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五章 被失恋的明远
    明远倒是没有想到宁清秋给他的评价这么高。

    他揉了揉自己的眉心,一无所获,有点烦躁。

    然后抬眼一看。

    他嘴角抽了抽。

    呵,那边七夜和宁清秋两个人都快扭成了麻花。

    他之前看着宁清秋枕着窗沿,闭着眼休息,她还跟他打了声招呼,说是要睡一觉。

    当时明远差点没忍住问她,是不是在他不知道的时候,她和七夜中了什么让人打瞌睡的毒药或者是术法……

    当然,这么奇葩的术法他还真心没有怎么见识过。

    作为一个修士,睡睡睡,真的很不符合人设好吗。

    七夜本来是枕着宁清秋的大腿,但是因为她睡了之后身体渐渐变软,整个人就沿着车壁滑了下去,半躺在软榻上。

    而七夜干脆就把人的小腰抱住,脑袋深深埋了进去,两个人都是乌发如瀑青丝三千丈,缠绕在一起,宛若藤蔓一般。

    明远没忍住,深深的叹了口气。

    然后他敏锐的感觉到了一道目光,追逐的。

    倏然抬眼,正好对上一双美眸,他认得,这是安怜,一路上都灼热的盯着他看,让人不厌其烦。

    然而……

    等等,他是不是看错了?

    明远的面色有点僵硬。

    同情是个什么鬼?!

    惋惜、可怜……个头啊!

    为什么不过一眨眼的时间,感觉世界都不对了。

    安怜这个女人,脑袋里都在想什么?

    明远忍了又忍,一指射出一道青色的灵气,像是一股灵巧的蜿蜒小蛇,直接将珠帘和窗幔一起从挂钩处落下

    。

    遮挡一切窥探。

    安怜手指紧紧的掐进了肉里。

    对于七夜的来历身份,众人毫不知情,但是对于他是冲着宁清秋来的这一点,却无人质疑。

    他们怕贵人生气,自然不敢过多的谈论这位厉害非凡的修士,但是一边又忍不住揣测云车里三个人的关系。

    安怜确实是在同情明远。

    她以为他……

    看着自己喜欢的人,躺在别的男人的怀抱里,如此亲密,他到底是怎么忍受下来的?

    与此同时,心底滋生出来的还有快意。

    你看,你对我不屑一顾,却也同样被你的师妹弃若敝履。

    安怜之前一直对于明远和宁清秋的关系有所揣测,却总是把准不了脉门。

    他们很亲密,比起师兄妹这样的关系,明远对于宁清秋显然好过了头。

    若说是道侣吧,却又差了一层亲密无间。

    如今看来……竟然是求而不得?

    七夜和宁清秋如此,才像是一对爱侣。

    明远在她的眼里就格外的落寞了,他低头翻看九州志的样子,还有抬头看着宁清秋和七夜交缠的震惊,在安怜这样的有心人眼里……

    那就是失败者的苦痛啊。

    安怜眼睁睁的看着明远在对上她的视线之后,就遮蔽了窗户。

    她银牙咬着红唇,压出红红的印子。

    美眸中闪过一丝恨意,安怜从没有被人这么无视过,明远一路上都在拒绝她,总有一日,总有一日……

    安海低沉的声音响起,拉回了她的注意力:“小姐,快到万湖大草原了,你还是尽快把身体养好,只要得到那位大人的帮助,我们安家就再不用收人家的欺压了。”

    “还有,”中年修士的眼眸深沉如海,对于小女孩儿的心思那是一清二楚,当年也是年轻过的,过来人又怎么不会懂情窦初开的少女对于强者的追逐向往,“对于明公子,还有后来的那一位大修士,你就不要抱什么期望了,他们……和我们并不是一路人。”

    他话已经很委婉了,其实安怜知道,人家就差说她配不上明远。

    可是宁清秋又比她强在哪里?也不过是一个炼气大圆满的女修罢了,安怜向来自视甚高,宁清秋貌美,她也不差啊。

    更何况,她还有鲤鱼跃龙门的机会,妖弓就是她的登天之梯!

    至于说七夜……虽然是俊美绝伦,而且还是一位厉害至极的金丹修士,可惜,气场太恐怖,安怜没有胆子觊觎那样的男人。

    她还不知道七夜的真实实力,吴用更是不可能出去乱说,他就急急忙忙的汇报给了吴波,当时三长老面色凝重跟他说了一句话

    。

    不惜一切代价,务必让七夜满意。

    即便是不能交好,也万万不能得罪!

    安怜没想那么多。

    她就是喜欢明远。

    女人的喜欢总是这样的盲目。

    明远对她冷淡不留情,骨子里却是温和的可亲的。

    不像是高来高去的修仙之士,倒是和书生一般,却并不羸弱。

    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

    再等等……

    安怜并没有回应安海的话,她只是低垂着头,神情落寞。

    身后不远处的安平,缺了一只手臂,倒是和寒霜剑是一样的遭遇,他看着心中女神如此黯淡失色的模样,脸色也透着哀戚。

    若是可以,真希望自己能够安慰她。

    可惜,他配不上她。

    现在还是个废人……

    安平的旁边站着吴用,他们两人本来是正在交谈,吴用因为吴波断臂的原因,心中难受,见着安平,瞬间就有点移情作用。

    便与他交谈起来。

    安平倒是没有自怨自艾,他已经落到这个境地,如今唯一的愿望就是看着安怜顺利找到妖弓,用承诺换取安家太平。

    让阴家像是丧家之犬的滚回老巢,他就心满意足,也算是大仇得报。

    之后,一切都无所谓了。

    吴用心情糟糕,吴家死的人超过了三分之一,金丹修士都死了一个,寒霜剑残疾,另一个金丹也是身受重伤,就连白发都长了出来。

    如此愁云惨淡之际,哪还有什么心思去搭理安怜这么个美貌女修?

    就是天仙下凡,那也没心情。

    只是旁观者清,看到安怜这模样,一直看着云车不算,那位明公子还如此的不悦,吴用倒是心中有点好笑。

    这个女人倒是心大,可惜没有那个能力攀上人家。

    吴用也不是个热脸贴冷屁股的人,便歇了对于安怜的心思。

    商队慢慢减速,突然停了下来。

    吴用探头一看,原来是到了飞瀑流泉,忙赶去了云车之前。

    清秋听到敲击木板的声音,也醒了过来,先是有种不知身在何处的茫然,而后醒过神来,觉着有点透不过气。

    低头一看,瞬间僵住了。(未完待续。)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