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八十七章 造化钟,阴阳割
    造化钟神秀,阴阳割昏晓。

    重玄真君的私人“炼器炉”,就是一片活火山。

    只是没有爆发出来而已。

    宁清秋都是怀疑哪一天,到了这一座活火山爆发的周期的时候,整个悬空山不是立即就是会生灵涂炭,可能还会因此影响到方圆千万里的距离的生灵,到了那个时候,就是一场真正的灾难了。

    这是一个禁地,虽然不像是什么荒古十大凶地那么赫赫有名,但是一旦是真的是危机出现,它的危险性绝对是不会弱上半分。

    “据说就是在这里诞生了天地间十大先天神器之一,造化钟!”重玄真君的眼里闪烁的是灼灼异彩,语气里面含着属于一个炼器师才有的激动振奋,神器对于所有的修士来说,都是有着不小的吸引力甚至是可以引发众人追逐,没一件神器的出世带来的往往都是腥风血雨。

    但是对于炼器师来说,对于矢志不渝的追求炼器之道的终点的修士来说,神器本来就是的大道的一种具象化的体现,能够近距离的观摩一件神器,他们大概是会忍不住把它拆解得支离破碎然后观看到底是什么样的原理让神器诞生的......如果他们做得到的话。

    可惜的是,神器一般都是带有不可损毁的特性,就算是炼器师们再怎么暴殄天物的想要作死,一件神器落到他们的手上最多也就是明珠蒙尘不能拿来被使用整天就是被研究,但是绝对是不会因为炼器师的求知探索**而遭到毁坏的。

    重玄真君提起造化钟的时候语气里面是深深地渴慕和叹息,因为他一直是和造化钟失之交臂缘铿一面,如今也就只有在它最初的诞生地里面磨练自己的技艺,希望有朝一日,能够创造出属于自己的“造化钟”。

    其实从某种程度上面来说,他已经是做到了这一点,因为前面的那一句诗的后半句已经是说明了他的成绩。

    阴阳割,这样的奇门兵器一向是炼器之道里面最能攻克的一类,还是阴阳两种两级属性的对立融合,能够制造出来阴阳割这样的近乎于神器的法器,实在是让人叹为观止。

    重玄真君本质上并不是一个骄傲的人,相反,他其实很谦虚,然后他是一个真正的求道者,在炼器一道上的求知求真的**胜过了一切,但是这个时候还是像是个孝子一样,把阴阳割小心翼翼的拿出来,跟献宝似的拿来在他们的眼前晃荡了一圈,然后就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飞快的把阴阳割收了起来,简直是生怕有人给他抢了一眼。

    这是他迄今为止做出来的最满意的作品,当然,还有可以进步的空间,现在时时刻刻的带在身上也不过是为了激励自己而已。

    还可以制造出更好的法器。

    这就是重玄真君对自己的要求。

    不求最好,但求更好。

    这要是一个修士应该给自己定下的标准。

    不论是做什么的,这么想准没错。

    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真理啊。

    陈玄感都是目露惊奇,无比佩服的说道:“这位前辈的炼器之法果然是独特,当真是厉害,要我看我大唐能够和前辈一较高下的,大概也就是神兵阁的那个老头子了,其余的人,都是要退一射之地。”

    明远也是恍然。

    难怪宁清秋一直是不肯把炼心剑交给神兵阁的炼器师们给她修补重铸,原来是有了更好的选择,若是换做是他,也宁愿多等待一段时间找这位悬空山的大修士为自己重铸法器,也不愿意在大唐靠着朋友的情面去找陌生的神兵阁的炼器师帮忙。

    这倒也不是说神兵阁的水平不过关,大唐的炼器水准绝对是不会差,比起九州整体只高不低,只是重玄真君在九州算是最顶尖的都是走出了属于自己道路的炼器师,一般的炼器师哪里有资格和他比较?

    没几个可以和他相提并论,而且最关键的是这位乃是七夜的长辈,是悬空山的人,自己人怎么都是更放心,而且之前的炼心剑本来就是靠着重玄真君重铸进而产生了灵识的,炼心剑现在还是没有多少智慧,都是有点本能性的意识波动,很多时候都是和几岁的孝子一样,那么对于重玄真君这个可以说是“父亲”的人,自然是有着更多的孺慕之情,就像是小鸟破壳出生到这个世界上第一眼看到的自然而然的就是会把那个对象当做是生命里面最亲近的,这也就是雏鸟情节。

    炼心剑也一样。

    所以,宁清秋宁愿多等一段时间。

    重玄真君显然关注的重点完全不一样,这个温和的男人身上骤然爆发出了恐怖的威势,周围的气浪都是被他的情绪波动给排斥到了两边,翻滚咆哮,他眉目间的威压极重,就是这么直直的看着陈玄感,心里面电光火石的把一切都是联系了起来,他慢慢的开口,恍若重若千钧。

    “你刚才......说什么?”

    “你们,是大唐修士!”

    前一句还是问话,第二句就是肯定了。

    语声隆隆。

    情势骤变。

    其实就连宁清秋都是没有想到会有这么突兀的变化。

    重玄真君难不成和大唐的修士有仇?

    等等!

    重玄真君的资历很老,乃是真正的活化石级别的人物,虽然他看着年轻,但是其实已经是不知道多少年前的长辈,其他的人不知道,重玄真君的地位、身份、实力,难不成对于大唐还一无所知吗?

    甚至是——

    他作为当初遗留下来的先代的老一辈修士,其实是亲身经历过九州由盛转衰,灵气贫瘠无比的荒漠时代,就算是当初对背后的真相不是很清楚,修炼到这个程度,又是悬空山的倚重的炼器宗师,对于大唐肯定是知道的东西比起九州其他人两眼一抹黑的状态完全不同。

    宁清秋连忙喊道:“重玄前辈,请冷静下来,陈玄感和明远虽然是大唐修士,但是他们并无恶意,乃是我和七夜的朋友,请你相信我们的眼光。”

    还有,要是一时冲动在这里打起来......

    宁清秋总算是明白了明远在大唐的时候整天提心吊胆的在担心什么的心情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