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七章 青云宗?!
    都说情深不寿,慧极必伤。

    七情过极,必然也是会给人造成损伤,想来这也是丫丫对这门剑法忌惮的原因。

    “七情剑极为凶险,是搏命的招数,不到万不得已,切不可随意使用,对于五脏六腑的压力也是极大。姐姐你……真要学?”

    丫丫神情担忧的递给宁清秋一枚青色玉简,她伸手接过,笑了笑,揉了揉丫丫的小辫子。

    “放心,我自有分寸

    。”

    丫丫把这门剑法告诉她,想必也是挣扎了半天吧。

    “对了,丫丫,你神神秘秘的把蜃龙珠拿走说是有用,到底用来做什么了?”

    宁清秋对这个问题很是好奇,当时在拍卖会上丫丫非要买蜃龙珠她就满肚子疑惑了,结果小丫头就是不告诉她,非说要给个惊喜。

    丫丫露出一口小白牙,洋洋得意的模样:“大功告成!丫丫出马,就没有不能的事!”

    她背在背后的另一只小肥手伸出,摊开手掌让宁清秋看着自己一直握着的东西。

    宁清秋瞪大了眼。

    丫丫手上圆圆软软的一坨,那一双小眼睛眨巴着跟她对视,纯然的清澈无辜,近乎透明的一团,若隐若现般虚虚实实。

    这不是……幻梦兽那小东西吗?!

    “……圆圆?”

    宁清秋有些迟疑的唤了一声,拍拍额头恍然大悟。

    当初在药王殿外把小东西捡到,没想到后来发生的事情太多,最近又忙昏了头,早把着小家伙忘到九霄云外去了。

    圆圆的黑色眼珠水汪汪的,委屈极了,自己特别喜欢这个身上香香的主人,但是主人一直没有搭理圆圆了……

    清秋她还是挺喜欢这个小萌兽的,见状心中有愧,不好意思的伸手戳了戳它软绵绵的小身子。

    “这个小家伙怎么会在你手里?蜃龙珠……难道?”

    丫丫点头,对于宁清秋这种“薄情寡义”的行为很是鄙薄,她捏了捏圆圆的小身子,像是搓橡皮泥似的。

    “没错,蜃龙本就是操控幻境幻象的行家里手,和圆圆的属性十分契合,我当然要把这东西拿来给圆圆,放心吧,圆圆现在也很厉害,它进阶变异之后能够帮助姐姐遮掩气息模糊面容,甚至幻化成任何一个姐姐见过的人,元婴期以下,没有特殊能力或者是血脉力量这些奇异之处的修士,绝对不会发现任何端倪!”

    宁清秋眼睛倏然就亮了,看着圆圆的眼神跟看宝贝似的。

    好东西啊,居家旅行必备神物!这样说来,她可以装神弄鬼唬弄比自己厉害的修士,也可以在不想惊动别人的时候把自己伪装成一个柔弱的凡人……总而言之,这个能力很是好用,对她有极大的帮助。

    修仙界太危险,圆圆的能力能够省去很多不必要的麻烦。

    清秋伸手捧起圆圆,轻轻在它头上亲了一口,它看着介于虚幻现实,实际上是有实体的,她感觉自己像是触碰到了一块柔滑的果冻布丁。

    圆圆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从透明色变作了粉嫩嫩的红色。

    清秋噗嗤一下,这小家伙还害羞了!丫丫目光殷殷的看着她和圆圆的互动,有些不舍的说道:“姐姐把它带出去吧,小家伙很有用的。”

    清秋一看,心中一软,丫丫一个人待在太阴灵犀多么的孤单,多么的无聊啊,但是她毕竟不能时时刻刻陪着她,丫丫也没有个说话的人,所以才会这么喜欢圆圆吧,即使圆圆还没有炼化横骨,也不尽然听得懂所有的话,可是它毕竟是一个开了灵智的小生物,活生生的

    。

    “傻丫头,就让圆圆陪着你吧,跟你做个伴。不过你要好好训练圆圆的能力,这对姐姐有大用处,我要需要的时候,再把圆圆交给我吧。”

    清秋把圆圆塞到丫丫手里,看着小丫头脸上欢喜的笑容,暗暗发誓自己一定要找到帮她重塑身体的神药,还有,岐江图上那个地方,她誓必一行,寻找那把据说是炼化了剑灵的神剑。

    “真的吗?”丫丫一双大眼睛笑成了月牙,“谢谢宁姐姐!我一定会好好照顾圆圆的!”

    说到这她神色一动:“姐姐,你的那两个朋友好像回来了。”

    清秋目光一聚,赶紧伸手摸了摸圆圆的头,不管它听不听得懂,交代道:“圆圆,你就乖乖待在这儿,和丫丫一起玩儿吧,我下次再来看你们!”

    说着她就转身出了太阴灵犀。

    宁清秋刚一站定,就有人推门而入,黑衣银面,除了七夜还能有谁。

    “话说七夜,你能不能敲个门,我好歹是个女修。”

    万一撞到什么不该看的场面,岂不是两相尴尬?别误会,她指的不是诸如撞破洗澡之类的场景……

    说到这儿宁清秋就想起了她和明远的初见,简直就是黑历史啊。明远从来都不会提起这一茬,比起宁清秋来说,他的感觉无疑大得多。

    接下来他们还要结伴而行好一段时间,她得提前和他打个预防针,万一以后再出入太阴灵犀,好歹有个缓冲时间。

    总不能让他亲眼看到大变活人的场景吧?她可不是七夜这样能开辟空间的大高手,一练气期的小虾米出入空间,那么就只能是有什么大秘密了,比如说随身空间什么的,那她不就暴露了?

    七夜直接和她擦肩而过,大摇大摆的坐在了椅子上,宁清秋发誓,自己绝对听到了你轻微的嗤笑声。

    正要发作的时候,明远也已经走了进来,顺手掩上了门扉,并且布置了一个隔音法阵。

    宁清秋觉得他布阵越发得心应手,想来以前没有“流落在外”的时候,明远大概是出于一个纸上谈兵的状态,结果遇上她之后,这阵法布置倒是跟家常便饭似的。

    “你们都回来了啊,事情怎么样了?我这边已经和木家商谈好了,他们随时可以为我们引荐百花城主,以远方一个济州六阶宗门的游历弟子的身份参加杀鬼刀的事中。木家二房长孙当年因故失落,后来被发现的时候却已经拜入那宗门,如今正好可以借省亲的借口,让我们冒顶木家二房长孙和他的同门的身份,因为那宗门与此地相去甚远,百花城中对于此事详情一无所知,决计不会有人怀疑。”

    “哦,哪个宗门?”

    清秋喜形于色,没想到事情这么巧,想瞌睡就有人送枕头来了。

    明远也很是高兴,事情进展顺利自然是身心舒畅,虽说他又把药王鼎给了出去,不过他本就不在意这些东西,便没有提及,洒然一笑。

    “是青云宗!”(未完待续。)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