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八章 鬼涧愁的鬼面修士
    明远眉头深皱,再来了一次同样的招式,这次只是打了一个数米的距离,然后光柱就力竭了

    。

    安海也碰上了那雾气,他的实力不及明远,造成的危害更是微乎其微,那雾气只稍稍凹陷了一下,转瞬复原。

    他微微一怔,这雾气接触起来的感觉阴冷冰寒,灵气仿佛都凝滞了几分,体内的血液流动也变得缓慢。

    这感觉……

    “你是阴家的人!不,不对,金丹修士,你难道是……鬼涧愁的人!”

    阴家搭上鬼涧愁毕竟是个猜测,眼前一旦证实,冲击力并不弱。安海心中惊惧交加,暗道,难道我安家真的要亡了?

    眼看万湖大草原近在咫尺,却要魂断此地?

    他已经不怎么抱希望了,明远再厉害也不过是一个筑基,面对金丹修士是万万没有胜算的。

    安海毕竟和阴家人打交道这么多年,生死战不计其数,和阴家的拿手绝活放阴气自然是极为熟悉,不过阴家人的阴气是浅灰色,倒是和这灰白雾气有所区别,所以一时之间没有认出来。

    但是一旦近距离接触,那就再明白不过。

    仇人见面,自然分外眼红,但是鬼涧愁……难道说那个地方真的盯上他们了?

    鬼面气恨不已,他虽是鬼涧愁的人,但是天资并不出众,一百年前修炼到筑基顶峰就毫无寸近,眼睁睁就要卡死在这横栏无数修士的天堑。

    但是后来他心一狠,经过数十年布局,奔波了数个凡人国度,挑起战争,将无数的人在战场上生生炼化,终于凭借着无数的血肉精气将自己顶上了金丹期。

    阴家便是鬼面晋升金丹期之后被分发的所属势力。

    他对于这个家族观感还算可以,毕竟年年上贡都很积极,但是也不至于费心提拔,毕竟他只是需要这些修士给他足够的修炼资源,鬼面也明白自己的修为到了这个程度已经没有什么进步的可能,便到处挖掘人才,想要培养出一个优秀的弟子,期望他修炼上来可以反过来对他照拂一二。

    若说是抱大腿才是最有效最直接的做法,比如说元婴修士随便手中露出一点东西,都能让鬼面眼馋不已,但是很可惜,大腿这种东西不是想抱就能抱的,万一惹到哪位元婴大能,一个指头就把你戳死了。

    讨好有风险,抱大腿要谨慎,鬼面想了想,还是选择了不容易挂掉的方式。

    阴木就是阴家这一辈最出众的天才,自然是被送到了鬼面这里拜师,鬼面也是广撒网,收了许多的弟子,万一有一两个发达了,他也跟着沾光。

    而且修士中有天生大气运的人,鬼面天资不好运道也差,但是他为人心狠手辣,用血气煞气阴气硬生生爬上金丹期的门槛,这种方法还是他杀了自己的师兄抢过来的,虽然修成的是那种最弱的金丹修士,但是他也满足了。

    寿命延长,实力更强,再弱的金丹修士那也是金丹,不是筑基期可以比拟,当然,前提是不要遇到那种超级变态的天才修士。

    万一有哪个弟子得到了他都眼馋的超级机缘,他也可以先下手为强,抢过来便是。

    鬼面的算盘打得响

    。

    阴木知道他的贪婪之性,就是在这个时候提出了安家有宝物的事儿,鬼面一听,便找人打探,就发现了安夫人出身的家族曾经有过金丹修士,祖辈往前甚至还传说有过元婴大能,当然,现在一个都不剩,死绝了,满门被灭,就只剩下安夫人一介孤女。

    他立马下了血本让阴家飞速赠长实力,打算让阴家出面灭了安家,然后将宝物呈现给他。

    毕竟一个金丹修士出手实在是显眼了一点,鬼面这个人喜欢藏在暗处行事,不喜欢明枪实箭的打,所以打算低调行事,毕竟阴家和安家是这么多年的生死仇敌,打死打活才是正常。

    这宝物就是安夫人手中的家族传承的东西了。

    一个家族覆灭,剩下的所有好东西,定然都是在唯一的幸存者身上,这一点,长了脑子的都知道。

    即便什么都没有,安家被灭也可以补足鬼面付出的东西了,而且到时候乌镇便是阴家一家独大,每年的份例向来便又多上一倍,所以鬼面觉着这生意怎么都不赔。

    但是他万万没有想到,安夫人手上确实是有宝物,但是这东西来头太大,大到一不小心就是灭顶之灾。

    竟然是妖弓无缺!这样的大人物隐居在万湖大草原,他之前一点儿都不知道,关键是若是真的让这些人找到妖弓,那他鬼面,就没有任何的希望了。

    他心惊肉跳,浑浑噩噩的想了一天,没敢跑,直接将这件事上报了鬼涧愁的一位他能够接触的元婴大修士,直接分管他的。

    老头子也是个贪心的,这件事风险虽大,但是也是有机可乘的。

    安家那连金丹修士都没有的小家族,想要到万湖大草原?没门儿!

    只要把人都杀了,信物抢过来,那就没有什么好担心的!

    妖弓的信物确实是个烫手山芋,但是同样的,到了他们手上那就是一件惊天的宝物。

    一位绝世元婴,风云榜上大人物的承诺,普通的元婴修士同样动心!

    他们计划得好,却是不知道这信物必须有安夫人家族血脉的人才能利用此物让妖弓兑现承诺。

    那位元婴就把鬼面派了出来,他的算盘也打得好,若是成功,那便是好事一桩,若是不成,鬼面就当做是棋子推出去平息安家人的愤怒,毕竟他们根本不知道此事和一位元婴还有关系。

    他也不怕鬼面泄露消息,一道本命真气附在鬼面的身上,鬼面也不得不在这位元婴的压迫下发下心魔誓言,胆敢泄露他丁点儿消息,立马就魂飞魄散,生死道消。

    所以鬼面此来本就是满腹怨气,他本不打算出手,这件事能不露面就不露面,但是没想到阴家人那么不中用,所以他接到消息不得不出手。

    星罗盘挡不住金丹灵感的窥探,自然是被他守株待兔。

    冥阴气是他当初突破金丹时候借助那无数冤死之人的气息炼化而成,威力非凡,乃是他最得意的杀敌招式,没想到被一个筑基修士给他戳了个洞,一点儿不把他的话放在眼里,简直是奇耻大辱!(未完待续。)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