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章 对我而言只有两种人,除了你就是别人
    说白了,七夜这个状态,若不是万不得已自己都开始控制不住了,怎么也不会性格突变,非要贴在她身上不下来不可。

    等等,不会她穿的这个身体真的有什么自带的异香之类的吧,只是她自己不知道罢了。

    细思恐极啊。

    不会又有什么惊天的秘密吧?

    清秋没忍住发散思维,战战兢兢的抬起自己的的手臂,嗅了嗅雪白的手腕……然而并没有什么感觉啊,哪来的味道?

    “清秋?”

    明远投来一个疑惑的眼神,可能是以为七夜又出了什么幺蛾子,毕竟从之前回来说了一句话之后,七夜就断开了对他的精神链接。

    而清秋,好像仍能够和他沟通的样子。

    明远的眼神略带探究和担忧。

    清秋险些没热泪盈眶,这才是好伙伴的模型啊,哪像是七夜跟个大爷似的,好话都说尽了,竟然还要什么条件,真是个周扒皮!

    七夜显然是吃定了她,那么作为一个不能反抗的柔弱练气小修士,宁清秋只能认了,既然七夜无论如何都会扒着她且甩不掉,那么就顺便利用一下让他出手把个半妖弄死,让接下来的旅途顺利一点。

    这才是她都没怎么讨价还价就同意七夜条件的原因。

    宁清秋微微一笑,摆着的手有那么点有气无力的样子……废话,有本事你肩膀上挂个大男人来把手甩出风火轮的架势出来

    。

    “我没事……只不过是想着瑶族猖獗,就连半妖都如此大胆疯狂,竟然明目张胆的拦在商队前面大肆屠戮,而不是待在荒芜西沙漠里面自生自灭,此事实在是可疑。”

    “只恨我等修为低下实力不堪,否则的话怎么能让金丹前辈们孤军奋战,而我等只能在后面苟且偷生,是以只是心中悲愤罢了。若是真有狼群到来,那我等也必将拼死一搏,也算是慰藉两位牺牲的金丹前辈了。”

    清秋这是摆明了睁眼说瞎话,但是吴用和安家几人倒是神情震动,显然被这番正义凛然的热血话语激起了斗志。

    不过也不是全然胡说,半妖因为人族和妖族都是排斥不已视为仇敌,所以只能可怜巴巴的被赶到了寸草不生要多贫瘠有多贫瘠的西荒漠里面,其实差不多就算是全族流放了。

    待着外面的半妖,不露踪迹还好,一旦是被人听到半点风声,那就是群起而攻之,非死不可的节奏。

    一个狼族的半妖,没在西荒漠里面啃泥巴吃沙土吹西北风,过它凄凄惨惨戚戚的日子,竟然神不知鬼不觉的跑到了修士聚集的地方,还来拦着商队杀人……这不是嫌自己死得不够快?

    若是说这里面没有什么可疑的地方……呵呵呵,那众人就是智障儿童了。

    不过是现在忙着对付生死危机都来不及,哪有人有心思管这危机是怎么来的?

    至于明远……

    咦,明远的表情有点奇怪啊。

    七夜在她的耳边轻轻笑了一声,意味深长。

    那百转千回的架势,听得宁清秋心里毛毛的,不知道这个人又在心里面转着什么鬼主意。

    他现在是性情大变,宁清秋完全摸不清他的套路啊。

    吴用深深行了个一个剑礼,完全跟个热血青年愤青上头似的:“宁姑娘果然是巾帼不让须眉,简直让我等男儿汗颜。没错,若是真的有狼群来袭,我等就拼个你死我活,杀一个够本,杀两个赚一个!”

    唉哟,这大兄弟,太实在了,怎么人家说啥就是啥?

    吴用想得再多,修仙者的血性还是有的。

    毕竟年轻人嘛,血未冷,意气高昂。

    明远只是拿出了金玉笔,轻轻抚摸着笔尖,淡淡的说:“我面前的只有两种人,能杀的,和不能杀的。”

    这话倒是杀气盎然。

    明远微微垂眸,一边的火光让他垂下的眼睫也变成了金色,格外的夺目,看不清眼底的神色。

    清秋一时都不敢相信这是明远说的话,更像是七夜的风格,不过他那金玉笔才捅了一个修士的金丹,之前手抓狮鹫的场景还在脑海里鲜活如初。

    清秋了悟。

    知人知面不知心啊……这话是不是有哪里不对?

    略过,略过

    。

    不过听他话里的意思,好像是把半妖看作了人族?

    她默默补充了一句:世上只有两种人,男人和女人。

    因为一不小心默念出来,所以七夜也听到了,他想了想一本正经的接了一句,跟玩儿成语接龙似的。

    他说:对我来说只有两种人,你和别人。

    然后清秋脸瞬间就红了。

    妈哒,这是假正经吧?这就是故意撩人吧?

    七夜这一次不正常的程度真心有点严重啊,该不会是出现什么精神分裂的症状了吧?

    完全脱胎换骨啊。

    她绝对对付这种不要脸的办法,最好的应对方式就是……不当一回事儿哈哈哈。

    七夜说的是真心话,至少在他目前的这个状态中,还真的是把宁清秋单独分离出来,自成一体。

    他迟钝慵懒的情绪和元神,看着这个世界和黑白色一样昏沉无趣,唯有宁清秋,因为带着琉璃火和身上的这股吸引他的香味,就像是彩色一样的鲜活。

    咳咳,上述语句真心不是表白,他不过是陈述一个事实而已。

    以七夜这样自我又骄傲的程度,说出来这样的话,已经是很不容易。

    丫丫早就抱着圆圆傻眼了,她也听到了外面的对话,整个人却完全理解不了,为什么明远哥哥、宁姐姐还有七夜大魔王都说世上只有两种人?

    世上的人有很多很多种啊……

    完全理解不了。

    不过大家都这样说,应该就是对的吧。

    于是她纠结了好一会儿,小小声的跟圆圆说:“……世上如果只能分两种人,那就是好人和坏人……吧?”

    圆圆无辜的回望,表示自己只是一个听不懂的小幻梦兽。

    估摸着圆圆要是会说话,只能把世界分为两种东西,能吃的……和不能吃的。

    真是一个悲伤地故事。

    宁清秋已经完全的恢复了正常,颇有任他千军万马,我自岿然不动……不对,是任他胡言乱语,我只当做是……风太大,没听清啊。

    她深深咀嚼了一遍刚才七夜的话,进行了二度解读,所谓的除了你就是别人,应该没有什么其他的隐含意思,差不多等同于自己人和外人的区别嘛,她完全不用庸人自扰。

    只不过是七夜汉语八级没过关而已。

    理解万岁。

    他们毕竟是一条船上的小伙伴嘛,更何况七夜现在有求于她……自然是要说好话的。(未完待续。)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