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七章 陷阱,祭品
    正道修士争斗起来可能还需要个理由,争机缘、争法宝或是磨练自身,总而言之,那也是有原因的,见人就砍的不是修仙者,是神经病。

    但是对于修魔者嘛,就是四字箴言:你死我活。

    双方立场不同,大道之争,本就是最残酷的杀伐。说白了,就是三观不合,那除了打也就没办法了。

    若是遇到一堆慈航普度的和尚,那还可以感化感化。

    可宁清秋和明远,一个剑修一个儒修,不好意思,只能直接上了。

    两边人短兵交接,很快就打得热火朝天。

    清秋对上的是其中一个抬棺人,领头的那个虽让她恨不得除之而后快,但是很可惜,那人是个硬茬儿,只能交给修为高的明远了。

    一交手,清秋就发现那个抬棺人竟然也是练气期的修为,且已经到了中期的模样。

    第一次跟修魔者交手,她还是很谨慎的。不过还好这人的修为也是练气,虽说比她高一点,却也不是毫无还手之力。

    清秋暗自防备着,不敢全身心的投入到争斗中,毕竟她可没忘,那边还有三个抬棺人抬着棺材虎视眈眈的在一边等着。

    想来也不会比这个人的修为低,应该都是同一层次的修士。至少都是练气期!

    也不知道那棺材是什么重要的东西,竟然让那几个抬棺人都不急着上前帮忙解决她,反而只是在一边观战。

    或者,他们是觉得她没有威胁度?

    清秋一心二用,一边小心观察,一边用剑法与打斗的抬棺人缠斗

    !

    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清秋也微微焦躁起来。

    明远已经跟那个领头人打到另一边去了,清秋能够听到那边地动山摇的动静,还有招式发出的明亮光芒。

    在这夜色昏暗中,这样的光简直是活靶子,管他是修士还是荒兽都会被吸引过来的吧?

    关键这里距离百花城并不太远,那些大修士可不是她和明远两个人那么好对付!

    这些修魔者却很是沉得住气,并没有急着上来围殴她,清秋可不觉得人是讲道义。

    若不是青铜古棺里面的东西太重要,那就是这些人还有什么别的凭仗。

    正在这时,那与她打斗的抬棺人骤然轰出威力绝伦的一掌。

    地上的树叶残枝被强大的灵气刮了起来,小旋风一般冲了过来。

    清秋面色狂变,飞快后退,支出灵气护罩,却仍是受了伤。

    她用剑插在地面上,勉力支撑身体,嘴角溢出丝丝鲜血。

    对方竟然隐藏了修为,堂堂筑基修士竟然故意和她打了这么久!

    那边也分出了胜负。

    明远被狠狠掼在她身旁地面上,清秋见他面如金纸,匆忙将他半扶起,眼疾手快的喂了他一枚疗伤的丹药。

    魔修并没阻止他们。

    那个领头人冷冷一笑:“很好,又凑齐了两个,东边被引过来了几个人,都是练气期的小崽子,你们去把人抓过来。”

    “祭品就足够了。”

    “是,大人!”

    两个抬棺人身形如风如影,很快消失不见。

    明远受伤颇重,目光如电看向领头的魔修:“堂堂金丹大修士,竟然使计伤我一个小小的筑基修士,明某真是荣幸之至!”

    他话里全是嘲讽。

    那领头魔修并不生气,只阴冷道:“天真!”

    “只有你们那些道貌岸然的正道修士,做尽天下间的恶事,却还要标榜自己高尚,最是让人不齿!”

    “我魔道一途,胜者为王,从不讲虚言!”

    “你小子倒是有点心机,想诈我的话?哼,不过也无所谓,马上你们就要成为血祭祭品,让你们知道一二也无妨。”

    他声音骤然拔高,充满了血腥疯狂。

    “不出数日,这百花城就会成为一座死城!而你们,就是这场盛宴的开端。”

    清秋顿时毛骨悚然,与明远对视一眼,都看到了对方眼中的凝重与担忧。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