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三章 明远挖心,狮鹫惨死
    宁心莲不愿说,也不敢说。

    她不想让宁清秋有所防备,知道是黄泉魔宗要杀了她。

    更何况,魔宗中还有一支势力,他们曾经是上任黄泉圣女的嫡系心腹,当年圣女之变死了个七七八八,但是残留下来的人,无一不是修为高强,在魔宗宗也有着不小地位的人。

    万一知道宁清秋这个圣女之女……不知道他们是什么样的想法,但是他们必定会保住宁清秋的命!

    宁心莲不愿说。

    她也不敢说。那位魔宗长老虽然给她传功青眼有加,却也只是把她当成是一个马前卒,在她的识海里面下了禁制,一旦有人搜魂或者是她自己主动说出,那么就是魂飞魄散,永世不得超生的下场。

    可谓狠毒。

    但是她别无选择。

    郑芸要杀她,于青云宗而言她不过是个弃徒,若是想要成为人生人,长生逍遥,她只能把自己卖给魔鬼,成为黄泉魔宗的狗,求得庇护。

    宁心莲只能拖延,她垂下眸,盖住了眼里的一丝狠辣。

    “……你让我再想想。”

    清秋也没动气,她以为宁心莲已经动摇了,那么旅途无聊,这么点时间她还是等得及的。

    宁心莲被收入了她的储物戒指。

    自然是不可能放入太阴灵犀的,这个女人不能知道太多的东西,即便宁清秋已经下定决心得到了想要的信息之后就杀了她,但是还是不愿意自己的“仇人”接触自己最隐秘的核心秘密

    。

    也亏宁清秋未雨绸缪,不然的话就亏大了。

    但是若是这个时候把宁心莲放在丫丫那里看管着,有着琅嬛居和太阴灵犀这么强大的禁制锁着,也不会出现后面的事。

    一饮一啄,莫不天定。

    宁清秋为了逼真,还是装了不少的东西在储物戒指里面,当然,不过是一个正常有点穷酸的练气期修士应有的家当,打算万一被人抢了劫了,她还能糊弄过去。

    反正最紧要的东西都在太阴灵犀里面。

    储物戒指丢了也不算心疼。

    宁心莲就被放在里面。

    储物戒指十丈大小,放个活人绰绰有余。

    自然是比不得七夜的袖里乾坤。

    清秋对这个挺好奇,觉着有点像古神话传说里面那些大罗金仙,袍袖一展,啧啧……日月入怀,五湖四海尽入我手中。

    那叫一个有范儿。

    然后就知道了神通。

    种种话语传说都给神通添上了一层神秘的光环,清秋有点流口水,七夜也没教给她,倒不是说吝惜神通的珍贵,他只是说清秋修为太低,学了也白学,等到她修炼到金丹,就教给她。

    现在看了,也看不懂,学了,也是学不会的。

    他哪里知道,两个人……或者说三个人很快就要分道扬镳了?

    一行三人慢悠悠的走着,跟踏青游玩儿似的清闲,路上倒是能听到坠龙山脉那疯狂咆哮的兽吼,清秋觉得,这帝流浆就跟荒兽的兴奋剂似的,这漫山遍野的荒兽大概都一下子热血冲头,想要打架了。

    半刻钟前,还有一头狮鹫从天空俯瞰而下,直冲着他们冲刺。

    应该是把他们当成是捕猎的食物了。

    可惜,这次倒是真的找错了人。

    它翼展宽约五米,两翅膀加起来都有十米来长,落到他们头顶的时候就跟一片乌云似的垂了下来。

    不过十步开外却仍然是鸟语花香艳阳地,哦只是没有鸟语,都被这恐怖的空中霸主给吓跑了。

    其实这头狮鹫并不是飞行荒兽中数得上个头的,总的来说,荒兽级别越高,那体积越庞大气势越骇人,当然也有小巧的,但是这种荒兽很少,它们多是拥有着圣兽血脉,最有希望化作人形成为妖修。

    咳,这就说远了。

    这狮鹫也是昨晚上遇到帝流浆喷发,饱饱的吸食了一顿,也是修为飞涨,隐隐有凝金丹的迹象,关键是它的天资不错,修为还在其次,品阶却向上升了一升。

    那翅膀边缘的羽毛,由黑转金色,阳光下近是天空之王的风采。

    它修炼结束,飞出自己的地方,却看到了宁清秋一行

    。

    狮鹫喜欢吃人的心脏,或者说它喜欢的是修士的心脏,精血旺盛,灵气十足,堪称是荒兽的十全大补丹。

    “啾——”

    一声尖锐的嘶鸣响彻天地。

    明远和清秋同时抬眼。

    七夜纹丝不动,继续擦拭着自己的弯刀,用手指。

    这其实也是他的修行,他用森罗刀意种魔,时时刻刻把自己的精气神灌注在幽冥炼狱刀上面,刀意不断地在人体和魔刀之间流转,每一次循环都让他的种魔更深入一步。

    一个连金丹都没达到的荒兽,你还能指望七夜大爷能够转移他的注意力?

    飞到眼前,再一刀斩了便是。

    就跟吹口气似的轻松。

    但是这次确实没有让他出手。

    明远一双黑眸熠熠生辉,像是被极度的火焰烧灼了一般,有些隐隐约约的赤红,清秋晃了晃神,觉得应该是自己看错了。

    他冷冷的看了一眼狮鹫,骇人的气息一闪即逝。

    狮鹫黑色的小眼珠里掠过奇怪的惊恐,但是却不明白发生了什么。

    它肚子饿了,只想吃饭,只想吃人。

    明远拔身而起,身体若飞鸿闪电,快若迅雷。

    清秋都看不清他的身形轨迹。

    只见到那狮鹫骤然凝固静止在半空中,极动到极静,有着强烈的视觉冲击和荒唐感。

    尖锐无比的嘶鸣惨叫,不过只一声便戛然而止,它已然没了气息。

    清秋凝眸一看,狮鹫胸口处,一只玉白的手从背后穿插而过,五根手指穿金裂石一般,穿透了狮鹫比精铁还坚硬的身体。

    鲜血淋漓,像是一盆血水从天而降,清秋面色一变。

    七夜漫不经心的挥了挥手上的刀,蓝幽幽的光芒一闪,无数的鲜血珠子像是碰上了一层透明的玻璃罩,滚着滑落在地上,围绕成了一圈。

    明远手一甩,狮鹫庞大的身体像是被大力抛出的一个实心铁球,远远的落地声,清秋听着都震耳欲聋。

    她暗中咋舌,这狮鹫不会碎成渣了吧?

    这力道、这声响,她光是听着就疼。

    这倒霉荒兽,惹谁不好,非要盯上他们?

    不过也能看出坠龙山脉的荒兽确实猖獗,这筑基期的荒兽都能跑到坠龙山外面来捕猎修士了,真当自己吸了帝流浆就从此神功大成天下无敌了?

    这个世界,还是由修士做主的。(未完待续。)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