒苍这样的化神修士当成是死人的态度,实在是把计都震慑得不轻。

    宁清秋就像是蓝色的水流星。

    就是这么携带着可以让他灰飞烟灭的磅礴力量,就是这么一往无前的冲了过去。

    荒苍脸色一变,疯狂的后退。

    他的直觉告诉他,这一招不能够硬接。

    接了就是死。

    是的,会死。

    这样的感觉虽然是很荒谬,但是却也如此的真实。

    曾经的拾荒者的生涯,他也是经历了无数的磨难,这样的直觉曾经救了他无数次,阔别多年,本来以为此生都是不会再有的感受,就是再一次的降临了。

    苍荒这一次就是真的认了。

    自己的儿子死在这样的怪物手里,其实半点儿都是不冤枉。

    不过是惹到了不该惹的人而已。

    这么些年,要不是自己的庇佑,以荒罗睺的行事风格早就是被其他的人大卸八块了。

    他把荒罗睺的尸体直接一把火烧成了灰烬,不是不想要保留他的尸体,但是因为已经是被宁清秋的剑气把身体破坏殆尽,要是被他移动了之后,就是会顷刻间灰飞烟灭,既然是那样,还不如他亲手送他上路。

    好歹是不用死在杀人凶手的手里。

    青黑色的光环就是这么的围绕在荒苍的身体四周,他的黑发无风自动,然后渐渐地变成了霜白色,脸上的光滑的皮肤都是开始变得皱巴巴的,一下子都是老了好几十岁,生气都是消失了一大半。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