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一章 家传宝匕,糊弄人
    竟然是乌灵木!

    这东西虽不是什么稀世珍宝,但也是难得的好东西,属于各大宗门世家垄断的稀缺资源。

    用地球的话来说,那就是战略物资。

    平时即便是不用,也会收在库房里面发霉以备不时之需的东西。

    真正的寸土寸金。

    这个金可不是世俗的黄金,而是修仙界的硬通货之一,炼器的珍贵材料离火精金。

    用来囚禁他们算是用牛刀杀鸡了。

    宁清秋觉得疑惑,即便是魔教,也没必要这么大手笔吧?

    “这位……前辈,晚辈看你仿佛对这些魔修抓我们前来十分了解,不知能否为我等解惑?说实话,我们现在还是一头雾水,若能得前辈指点,晚辈感激不尽。”

    这说话的修士看样子也是被抓来的,修为练气大圆满,修为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年龄也见长,清秋故呼前辈表示尊敬。

    这也是修仙界约定俗成的规矩,一种正当的“潜规则”。

    那修士显然看出他们的疑惑,便解释道:“几位一看就是修炼天才,我一介散修可当不得什么前辈,不过年龄虚长而已,各位可叫我灵通。这位道友甚至已经是筑基修士吧?当真是少年英才啊,实在是令我辈汗颜,汗颜啊

    !”

    明远只是微微一笑,并不以引为傲:“言重了。大道漫漫,我等都是攀登险峰,一时不代表一世,道友谬赞了。”

    那修士很是喜欢明远的态度,拱了拱手继续说道。

    “我修为不高,但是阅历还是有一些的。魔道修士抓人血祭,提升修为凝练法器之事实属常见,但这次却是非同一般。”

    “我是十天前被抓来的,已经血祭的凡人人数光是这十天大概就有十万人的规模,甚至我听说在这之前还有金丹期的修士被当做祭品血祭了,我推测这次血祭的单位将会以百万为计!可想而知这次魔修的动作有多大,将会造成的危害光是想想就让人毛骨悚然。”

    “不论是魔道高手想要借此突破更高层次,还是说为了凝练什么邪恶的法器,对于正道而言,都是极大的威胁。”

    “百花城,危矣!”

    那修士说道最后已经是深深叹息。

    “你也是百花城的修士吗?”

    和宁清秋一同被抓的那几个修士中的一个女修开口问道。

    “没错,这里百花城的修士不在少数,道友你也是百花城的人?”

    “是的,我们姐妹来自百花木家,我是木雨,这是我妹妹木晴。我们姐妹和裂天剑派的两位师兄出来历练。”

    她指向另外两个被抓来的男修。

    高一点的男修道:“在下裂天剑派,黄量。”

    矮一点的男修也拱手道:“在下黄钟。”

    清秋一下就想起了当初的青云使,青云宗的黄岐,也不知道以前的那些熟人怎么样了……

    她就说这两人眉目两分相似,想来这两个男修应该同属于一个家族。

    那道人面色激动:“百花木家,裂天剑派在百花城也算是首屈一指的大势力,这样说来,我们就有救了,不知几位可有联系家中或门派长辈的方法?”

    木雨苦涩摇摇头:“我们……我们这次是瞒着长辈出来历练的,并没有来得及通知家中,就被魔修抓获了。”

    木晴歉疚的看着姐姐,若不是因为她任性,姐姐这端方的性子,从不行差踏差,又怎么会被她牵累至此?

    “该死,难道就没有办法破了这鬼乌灵木做的牢笼,杀将出去,给那些魔修一点儿颜色瞧瞧吗?!”

    她恨恨咬牙。

    宁清秋心中微动,不经意的打量了一圈周围的修士。

    大部分修士自持身份,即便是落到被囚禁的下场即将面临成为祭品的命运,也没有凡人那样恐慌,很多修士都在闭目养神。

    对他们这边的谈话漠不关心。

    也亏魔修对于乌灵木的作用十分信任,这“监狱”周围根本没有人看管巡逻,大概只有在血祭之时才会过来抓人

    。

    木雨安抚的拍拍木晴:“晴儿,你别激动,这些魔修多行不义必自毙,即便是我们今天遭了毒手,但是你要相信太上长老他们一定会为我们报仇的!魔修的阴谋必然不会得逞!”

    清秋突然上前一步道:“不知各位能否听我一言?”

    木晴天之骄女,性格速来直率,闻言怀疑的看她:“你有办法?”

    “我有一家传宝匕,无坚不摧,无物不破,但却是只能使用一刻钟,便会刀断变作废品。”

    清秋压低声音,轻若蚊吟,但是修士内练气,外炼皮,何等耳力,自然是听得清清楚楚。

    无数目光骤然袭来,清秋面色不动,巍巍然大将风度。

    这让她的话,可信度增强了几分。

    黄家兄弟神情异动,黄量站出来问道:“这位道友所言可属实?你那匕首真的能够破这乌灵木?”

    乌灵木虽厉害,但也不是无法可破。不然的话,修士还修什么仙?手拿乌灵木不就天下无敌了?

    金丹修士有三昧真火,元婴化神更是不可能为此物所困,其他还有种种珍宝法器不受限制,比如吸灵元珠就可以吸收掉乌灵木中灵气,使其恢复轻若鸿毛的原始状态。

    但是在场的人最高修为不过筑基,也没有厉害宝物克制乌灵木,所以只能困坐囚牢。

    清秋点点头:“虽不敢保证,却还是有五成把握的。”

    众多修士都精神起来,能活着,谁也不想死,更别说死在魔修手上这种最不光彩的死法了。

    一位长须白的老者更是直接开口道:“若小姑娘你真能救老夫出去,为补偿你匕首损毁,我赠你一柄飞剑!”

    老者身周灵气如海,清秋感应对方应该是达到了筑基大圆满修为,属于在场修士最顶端的层次,看出她是练剑为主,并不困难。

    毕竟修剑者身上都有一股锋芒之气,当然,练到后期返璞归真就没有人看得出来了。

    她缺的,就是飞剑。

    清秋掏出一柄通体乌黑的泛着乌光的匕首,刀尖锐利,形若弯月。

    众人眼神期待,清秋拿着匕首割向乌灵木,她心中倒是半点不紧张。

    废话,这匕首还是明远给她的,虽说也是难得的宝贝,但是对付乌灵木就不行了,她仰仗的,是丹田中的琉璃火。

    天地异火,正是乌灵木克星之一。

    她刚才只是传音给明远,说是自己有办法,当然没有明确告知自己身带异火之事,也亏得明远信任她,二话不说就把自己的匕首给她作假。

    他障眼法着实运用得不错,这么多修士,没有一个人看出来这匕首片刻前根本不属于她宁清秋。

    没有悬念,一根乌灵木断开,清秋一喜,成了!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