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八章 是谁,让你们来杀我的?
    宁清秋正沉浸在观看激烈的打斗中不可自拔,一道灼热的视线让她骤然清醒,那目光太凛冽锋锐,让她如芒在背,像是要被穿透似的不自在,便下意识的顺着那道目光传来的方向看了过去。

    被这场比斗吸引来的人很多,人挤人差不多挤满了半个中央广场

    。但是仍然有偏僻的地方无人问津,暗色阴影处一个人影静悄悄站立。

    他穿着一袭黑色的长袍,衣摆在晚风中猎猎作响,一张银白色的面具遮住了上半张脸和鼻梁,只露出嘴唇和玉白的下颌来,那银白色的面具上缠绕着魅蓝色的彼岸花花纹,诡秘魅惑,带着近乎绚烂的死亡气息。

    像是知道宁清秋正在看他,那人微微挑起削薄的唇露出一个仿佛笑容的弧度,并不是喜悦,也没有恶意,只是单纯的笑了一笑般。

    宁清秋丹田中的明净琉璃火剧烈的跳动起来,平日里的温顺可控像是一瞬间消失不见,它兴致勃勃的想要探出头来,就像是见到了什么让它控制不住的东西。

    “跟我来。”

    有一个低低的声音在她的脑海中响起,像是很远的地方传来一样,清浅又虚幻缥缈,让她几乎以为是幻觉。

    但是她知道,就是那个带着面具的人在和她说话。

    那人朝她微微一点头,身后披风一展,潜入暗影中,再无踪迹。

    宁清秋下意识的脚步微动,她看了一眼明远,发现他正全神贯注的看着台上的黄某人和青雀的比斗,丝毫没有发现她的异样。

    她心中更是吃惊,不知道那到底是何方神圣,竟然连明远对他的到来都一无所知,直到现在都没有发现不对劲的地方。

    那么多人,却一个人都没有朝那个方向看过一眼,感觉到他的,只有她一个人。

    明净琉璃火也像是感应到了某些东西的远去,渐渐安静下来,清秋咬了咬唇,还是决定走上一遭。

    惹上一个不明来历的人,是多么危险的一件事她再明白不过。而且这个人一看就知道是冲着她来的,针对性十足,她不能连累明远。

    宁清秋并没有发出什么声音,她快速的穿过人群,朝着那人消失的方向追去。

    ……

    宁清秋只能远远的跟着那个人的背影,他速度极快行踪诡秘,一看就知道练就了极为高深的身法,她拼尽全力也只能勉强跟上,这还是在别人有意放水的情况下才没跟丢。

    他是故意的。

    清秋追到了一条小巷中,没见了面具男人的踪影,这四周无人极为安静,大多数的人此时都聚集在中央广场,这里空无一人。

    她剑慢慢出鞘,留心戒备着四周,心里已经开始后悔,不该这么莽撞的就跟过来,好歹跟明远打一声招呼,也不至于落到现在没有后援的地步,进退两难。

    但是宁清秋却知道这人就在周围,并没有走远,盖因为琉璃火还在兴奋的跳动,自从跟上那个人,它就恢复了活力。

    “出来!”

    她沉声喝道。

    “你出来,藏头缩尾的算什么!”清秋不知对方是敌是友,心神紧绷。

    突然,几道亮光同时亮起,利器破开空气的声音急促无比,带着沛然的杀意,那杀气藏而不露,就在攻敌的那一刻才显出无比凌厉的锋芒

    。

    清秋拔剑便挡。

    雪亮的剑光照清了眼前蒙面黑衣人的眼眸,那里面是毫无感情的冰冷。

    数个黑衣人都从各个埋藏的隐蔽处杀了出来,刀刀催命。

    竟然还有另一批人筹谋着要取她性命!到底是谁?木家想要撕毁盟约霸占药王殿的传承空手套白狼?还是绝情谷的人发现了他们的身份想要杀人夺宝?或者是魔修回来复仇?

    他们跟之前那个面具人又是什么关系?这是他们联手设的局吗?

    这些都不得而知。目前最紧要的,就是先活下来再说吧。清秋炼心剑一转,划出一个完美的圆弧,迎接上了劈过来的杀人刀。

    不知道明远那边怎么样了,幕后主使者有没有派人去杀他……

    她并没有多少时间思考,仓促迎敌却并没有多少狼狈,历练多了也就见怪不怪了,修仙界天天都是争斗。

    宁清秋已经不是当初那个第一次杀人之后还要哭泣的小女孩了,她每日都在苦练剑术,心志如铁,立志要攀登无上险峰,跟她作对的,她也不会心慈手软!

    即便是没有学习什么高深的剑术,手上拿得出一用的也就是宁家家传的柔水十六剑,但是她每日都在苦练基础剑术,大道至简,把最基本的招数练到了极致,那就是威力无穷的杀招!

    宁清秋对此坚信不疑。

    小巷中一时之间刀光剑影,霍霍杀气,满地飞沙走石,兵器交接的亮光甚至盖过了清浅的月光。

    冷意森森。

    但是宁清秋的修为确实是一个短板,她不过是练气期,而周围几个杀手个个都比她强,她唯一值得庆幸的是,没有筑基期的高手参与这次追杀。

    清秋被逼入墙角,形势岌岌可危,她暗自发狠,这次有命回去,一定要从丫丫那里挖出几个保命的绝招出来,怎么着也不能这么轻易被人逼到这种程度!

    她却不知奉命杀人的几个杀手也是暗暗叫苦,要知道他们都是专修暗杀的好手,个个杀人如麻,杀个把练气期的小修士像是吃饭喝水一样简单,没想到这次碰上这么硬茬子,剑招简单,直来直去也就那么两三招,却是基础打得无比扎实,滴水不漏的。

    那灵气也充沛得不像是个练气初期的小修士,倒像是在练气期大圆满打转许久的那种修士,灵气之浑厚,实属罕见,竟然和他们打了这么久还能够勉强支撑!

    交战双方都不知道,宁清秋这个特例完全是因为当初破而后立,丹田在枯竭之时生出来的那一点先天真气,这真气潜移默化的巩固着她体内的灵气,相当于时时刻刻有一个筑基期的大高手在帮她凝练精粹灵气,自然是与普通的灵气不同。

    更何况,她还经过了琉璃火洗炼和吸收月华练功,灵气质量胜过寻常修士十倍不止。

    不过也就到这个程度了,宁清秋毕竟只是*凡胎,修为的差距宛若天堑,她气喘吁吁的靠在墙上,感觉整个人都要虚脱了。

    “是谁,让你们来杀我的?”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