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四百五十四章 珍馐阁,御厨传承的叶家
    世界有光明的一面,自然是有着黑暗的一面。

    这是这个世界的本质,缺一不可,两者就像是连体婴一样,是相辅相成的。

    宁清秋津津有味的观察黑市,在她的印象里面,既然是黑市,那么就是脏乱差的代名词,具体的可以参照的对象大概是记忆里面几乎是已经差不多开始模糊掉的当年的随地摆摊的乱状,她现在回忆起来都是最深刻的想起穿着黑色制服的城管们。

    她脸上带上盈盈的笑意,便是感受到了七夜灼热的目光。

    他的眼神,什么都是不能够阻挡。

    宁清秋有点愤愤不平,这就是实力的差距么,她不能够看到他的表情,但是对方却是对她的一切都是了如指掌,这就是有点不公平了啊,不过宁清秋想的不是怨愤,而是要发愤图强,一定是要成功地和七夜站在同一个高度上,便是可以高高的仰着头跟他说自己绝对是不比他差,以后的那种被围观的感觉绝对是不会再有的。

    七夜倒是不知道她的这些心理活动,这是属于她的小骄傲,宁清秋自然是知道自己要是直接告诉七夜,那么对方绝对是不会再戴着黑色斗笠,他自然是愿意她的目光长久的驻留在他的身上,所以自然是巴不得这么做。

    湿婆的嘴巴自然是可以发声的。

    宁清秋操纵她的身体却没有控制她说话的自由。

    要保持言论自由么哈哈。

    宁清秋乐不可支。

    不过这样的梗其他人自然是不懂,所以——

    在明远他们的眼里,这个额女人就是突然开始傻乐。

    这也是宁清秋的正常状态,所以大家都是见怪不怪。

    但是湿婆就是一言不发。

    她觉得无比的丢脸。

    这在黑市里面,认识她的人数不胜数,湿婆是少数几个几乎是从来都是不戴遮掩身份的斗笠和面具的人,这样的人如果不是实力极为强大的强者,那就是真正的背景深厚,湿婆正好是两者都是占着。

    她作为元婴修士,实力自然不弱,而且黑市的主人就是她的主人,这样的身份足够在这片地界横着走了。

    不过今天就是真的到了她的倒霉日,竟然是落到了这样的被人控制的下场,惨不忍赌。

    “我说,你该不会是变成哑巴了吧?刚才不是很是能言会道的么,这个时候倒是成为了闷葫芦了?”

    宁清秋完全是发自内心的好奇,一个人的转变怎么会这么快的?

    她却是忘了,以现在这样的状态她问这样的问题,怎么看都像是故意的。

    湿婆的眼睛都是湿润了。

    活了几百年,活得顺风顺水的,结果这就是遇到了命里面的霉星,真的是太糟心了。

    她咬着牙,一言不发。

    明远蹙了蹙眉,有点不满的提议道:“你说我们要不然就是好好地教训一下她,让她明白什么才是一个阶下囚应该做的,她现在的待遇足够让新月监狱的那些人感激涕零了。”

    新月监狱是大唐关押重犯的地方,虽然名字非常的动听而美丽,但是其实是个非常恐怖的地方,就算是明远和陈玄感这样的大唐顶尖世家子弟提起的时候都是有点讳莫如深。

    宁清秋在大唐去转了一圈,也是有所耳闻。

    知道明远没有说谎,这也不是恐吓,完全是真心话。

    湿婆虽然不知道新月监狱是什么地方,自己都是没有听说过大概就是个小牢房,但是还是被明远话里面的那股子轻描淡写的寒意给震慑到了。

    也不敢再拿乔,出口道:“天荒坊市的黑市里面包罗万象无奇不有,这里的拾荒者们也都是极为强大的那种,不然的话要是实力弱一点,不论是成为卖家还是买家都是容易被其他的人盯上,虽然在黑市里面我们会保护客人的安全,但是只要是踏出了黑市,那么我们便是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会插手其他的拾荒者们的争夺。”

    宁清秋不屑的嗤笑一声:“我就知道……”

    黑市黑市,看着就算是光鲜亮丽秩序井然,其实也是个混乱之地。

    而且也许是比起天荒角斗场那样的直来直去的血腥更为残酷的地方。

    “有什么特产没有?”

    湿婆脱口而出:“当然,我们天荒黑市最出名的,就是赌宝。”

    宁清秋却是没有多少的兴趣。

    赌宝,这是云荒世界非常流行的一种方式。

    和赌石差不多,一刀天堂一刀地狱的,非常的看运气当然还有看眼力。

    因为有可能原石里面藏着的宝物是真正的稀世奇珍,但是可能也是一文不值的破烂,最关键的是看着像是宝物的最后你欣喜若狂之后可能发现不过是假象,有可能那被你弃如敝履的破烂就是求也求不得的宝物…….

    正是因为这样的不可确定性,才让赌宝风靡至今。

    宁清秋兴趣缺缺。

    之前也不是没有玩过儿,也就是那么一回事儿而已。

    而且大概是天荒坊市里面最值钱的东西已经是被她捡漏成功,所以她已经是没有什么好追求的了。

    天荒剑啊。

    这一把剑都是比整个天荒坊市加起来都是要有价值。

    宁清秋问道:“你们这里有没有什么特色美食之类的?”

    “啥?”

    湿婆整个人都是愣了。

    深切怀疑自己到底是不是幻听了。

    这人现在来到黑市问的竟然是美食?

    这真的是修士?

    当真太过幻灭了。

    宁清秋还在追问,一脸的黑市也不过如此:“真的没有?”

    湿婆憋着气,说道:“要说口腹之欲的美食,这黑市之中倒是真的有这么一家店面,听说祖上是宫廷御厨出身,后来机缘巧合进入修炼界,结果成为了修士还是对于凡间的那些厨艺传承念念不忘,一直是当做是传家的本事,导致拾荒者里面倒是出了一个异类而奇葩的修士家族——叶家。”

    “他们的珍馐阁,在黑市里面也挺有名的,主要是他们的美食竟然是融合了一下炼丹师的传承,所以就算是修士吃了也是有一定的效用,即便是比不了灵丹,但是好歹也是有着一半的功效,且味道确实是人间极致。”

    宁清秋眼睛一亮,二话不说的拍板道:“走!”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