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四百五十八章 反水,求活
    宁清秋的话可谓是真的伤人到了极致。

    但是这个时候却是没有任何人敢于质疑她的话。

    因为这就是实力带来的地位。

    天经地义的,她就是这么掌握了主动权。

    宁清秋杏眸秋水一般,就是这么漫不经心的看着对面的那个黑衣男,像是穿透了对方的斗笠和面具,看到了那张已经是汗如雨下的脸。

    “现在......换我来说了。”

    她慢慢的吐出一句让在场的几乎是所有的人都是差点喷饭出来的话:“来,摘下来你的面具和斗笠,让我看看你长什么样子。”

    这话几乎是刚才此人对她说话的翻版。

    明远提心吊胆的看了七夜一眼,虽然是知道宁清秋这做最多就是促狭人家一两句捉弄大家一下,但是以七夜对宁清秋的占有欲和控制欲,完全是容许不了这样的事儿吧。

    没想到转头就是看到人家慢条斯理的斟茶饮水,手指白皙修长,宛若精雕细琢的艺术品,半丝颤抖也无,稳定得犹如亘古不变的磐石。

    呵呵,敢情人家半点不担心?

    明远满头黑线的转了回去。

    话说七夜什么时候被宁清秋调教得这么成功了?

    啧啧,果然是卤水点豆腐,一物降一物啊。

    来人的脸色已经是憋得紫胀。

    宁清秋把头发挽到了耳朵后面,露出白皙精致的耳垂,上面一丝点缀也无,却是比起什么玉石珠宝都是吸引人的眼球。

    不少的人即便是在这样的恐怖的威压下,知道这是一个不可冒犯的强者,都是忍不住有那么一瞬间为美色所迷。

    这个时候宁清秋已经是脱掉了黑色的斗笠也摘下了见鬼的面具,她自己愿意主动露出真面目算是侧面上满足了对方的要求,虽然很无理,但是她也照做了,就是需要对方来一个礼尚往来。

    所以宁清秋说上述的话的时候可谓是毫无心理压力。

    她也懒得等对方回话。

    直接动了动手指,空气变成了小小的风旋,剧烈的运转之下简直是螺旋刀高速施展的时候一样的恐怖,十几个黑衣人都是吓出了一身冷汗。

    他们的斗笠和面具全部都是被撕裂成了碎片。

    宁清秋笑盈盈的看着他们,完全是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一般:“好了,现在大家当面锣对面鼓的,都是说清楚了。”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想要看我的脸,又是什么目的?不要说什么一睹芳容这样的蠢话,你觉得我会信么?”

    宁清秋颇有点疾言厉色。

    虽然她的长相属于那种极度清丽纯净的,冷冷淡淡的,但是笑起来也是宛若满山花开,这样的女子从来都是被捧在掌心里面去宠的,基本上放什么狠话的时候别人都是当她们不过是在娇嗔而已......

    可是宁清秋好歹是也跟七夜待在一起这么久。

    她也知道自己的弱势,专门的想了办法来弥补。

    那就是模仿七夜。

    已经是卓有成效。

    即便是只得几分他的真传,都是可以轻而易举的做到把一众拾荒者吓得战战兢兢。

    对面的人脸色几度挣扎,到底是决定认栽,不过还是低声下气的说道:“这件事事关重大,我背后的人我也确实是惹不起,我告诉也没什么,但是我需要你们确保我的安全。”

    毕竟,命还是很珍贵的。

    至少他自己得珍惜。

    宁清秋秀丽的眉挑起。

    哟,这个家伙还敢谈条件?

    长得倒是端端正正的,看着也不是什么贼眉鼠目的那种人,可是这做人做事儿说话怎么都是让人感觉不得劲儿。

    啧,这么容易就是屈服了,好没有成就感。

    明远直接冷声道:“你没有任何资格和我们谈条件,这个时候爽快的把你知道的都是说出来,我们可以考虑不杀你,但是至于说保你的命......”

    言下之意,就是做梦。

    计都蹙蹙眉,虽然不赞同,到底是没有说什么。

    宁清秋他们是外来者,其实对于拾荒者还是有点不清楚,虽然说拾荒者们是出了名的不怕死,可是相对而言,正是因为他们的命很贱,所以每一个拾荒者都是竭尽全力不择手段的要活下去。

    像是眼前的这个人,因为遇到了无法对抗的敌人,反水乞求活命在拾荒者中间,在这个天荒坊市里面简直是再正常不过。

    只是这个人很倒霉的地方在于,他不单单是遇到了这样的情况,关键是还遇到了一群不熟悉这样的潜规则的人,而且宁清秋他们看起来对于这样的情况还是非常的不适应不喜欢......

    算他倒霉。

    十几个黑衣人的脸色立刻就是如丧考妣。

    领头的都是活不了,那么他们自然也是成为被遗弃的炮灰。

    都是有点禁不住埋怨自己的老大,怎么谁不好盯着,竟然是找上了这么个女煞星?

    这下好了,把自己一干人等的小命都是搭上了。

    宁清秋扬了扬下颌:“说啊。”

    到底是谁这么有先见之明的把他们当成是假想敌?

    或者说,谁这么倒霉,竟然是弄什么阴谋的时候遇上了他们?

    看来自己的事故体质还真的是有效啊。

    就是不知道对方的心理阴影的面积到底是有多大了。

    陈玄感突然扬起了手,透明的防护罩就是把他们全部包围在内,珍馐阁里面其他的人全部都是被隔离了。

    他说:“还是我们知道就行了,毕竟一些无辜的人要是听到了什么不该听到的消息,很可能就是灭顶之灾。”

    宁清秋有点古怪的看了他一眼,什么时候这位竟然是如此的......菩萨心肠慈悲为怀?

    不过她也不想让无辜的领路人牵扯进来,刚才不过是陈玄感快了一步而已,她就是恶趣味发作想要看看对面的这十几个冒出来找茬的路人甲乙丙丁到底是会多纠结多后悔来着。

    “好了,你说吧。”

    对面的人也知道事已至此,自己也没有什么好挣扎的,不如全部和盘托出,要是这些人把自己现在的主子弄死了,那么只要是他们不杀他,活命的机会就是很大。

    “我的主子,是曾经烜赫一时的拾荒者中的知名强者——薛衣人。”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