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二章 给七夜找点麻烦和打赌
    这话未免说得太满,宁清秋眼睛微眯,心里有点蠢蠢欲动,感觉不伸手欺负一下对方都有点对不起人家这么配合。

    然后想着人家摊主应该是在重伤期间,今天本来就被无缘无故的当做是“道具”使用了一把,再作一点儿的话,好像是有点太过分了哈……

    明远自然是没有宁清秋这么心思百转千回的额,他依然按照之前的剧本走着,沉眉敛目的说道:“……这件事我说了不算。”

    谁让你惹了我的小师妹呢?

    这句话意犹未尽,但是周边的人全部主动给他完美补上了后半句。

    宁清秋樱唇微张,到底绷住了表情没有裂,这人……难道是奥斯卡影帝附身了不成,竟然这么会演?

    简直是比她那浮夸的演技要真实多了,她都有点嫉妒的心酸了。

    姓平的摊主也懂了明远的意思,虽然说对于宁清秋这样的大小姐敬谢不敏,并不感冒,但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他这幅残破的身躯,必须用极品疗伤丹药才能有治疗痊愈的希望,那样的他,恢复了以前的实力,才能有一线机会去救他可怜的妹妹

    。

    摊主鞠躬行礼,姿态谦卑:“这位……姑娘,你大人有大量,不要跟我一个粗人计较,我真的非常需要极品疗伤丹药,姑娘喜欢什么样的符箓,尽皆可以提出,平安不敢不应。”

    清秋第一反应是,哦,原来这个人叫做平安啊。

    旁边的已经有认识的人出声道:“竟然是平安?!”

    “这谁啊?很有名吗?”

    “平安就是平家的那个弃徒啊,前段时间沸沸扬扬被逐出家谱的那个背弃家族的修士!”

    “啊?我想起来了!不过我不是记得这个平家的弃徒好像是个金丹修士啊!”

    ……

    清秋和明远对视一眼,心里面不是不惊奇的。

    这不过是路上随便拉了一个路人甲演戏,她也是一时兴起,倒是没有想到后续发展好像是有点意思了。

    平安到底是有些心高气傲的,或者说年轻有天赋的修士大多数都是这样的,自命不凡,有着一种即便鲜血淋漓也不允许有着丝毫折损的骄傲。

    但是平安早就被现实和家族的背叛遗弃将棱角打磨得光滑圆润。

    宁清秋看着那个人的眼睛,挺黑的,眼中有着浓重的雾霾,一看这个人,你就知道他过得不好,心思很重,身上戾气十足。

    这个人,他是有故事的。

    宁清秋决定帮他一把。

    就是那么一瞬间做出的决定,也许是冲动,但是这么个交易,确实是无伤大雅。

    于是她拉了拉明远的袖子,微微点头,声音清越骄傲。

    “嗯,你认错的态度很诚恳,我也不是得理不饶人的人,这样吧,师兄你就用极品疗伤丹药和他换吧,这人……看着挺可怜的。”

    她最后的声音很小,但是落在有心人的耳朵里面宛若惊雷。

    这位精心演绎出的大小姐的形象又添了一个新的性格分类,那就是有点心软善良。

    说实话,平安毕竟是一个曾经的金丹修士,因为重伤的原因现在已经掉落修为到了筑基阶段,虽还是重病缠身的模样,但是毕竟底子摆在那儿,若不是真的有所求,何必对着宁清秋一个练气修士卑躬屈膝的。

    不过是被逼到绝境,走投无路罢了。

    平安听着宁清秋说他可怜,当即就气血上涌,苍白的面色充满了血色红润,然后他低垂了眉眼,一句话也没有说。

    心中情绪百般复杂,但是还是有喜悦漫上来,因为他知道,一枚极品疗伤丹药,他复原的希望就要到手了。

    如果这对师兄妹并没有说谎逗他玩儿的话

    。

    平安也不是随随便便那个人都会信,主要是明远的修为天资和宁清秋的绝色容貌给了他这样的信心。

    宁清秋这样的绝色少女,若不是有着绝强的后台和强者的保护,早就被其他的修士抓去做了炉鼎……

    就像是他的妹妹平婉一样。

    对于他来说,也许现在就是绝路,但是明远和宁清秋可能会给予他一个新的开始。

    明远看了眼宁清秋,从她的眼神看出,她想要帮平安,真心的。

    而他,一向是很纵容她的。

    一枚极品疗伤丹药,对他来说真的算不得什么。

    明远早就看出平安这个人已然是命不久矣,眉间缠绕的都是死亡的灰气,若不是今天运气好遇到他们,也许就是这样结束一生。

    这样的事太常见。

    若但只是明远一个人,他也不会有闲心善心管这种事儿,因为平安是一个家族的弃徒,那就说明了这里面肯定是有着麻烦事儿,而他,最不喜欢揽事儿上身。

    但是谁让宁清秋碰上这事儿呢。

    于是他欣然点头:“好吧,小师妹都这么说,那么就带上你的符箓跟我们走吧。”

    正好,他最近看着七夜有点不顺眼,最近他竟然这么喜欢缠着宁清秋,那他就给他找点事儿做。

    嗯,想着心情就飞扬了许多。

    清秋倒是不知道明远心里转的是什么想法,她见他笑得有点诡异,就在旁边跟他咬耳朵。

    “喂,你为什么要把平安带着一起走啊?”

    “你不是答应了要和他做笔交易?我这是忠实遵循着你的想法做事啊。”

    明远挑挑眉,比她还讶异的模样。

    余光瞟了一眼后方,平安沉默的在他们的身后行走着,身上背着一个大包,里面装着符箓,竟然已经穷到了连储物戒指都没有的地步。

    清秋没忍住翻了个白眼:“行了行了,你这还真是演戏演上瘾了啊?够了哈,适可而止。我是说你既然答应了要换丹药,为什么不当场就进行,何必还非要带到我们会的地盘上,这风头不是没出完全吗?”

    明远摇头:“已经成功了,最迟今晚上,我们就会收到那个展览会的邀请函,我跟你打赌。”

    “赌什么?”

    “一顿灵药膳吧。”明远想了想,随口一提,他们也不缺什么,打个赌就是烘托一下气氛,赌注是什么并不重要。

    “好啊。”清秋倒是觉着很有意思,吃别人的总比自己买的好吃,这是天地至理。

    “不过,你看起来很有信心的样子,到底是为什么断言我们肯定会收到邀请函也就是入场资格呢?”(未完待续。)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