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四百五十五章 人与人之间是不同的
    珍馐阁,这个名字听起来就是让人挺有食欲的。

    宁清秋对于黑市里面这样的独树一帜的地方还是很有兴趣的。

    “你们有没有想起什么,那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七夜却是点了点头。

    宁清秋有点奇怪,难道说这个家伙真的是被自己带得对于美食产生了一种偏执的执着?

    但是也不对啊。

    他难道是趁着自己不注意去了什么地方享受美食?

    不可能啊。

    七夜有点无奈:“你这么快就是忘了昆仑瑶池的饕餮阁,西王母和玄女可是会哭的。”

    宁清秋大惊失色。

    “七夜你不会是被人夺舍了吧,竟然是连这样的玩笑都是会开了!”

    不过这么一说倒是真的想起来了,昆仑瑶池的饕餮阁,确实是独树一帜,美食也确实是很有特色,关键是天荒黑市里面竟然也是有着这样的存在,截然不同的画风竟然是有着这么类似的地方,应该说世界之大无奇不有。

    七夜不说话。

    宁清秋见他有点生气,便是巧笑嫣然的依偎到了他的身边:“好了,今天我请客,大家敞开了吃,好吧?”

    陈玄感和明远都是觉得好笑。

    宁清秋很是喜欢在这个方面非常大方的请客,关键是——

    他们可都不是缺灵石的人啊。

    不过嘛,礼轻情意重,能够从宁清秋这里得到免费的东西,已经是让大家满意了,毕竟宁清秋可是一个舍不得大手大脚花灵石的人。

    虽然说她家男人没有什么概念,灵石什么的就是个单纯的数字,但是对于宁清秋来说,能够省下一点是一点,主要是没有必要花费的地方她也不会随意的去浪费就是了。

    倒也不是刻意的节省什么的。

    湿婆说道:“珍馐阁美食远近闻名,很多的拾荒者甚至是外界的修士都是慕名而来,这里的菜都是供不应求,当然,也非常的昂贵,一般人吃不起。”

    不过说了这么一句她也讪讪的闭了嘴。

    因为宁清秋他们的实力强大到了骇人的地步,就算是她自己都是被这么轻而易举的控制了,这样的人难道是会连一顿珍馐阁的美食都是吃不起?

    那才是滑天下之大稽。

    宁清秋他们进门的时候没有引起任何的轰动,甚至是没有几个人抬头起来看他们。

    千篇一律的黑斗笠和鬼脸面具,就连鬼脸面具的颜色都是一模一样的红白色,哪里有什么特殊的地方?

    所有的人看起来都是差不多。

    要是一起来的人没有特殊的辨认技巧或者是偶然的失散了,那大概是想要找回对方只有等到去了外面才能够真正的找到组织吧……

    宁清秋很喜欢这样的感觉。

    主要是刚才在天荒角斗场已经是享受过了什么才是真正的万众瞩目,所以这个时候她还是希望没有人注意他们,然后安安静静的吃完一顿饭,就是去找湿婆的那个审美观独特口味特别重的主人。

    宁清秋对幕后的神秘黑市主人还是挺有兴趣的。

    小二上门迎接。

    也是同样的装束。

    要不是对方问他们要吃点什么,宁清秋估计还以为就是个顾客来着。

    “……呃,我们也是第一次来,你们这里有什么招牌菜都是来点吧,我口味还是比较杂的。”

    宁清秋是一个勇于尝试的人。

    对方也没有表露出来其他的异样的情绪。

    应该是珍馐阁开了这么多年,什么样的客人都是见识过,反正最后大家斗笠一摘,面具一取,那就是谁也不认识谁,所以很多的不必要的情绪都是没有人产生。

    因为知道没有任何的意义。

    宁清秋找了一个靠窗的位置。

    她喜欢这个位置,每一次去找地方坐着都是选择靠着窗户,可以欣赏风景,也是可以观察来往的人,随时随地都是可以根据最新的情况作出相应的反应举动。

    宁清秋喜欢这样的有备无患。

    其他人自然是随他。

    湿婆虽然不是个好口腹之欲的人,但是对她来说,珍馐阁这个地方也不陌生,因为这里作为黑市里面少有的几个高消费的地方,向来是有钱的拾荒者才能够来感受一下的销金窟……虽然珍馐阁看起来和寻常意义上的销金窟完全不同就是了。

    很快,琳琅满目香味扑鼻的饭菜就是摆了满桌子,宁清秋不免食指大动。

    她掀开面具,就是开始品尝。

    湿婆张了张嘴,想要提醒什么,后来却又觉得自己没有这个必要。

    一来,宁清秋这样的行为想必也是相信自己的实力,所以不害怕黑市其他的人看到有了其他的想法,二来么,自己不过是她的阶下囚,这个时候她们的立场是相对立的,怎么也是不该为这个女人担心啊。

    人家大概也是不需要。

    宁清秋放弃了对她的操纵,不顾她讶异的眼神而是说道:“自己品尝美食却让其他的人就是这么眼睁睁的看着是非常的不人道的行为,我可不想这么做到时候被人背后说闲话。”

    明远和陈玄感对视一眼,倒是在心里面同时吐槽,大概是为了这么一件小事说你的闲话的人,才是真正的有毛病吧,对于修士而言,哪里有这么多的闲情逸致,只要是宁清秋实力够强,那么她的一切行为都是会被其他的人合理化,倒是根本不需要考虑他人的看法。

    这个世界,是强者为尊的世界,规则全部都是围绕着强者生成的。

    湿婆也没有硬着脖子非要和宁清秋拗着干,因为没有什么意义,只是会显得愚蠢。

    所以她安安静静的坐下。

    这位口气老气横秋的“老奶奶”,其实非常的年轻貌美,就算是和宁清秋比起来也是不遑多让,不过对方显然不知道已经是修炼了好几百年的老怪物,完全没有可比性。

    但是不论是湿婆的天资如何,能够成为元婴修士的都是了不起的存在,自己要不是种种机缘轮番上阵,也不一定能够成就如今的境界。

    一桌人吃饭的时候显得有点静默。

    因为陈玄感和明远他们都不是追求美食的人,虽然也觉得珍馐阁的美食不错的,但是到底心思不在这上面,宁清秋除了吐槽他们有点暴殄天物之外,也没有其他的想法。

    人与人之间,毕竟不同,不可强求。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