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九章 取帝流浆,我需要你的帮忙
    清秋和木雨这边谈妥了,明远和器灵那边也顺利完事儿。

    宁清秋和明远走到一边简单说了两句,知道木雨点头同意了之前的事他就放了大半的心,这事儿十有*是成了。

    木雨作为木家家主的女儿,想来还是有几分分量,她要是说话做不得数,应该也不会答应下来他们的要求。

    并且这场交易对于木家来说,只赚不赔,只要是明眼人都能做出正确的选择,这点儿他们倒是不怀疑。

    “不论如何,谢谢你明远。只是你若真的因为我的原因留在百花城,那大可不必。你身负药王传承,留在百花城弊大于利,我怎么想都不妥

    。”

    “趁现在还有机会,木雨也没有把消息传回木家,干脆你就直接离开吧,我们就在此分道扬镳。我留在百花城完全是为了私事儿……”

    明远打断她:“我知道你的意思,但是我留在百花城也是有原因的,天象异常修士皆能发现,这百年一遇的帝流浆,我也是想要争上一争。”

    清秋气馁,她若不是听到丫丫耗费最后灵力传来的消息,也是不肯留在危机四伏的百花城的,但是谁让丫丫感应到了百花城内的灵药气息呢?

    据她所言,那灵药的气息非同凡响,不说肯定是她们在找的三种神药仙草之一,但是也差不多是一个级别的神药,这种东西可遇不可求,怎么能错过?

    “明远你这借口找得太不诚心了,帝流浆乃月之精华,确实是天地之灵物没错,可是即便是不在百花城也能得到吧?据我所知,这次帝流浆的范围极大,你何必非要留在能人极多的百花城?”

    明远摇头:“你这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其他地方是能取帝流浆不错,但是你忘了一点,捕捉帝流浆是多么的困难。”

    清秋眉头一皱,这倒也是,帝流浆赐予草木日月精华,种种妙用皆让修士神往,却是不是走大街上随便都能见到的东西。

    但是明远没有其他手段她也不信,至少得到一份帝流浆应该是完全没有问题的,何况他现在身边还多了一个器灵,见多识广,漫长的岁月带来的就是对于这些世间万物更多的了解。

    “清秋,我需要你的帮忙。”

    明远目光澄澈,看向宁清秋的眼神带着看透一切的了然。

    宁清秋浑身一凛,感觉自己被人看了个透彻,什么掩藏的东西,都被人尽收眼底。

    说实话,这样的感觉很不舒服,如果对方不是明远,说不得她就要拔剑相向了。

    明远话语未尽,却住了口,清秋跟着看过去,发现木雨已经向他们款款走了过来。

    之前都在要不是被魔修追捕,要不就是忙着逃命,众人都很是狼狈,自然没怎么注意容貌,这个时候静下来一看,木雨当真是个不可多得的美人儿。

    弱质纤纤,楚楚动人。

    明远却下意识的看了一下宁清秋,恍惚想起了初遇那一晚的惊鸿一瞥,脸上泛起一丝红润。

    当真是秋水为神玉为骨,让人想起她的时候不自觉的联想起一起美好的事物。

    朝霞、露珠、明月……

    木雨脚步顿了顿,感觉到明远的神色有些恍惚,像是看着她在走神,脸不由悄悄红了,美人娇羞更是让人心动。

    宁清秋神色古怪的看了两人一眼,这架势,难道是看对眼了?

    怎么这么突然,之前不是还好好的?

    “咳咳……”

    她都是不介意这两人谈情说爱什么的,但是拜托,还是看看场合好不好?他们现在还在一种随时可能要逃命的状态中啊……

    木雨柔声说道:“明道友,宁道友,我刚才已经用家族秘法联系上了我二叔,他为了不惹人怀疑,暂时没有办法离开药王殿,而且传来消息说是众多修士最迟明日就会云集坠龙山脉,到时候趁着人多不惹人注意的时候,和你们见面详谈

    。”

    “因为事关重大,我想要去二叔那边详细的说一下,所以……”

    明远笑道:“木道友的人品我还是信得过的,这第一卷丹经木道友就直接携带给你二叔参阅,也让他和木家看到我们的诚意。明日正午,我们就在另一个地方会面吧,当然还是在坠龙山脉里面,我会另外选择一个隐蔽地点,这里毕竟是药王殿传送之地,不方便会面。具体的地方我会通知你的,这是传音符,你拿着吧。”

    明远将一卷丹经和一枚白色传音符递给木雨。

    木雨受宠若惊道:“这……无功不受禄,我怎么能就这样带走一卷丹经?明道友你不怕我背弃誓言吗?”

    清秋这时候劝道:“我们本就是抱着诚意和木家合作,你拿着实物更好说服你二叔,让他知道我们不是在空手套白狼,对大家都好。”

    木雨点头:“既然你们如此信任我,多余的话我就不多说了,你们的要求我竭尽全力一定做到,必不负所托。”

    她感激之意溢于言表,说完就干脆利落的离开了。

    明远和宁清秋也没有多留,很快的找到了一个新的地方驻扎。

    木雨这个时候是可信的,但是不代表她不会改变想法,更重要的是,木家的真正态度还不确定。

    暮色四合。

    坠龙山脉的夜,却不若往常那样的寂静。以前是静谧中隐含杀机,凶猛的荒兽藏在黑暗中准备对猎物一击必杀。

    如今的坠龙山脉,因着药王殿的消息,五湖四海能赶来的修士充斥着这片山脉,火光、灵力冲击的波动一刻没有停歇。

    明远和宁清秋并肩站在一块巨大山石上,遥遥看着药王殿的方向。

    “我已经问过器灵了,药王殿并没有你要找的那三种药草。不过你放心,以后有这些药草消息,我一定第一时间知会你。”

    明远出声道,他并没有问清秋要这些药草干什么,只是表达着自己的决心。

    清秋并没有多么的遗憾,毕竟之前就料到这个可能性,丫丫说出来的时候她就知道不老根、长生草还有转轮花不是那么容易就被找到。

    重塑躯体,这本就是逆天改命之事。

    “我知道了。”清秋没说什么谢谢,心里早就把明远当做生死之交的朋友,不来什么虚的,记在心里就好。

    “只是明远,你要帝流浆,需要我帮忙是指……”

    “你不是可以吸收月华吗?虽然我不知道你是怎么做到的,同理,帝流浆对你来说,其实犹如探囊取物一般吧。”

    平地惊雷,明远这话说得平淡,听在清秋耳里却若无数炸弹轰然炸响。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