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六章 不正常的七夜
    清秋已经感觉到背后灵的存在,咳,背后灵七夜大人。

    “七夜啊,你什么时候看到这个半妖的?它来做什么的,抢劫商队吗?”

    这不是找死是什么?

    即便是这个半妖把今天在场的人都杀光,这里隔万湖大草原多近啊,就是那种赶路一夜明早就能到,对于元婴期来说要不要得了半个时辰都是问题啊。

    九州有诛杀令,排行第三的就是半妖啊。

    七夜给她传音,但是宁清秋就觉得这人是故意的朝着她耳边说话似的,毛痒痒的那种,耳尖微微泛红,犹如质地上好的红翡,她很想伸手把搁在肩膀上的狗头推开,可惜她不敢。

    “……你干什么?”

    “别吵,我有点累。”

    七夜的声音带着微微的倦怠。

    “你做什么好事去了?跟个元婴期大战了八百回合?”

    把自己搞成这幅模样。

    他小幅度的摇头,清秋甚至能够感觉到他的头发冰凉柔滑,在她的脸部和脖颈处摩擦,瞬间就毛骨悚然。

    七夜整个人的重量都往宁清秋背上靠,她手上的炼心剑蠢蠢欲动,真的很想要直接反手就戳人一剑,他以为自己身轻如燕吗

    !

    运转了灵气,让自己的腿牢牢扎根似的固定在地面上,宁清秋像是练剑练了一千遍似的,累。

    七夜慢吞吞的说:“……不是。”

    然后不开腔了,清秋被他气得差点没来个倒仰,这说一半留一半,谁惯的他这臭毛病!

    七夜确实是累,不是占便宜,就像是动物有冬眠期什么的,他的道心种魔之法进行到了最后的地步,隔一段时间便会有这种类似于脱力的情况产生。

    但是别误会,这不是说明他的战斗力得到极度削弱,因为力量归墟纯化,每一次的这个倦怠期,都是他战斗力最最爆表的时刻。

    但是七夜在这种时候最不喜欢动手,性格也有不小的变化……嗯,虽然不承认,但是这个时候七夜就是个懒星人,吃饭等人喂,衣服要人穿那种。

    嗯,还好修士不用穿衣吃饭这么麻烦,不然七夜这种情况有得折腾。

    他就想懒洋洋的躺在什么地方,一动不动的休息,往年早就找个地方直接闭关,但是现在显然是特殊情况。

    琉璃火的携带者在他的眼前晃悠着,明远那里又关系着他的阴阳两仪葫芦,这两个东西在之后种魔成功之后,破魔还道的时候是非常重要的,所以他只能暂时忍耐。

    之前突然倦怠期突然爆发,七夜暗道不好,就急令灵通过来,灵通本来上次之后就先行回了万湖大草原,这个时候接到少主的传讯,自然是屁颠屁颠赶来。

    并且还距离他这么近,显然是那种太子巡游地方官员接驾的那种性质,灵通一赶来,就听到七夜一阵吩咐。

    然后马上马不停蹄的回去了。

    七夜看着提不起劲儿,这个时候谁敢撩他才是真的找死节奏。

    回来之后他就不想躺在那朵云上了,他当时从天上抓的是朵软绵绵的白云,然后回来一看,天上飘着一堆堆的火烧云,他转手就把自己的云扔了。

    一听宁清秋还在那边念诗,他一听就更想睡觉了。

    没错,跟个凡人似的,他困了。

    然后就飘过去跟个背后灵似的,然后闻到宁清秋身上有股淡淡的冷香。

    不是什么花香,轻轻浅浅,若有若无的,有着一种松间明月,石上清泉的纯澈清冽。

    七夜很喜欢,闻着这个味道他的精神都清醒了一点儿。

    于是就啪嗒一声挂人家身上了。

    嗯,她身上还挺软的,比软绵绵的白云睡着都要舒服……

    模模糊糊的想着……女孩子身上都跟她一样软一样香吗?

    难怪要说********。

    一边想着,一边把人缠得更紧了,连手都不老实,从背后抱住她的腰,纤纤楚腰,不盈一握。

    清秋的脸彻底的黑了,牙齿咬得咯咯作响

    。

    传音,怒道:“七夜!”

    然而人家并没有理她。

    这边厢七夜跟个缠人的巨型婴儿似的,哪像那个杀人无算的暗夜之王?

    还好没有任何人看见,否则一世英名就此毁于一旦。

    知道他把隐匿术用到这种地方,也不知道暗夜楼的人作何感想。

    明远见着宁清秋的一张脸跟个调色盘似的,此时夜幕降临,周围腾腾火把亮起,修士的火把当然不是凡火,就寥寥几个,就把黑夜驱逐,周围一切清晰可见,不过不像是白日的日光,反倒是蒙蒙,淡淡的黄。

    她的脸像是涂上了一层胭脂,雪肤花颜,美不胜收。

    但是却像是身上有个跳蚤似的不停地时不时动一下,就像是个多动症儿童似的。

    “清秋……你没事吧?”

    难不成无声无息的中了别人的招?

    但是眼神逡巡一圈,还真的没有发现什么不对劲。

    七夜倦怠期间,日月重瞳自然没有精力控制,没人看见的两只眼睛里,金色光圈和银色光环滴溜溜的转着,闪着夺目的光,美轮美奂不说,还把身周的一切气息掩盖,包括天机。

    就连专修天机因果的大能当面都看不出来宁清秋背上有个人,更不用说别人了。

    但是宁清秋感觉确实实打实的。

    清秋气得不行,但是七夜就跟长在她身上似的,亏得人还知道点廉耻,没把脚挂她身上,只导致宁清秋整个人都被送进了他的怀里。

    脸上的红晕,一半是气的,一半是热的。

    至于说那点羞涩,早就已经被气愤掩盖。

    不过清秋也知道七夜现在定然不是什么正常状态,不会他才是真的中招的那个人吧?但是为什么要牵连她一起倒霉。

    她微微一笑,努力牵起嘴角:“我没事……我只是,听着那边金丹前辈们和那个该死的半妖打得如此激烈,手中的剑已经饥渴难耐了。”

    旁边安家众人看着她那个表情,突然默默打了个抖,明远背脊一寒,不自然的笑了笑。

    “哦,是吗……”

    默默退远了一步,总觉着,清秋刚才那个笑容,真心有点恐怖。

    那边确实打得激烈,隔着距离都能感觉到地动山摇的,不过个个都是修士,自然是能够稳如泰山的站着。

    明远蹙眉道:“看起来那个半妖十分厉害,竟然这么长时间还没有拿下……”

    情况堪忧啊。

    清秋……清秋正在默念清心咒……(未完待续。)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