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四百五十二章 湿婆的盼望,黑市的阴谋
    湿婆觉得自己真的是流年不利。

    以往都是她欺负别人,而别人只能是在她的面前战战兢兢秋毫不敢犯,但是现在终于是轮到她自食恶果了,就是这么傻不愣登的在前面引路,简直是和牵线木偶差不多。

    宁清秋笑眯眯的跟在后面,嘴里面还念念有词的对着明远说道:“这个你教我的小法术还是挺管用的,这操纵起来还挺好玩儿的,一般人可能是根本看不出来这个湿婆被其他人控制了吧?看起来简直是和常人一般无二。”

    不得不说,这个术法看起来好玩儿,实际意义简直是可怕。

    这样的能够把其他人彻底的控制还让对方保留神志的术法,也许应该是被列为邪术或者是禁术。

    宁清秋这话可谓是让其他的人的异样的眼神都是看向了明远,完全是没有想到这位看起来书卷气十足还有点贵公子气度的家伙竟然是喜欢这样的法术的人?

    该说人生处处都是有变态么。

    明远哭笑不得。

    这样的法术在黑白学宫可是包罗万象,都是被有收藏癖的公输院长收集了很多,知道在大唐早期崛起的时候那可是真正的破城灭寨,摧毁了无数的宗门,里面收集的功法可谓是星罗棋布恒河沙数,数都是数不清。

    明远向来是喜欢在藏经阁里面去泡着,所以偶然看到很多有特点的小法术也是记在了脑海里面,刚才明明是宁清秋自己需要这样的类似的法术,所以他才是友情提供,但是现在这人却是倒打一耙,倒是让他百口莫辩了。

    所以最后只能苦笑。

    然后对着宁清秋做了一个讨饶的手势。

    一切尽在不言中。

    陈玄感都是失笑得摇了摇头。

    本来和明远的接触也不算多,同为大唐顶尖的世家子弟,两个人的地位以往还是有很大的差别的,一个默默无闻没什么存在感,另外一个就是光辉灿烂的大唐骄傲,结果现在倒是结伴而行,而且明远已经是有了人皇亲自赐封的世子身份,某种程度来说比起自己的身份都是要高了,但是一路接触下来,却是觉得明远他们这些人意外的对胃口啊。

    原来自己倒不是性格太孤傲交不到朋友,而是因为以前的那些人根本是不够资格被他当做是朋友啊。

    他们的生活真的是很有趣。

    虽然这一次来到九州是有任务要完成的,但是在陈玄感看来,除了任务之外,他觉得其实自己也是很享受这一趟的旅程的。

    他这么慢悠悠的走着,简直是像是走在春暖花开的大路上,完全不像是阴暗潮湿的通道里面。

    他们越走越是往下,越走越是感觉到阴冷的寒意。

    宁清秋都是开始吐槽:“你们这是什么样的审美观啊,竟然是喜欢把洞挖得这么深,这都是不怕一个缺氧出点什么事儿吗?或者是来一场地震,大家就是要真的埋骨其中。”

    七夜淡淡的打断她:“别说这么不吉利的话,再说了,便是天崩地裂,我在你身边,难道是还护不住你?”

    明远和陈玄感嘴角一抽。

    这两个人真的是无时不刻不在秀恩爱啊。

    这都是什么样的环境都是要这样的秀,还真的是不怕在黑暗中闪瞎其他的人的眼睛啊。

    话说宁清秋是化神修士没错吧?

    刚才还在天荒角斗场里面大发神威的接连宰掉了荒罗睺这位原因还是荒苍这位成名已久的化神宿老,这样的人还会怕什么地震不成?

    人本身就是个移动天灾啊。

    没想到七夜竟然是这么面不改色的说着保护,而宁清秋也是一脸柔情蜜意的点头。

    实在是让队伍里面的两个单身狗感到一阵阵的恶寒。

    话说苏红衣和陆长生该不会其实是找了个借口脱离队伍,其实本质上只是不想当闪亮的电灯泡了吧?

    这个时候被遗忘的湿婆眼里几乎是还要流出泪来。

    自己在这个天荒坊市也算是一霸了,这黑市乃是天荒坊市的另外一面,虽然自己不过是主人安排的走狗,但是狗仗人势,她自己从来都是觉得自己高高在上的,加上因为资源的无限供应,即便是自己的资质不算是太出众,仍然是修炼到了元婴期,成为高高在上的元婴修士。

    这样的生活对她来说真的感觉非常的好。

    但是没想到夜路走多了总是要撞鬼的。

    这不,就是被宁清秋捏在掌心里面玩儿么。

    她满目悲愤。

    但是却是什么都是做不了。

    现在湿婆心里面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赶紧的把这些人带着去找自己的主人,主人一定是会让他们明白什么人是不能惹的,什么地方的规矩是不容破坏的。

    湿婆心里面就是存着这么一个念头。

    不然的话大概都是会羞愤到活不下去的程度。

    前方终于是出现了一点光亮。

    简直是和探照灯差不多。

    “这就是要到了。”

    宁清秋开始变得精神抖擞。

    其实这个时候还是有点小兴奋的,不知道黑市是个什么光景。

    当时他们误入了一个被诅咒的小镇的时候,那里的坊市都是变得极为诡异,看着黑暗风格,但是也不是真正的黑市,这还是头一次来这么正儿八经的黑市呢。

    路口有着黑色的斗篷和鬼脸面具。

    宁清秋嗤笑一声:“这不是掩耳盗铃么,虽然说黑市貌似提供了能够让拾荒者们隐藏身份的道具,其实实际意义不大。你们难道是会不知道买卖人的真实身份?这里其实一切都是在你们的操控中。要是没有猜错的话,你们还是兼职贩卖情报的吧?”

    倒是聪明的设计和想法。

    湿婆一脸的震惊。

    显然是没有想到他们的图谋竟然是被一眼看破了。

    不过就算是知道又怎么样,只要是主人能够比他们强,那么就是一切无畏。

    湿婆虽然知道宁清秋的实力极为恐怖骇人,甚至是有感觉她的实力也许是和自家主人一个级别的存在,但是湿婆不愿意这么想,不然的话,那么就是真的给自家主人惹上了了不得的麻烦。

    湿婆光是想想,就是恨不得去死。

    因为主人生气,会让她生不如死。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