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九章 殿中殿,真正的药王殿
    清秋顿了顿,面上一派自然:“啊,是吗?其实就是感觉有点不对,幸好没有弄出什么危险来。”

    “这个幻梦兽的幻境做得太真实,我还真的没有看出什么端倪。”

    她其实也没说谎。

    宁清秋也并不是看破幻境,她本来连幻梦兽都不认识,还是听了明远的解释才知道这种生物。

    不过她也有一点想法,她本人能够吸收月华,被抓来的前一天还用月华修炼了,说不定幻梦兽就是感应到了她身上的这种气息才忍不住对他们发动攻击的

    。

    月华对幻梦兽的诱惑可想而知,尤其是一只大概从生下来就没有吸收过月华星光的,深深埋藏在地底的幻梦幼兽。

    宁清秋自然不会把这番猜想说出来:“说来着小东西要怎么办?就在这里放着?还是杀了?”

    明远摇头:“清秋你这想法就太暴殄天物了,千百年难得一遇的异兽,你就要把它杀了?我看,这小东西既然是你发现的,就应该归你所有,你把它带着好了,以后成长起来也是一大助力。”

    “对啊!”清秋拍拍自己的额头,“我这也是昏了头了,不说以后,现在带着幻梦兽,如果待会儿遇到魔修了说不定它也可以帮上忙啊。”

    木雨忙说道:“那还等什么,宁道友你就赶快把幻梦兽收复吧。我们还是早点出去,现在又耽误了不少时间。我还怕那些无生道的魔修没有死心,一计不成又生一计,到时候百花城就危险了。我们要早点出去,把魔修的阴谋揭露,让真相大白于天下。”

    清秋点点头,走到幻梦兽身前,小兽可怜巴巴的叫了一声,奶声奶气的,像是一个还没学会说话的小婴儿。

    她静立不动。

    尴尬的笑了一声:“说来,这幻梦兽要怎么收服?”

    明远无奈的扶额:“最基本的灵兽咒你都不知道?”

    清秋摇头,睁着无辜的眼睛表示自己什么都不知道。

    “当初领你进入修炼一途的人到底做了什么,这么基本的东西怎么都不知道?”明远嘀咕了一句,直接凝聚出一点金光,慢慢落到宁清秋的手上,“放在眉心收取,你就懂了。”

    顶着明远怒其不争和木雨诡异的同情目光,清秋把金光按入意识海,密密麻麻数百字的小篆仙文,烙印般的印记在她的脑海里。

    瞬间就通解了所有的含义。

    清秋嘴唇微动,细微的梵音响起,渐渐地越来越响亮宏大,一圈圈的银色光环套在了幻梦兽身上。

    它的小身子本来动了一动,却在发现清秋的灵气带着一种它深深渴望了许久,在传承记忆里面遗留的对这种气息的眷恋和热爱。

    它一动不动,像是久旱的旅人遇到了沙漠中的绿洲。

    迫不及待的迎接着灵兽咒。

    所有的光晕和声音消息,幻梦兽还是最初的样子仿佛一点儿没变,但是仔细一看,它的眉心处出现了一个银色的五角小星星。

    清秋小心翼翼的从地上捧起它,小东西亲昵的蹭了蹭她的手指,依恋的样子可爱极了。

    清秋心中一动,露出一个欢欣的笑容,摸了摸幻梦兽圆圆的小身子,轻声道:“你身体圆滚滚的,以后就叫你圆圆好了。呐,以后就跟着我好了,要努力长大哟。”

    她把圆圆放在了自己的肩膀上,小东西周身自带一层幻境,若不是之前的幻境被破坏,它也不会这么轻易地就被找到本体。

    刚才经过清秋的灵气补充,圆圆也有了自保能力,至少在明远和木雨眼中已经看不到圆圆了,宁清秋的肩膀在他们眼里上面不过是空荡荡的一片

    。

    明远甚为惊奇:“想不到幻梦兽……不对,圆圆还有这种本事,这相当于隐身了,就不怕别人对幻梦兽起贪心。我以前也不过从典籍上看过一部分记载,想来并不全面,说不定它还有更多的本是,清秋你以后多花点心思好好了解一下。”

    清秋知道明远是为了她好,感激的点点头,想到之前那灵兽咒,明远给的也不是一般的篇章,分明是世家宗门传承的专有符咒,不然不会有这样好的效果。

    圆圆一下子就恢复了生机,她和圆圆的联系也十分的紧密,有着天然的亲近,不是极品的灵兽咒应该是没有这么好的效果的。

    木雨也说道:“宁道友你放心,我不会告诉任何人有关幻梦兽的事。说来,这幻梦兽应该是药王前辈留下的东西,那么我们继续往前面走,这次应该很快就能找到传承之地,那么出口也就不远了。”

    宁清秋也不是说全然相信了木雨,但是也没有什么要紧,百花城不过是她中途一站,出去了之后,说不定就再也见不到了,那时候天高地远,她一走了之便是。

    三人循着前方摸黑前进,他们不敢擅自用灵目术或者光照术还是火把什么的,就怕招来黑暗中的危险生物,或者是魔修。

    修士的身体本就随着修炼越发进化得完美,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是针对于凡人而言的,他们几个人都能用肉眼看见淡淡的物品轮廓。

    宁清秋他们摸黑前进,走了大概有两炷香的时间,发现前方有一点微光,精神一震,立马加快了脚程。

    走到近处,他们都被眼前的景象惊到了。

    “我们用光照术吧。”

    三人联手发了光照术,映照出巨大宫殿的一些轮廓。

    这是他们落下来之前一模一样的药王殿,只不过是扩大了几倍的药王殿,除开他们能看到的地方,更多的地方隐藏在黑暗里,像是匍匐的巨兽,绵延不知多少里。

    “难怪,难怪这么多年都没有人找到药王的传承,原来真正的药王殿藏在另一个药王殿的下面,要把上面的药王殿破坏了之后才能来到这里。”

    木雨喃喃道。

    清秋也相当佩服这奇思妙想。

    本来找到药王殿想来就很困难,不然魔修也不会在上面修筑血池,并且避过正道修士的耳目秘密进行了这么久,想来位置极为隐蔽。

    而找到了药王殿的人,为了传承恨不得把整座药王殿翻个底朝天,任何角落想必都不会放过,却没有想到会把眼中的药王殿破坏个彻底才能来到真正的药王殿。

    明远面沉如水:“我现在倒有些担心里面的危险了,药王这个做法可不太像安安全全的把自己的东西传承下来的样子啊,这种倒像是通关模式,你看我们那么多人,最后到这里来的又有几个?”

    “不对。”清秋并不赞同明远的说法,“我们落下来受了重伤还有很多人丢了性命不假,但那是因为之前的混战和血池中的血毒导致所有的人实力大减,才会造成惨重伤亡。”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