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五章 她让你说,你就说
    这就是平家为什么要驱逐他的原因,平安的个人情感已经强烈到可以对自家族人出手狠辣的地步,因为伤势过重,所以有几个练气修士已经不治身亡

    。

    若只是这样,平安还不至于遭受这样的对待,毕竟比起几个死了的练气修士,自然是一位年轻的有着无限可能的金丹修士更加的重要。

    所以平安只是被家族长老们制服,送到地牢里面去关了紧闭。

    当天晚上他就跑了,知道自己去找那个人抢回平婉的希望渺茫,但是他依然是一往无回。

    平安清楚的记得,当年他爹娘闭眼的时候千叮咛万嘱咐,要他保护好平婉,他唯一的妹妹,他指天发誓,任何人想要伤害她都要踏过他的尸体,爹娘才安心去了。

    他抱着一团小小的婴儿,内心满是柔软,说是哥哥,还不如说他像是当父亲一样的把妹妹养大的,结果他给平家卖命,却被家里人暗地的将他视为生命的妹妹给转手卖给了大人物作为炉鼎使用。

    即便是性命无忧,但平安的丹田气海受了重创,当时他的修为都已经跌落到练气期,经过三十年的修整没日没夜的努力,终于修补了丹田,重回筑基期,只不过是回到金丹期是没有可能的了,当年他的金丹被人震破,丹气从金丹中全部溢出,现在丹田中的那颗金丹已经是全然的废丹。

    所以他命不久矣时日无多,因为耗费了生命潜力去重修,并且付出这么多,就连筑基期都突破不了。

    因为旧时的金丹横亘在那里,所以想要破而后立成就新的金丹,那无疑是极为困难的,就当做是在平安的巅峰时期,也不见得能够做到,更不用说现在这样拆东墙补西墙的境况了。

    他还活着,就已经是一个奇迹了。

    清秋看向平安的额角鬓发,那里已经微微有些霜白。

    一个修士,到底有憔悴落魄到什么样的地步,才能还在壮年之时便就白了头?

    “你对你的妹妹这么好,值得吗?”

    她喃喃说道,像是在问他,也像是自言自语。

    她想起了自己,也有这样一个好的哥哥。从小到大,什么事儿都是一肩抗,而现在,她和他远隔不知道多少时间与空间的距离,她活着的时候,到底还能不能见到他呢……

    眼中浮现了薄薄的泪光。

    平安只是微微笑着,没有任何的后悔:“哪来的值不值得,这世上的事就只有愿不愿意一说,我愿意为小婉付出一切,那是我的妹妹。”

    这就是平家为什么要驱逐他的原因,平安的个人情感已经强烈到可以对自家族人出手狠辣的地步,因为伤势过重,所以有几个练气修士已经不治身亡。

    若只是这样,平安还不至于遭受这样的对待,毕竟比起几个死了的练气修士,自然是一位年轻的有着无限可能的金丹修士更加的重要。

    所以平安只是被家族长老们制服,送到地牢里面去关了紧闭。

    当天晚上他就跑了,知道自己去找那个人抢回平婉的希望渺茫,但是他依然是一往无回。

    平安清楚的记得,当年他爹娘闭眼的时候千叮咛万嘱咐,要他保护好平婉,他唯一的妹妹,他指天发誓,任何人想要伤害她都要踏过他的尸体,爹娘才安心去了

    。

    他抱着一团小小的婴儿,内心满是柔软,说是哥哥,还不如说他像是当父亲一样的把妹妹养大的,结果他给平家卖命,却被家里人暗地的将他视为生命的妹妹给转手卖给了大人物作为炉鼎使用。

    平安当时是追上了那个人的座驾的,不过根本连妹妹和那个人的面都没有见到,就这样直接被他的手下废了,那人太过自信,没有仔细检查他的状况,大概以为把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给弄死了。

    结果没想到平安也是有所奇遇的人,因为一件大能墓地中挖出的护心镜,他侥幸逃得一命。

    七夜捏了捏她的肩膀,低声道:“喂,别人说两句,你就这么感同身受?”

    她不像是这么容易伤春悲秋的人啊。他听着就毫无感觉,女孩子是要细腻一点,七夜承认,可是也没有必要这么……感动吧。

    说来他对她也不赖啊,救了她好几次,要什么给什么,有什么送什么,出手帮她救人,亲自传授自己引以为傲的自成一家的刀法……

    怎么也没见着她对他感激涕零的?

    这听别人的故事就这么情绪敏感?

    宁清秋那点子感伤立马就去了九霄云外,她肩膀一抖,冷冷看他一眼,懒得搭理他。

    “平安,那个人是谁?”

    这话一出,明远立马明悟,宁清秋这是要管闲事的状态了啊。

    啧啧,这小子倒是好运气。

    其实清秋也是想着能帮就帮,不能帮的话她也不会强求,自不量力螳臂当车的事她从来不做,正好七夜一天闲着骨头都是软的,找点正事儿让他做,也算是多积两分功德,免得以后渡劫的时候被雷劈死……

    然后她端着灵茶喝了一口,掩饰自己嘴角的阴险笑容。

    七夜默默的移开了眼,想了想还是不揭穿她,话说他最近是有点懒散,可是并不意味着他的脑子也去睡觉了。

    他也在计量着,这件事里面能不能有什么样的好处。

    明远温文尔雅的笑着,看着眼前的暗潮汹涌。

    七夜吃瘪的话,他表示喜闻乐见,若是宁清秋吃亏了的话……他不会放任不管,七夜要是过分了,他不会坐视不理。

    人心嘛,就是这么偏。

    平安一愣,深深的看了一眼宁清秋,然后沉声说道:“这是我自己的事,宁姑娘,只要你们愿意给我极品疗伤丹药,我平安救了妹妹之后你就是让我去死我也不会皱一下眉头……这件事,是绝对不会牵扯到你们身上的,请放心。”

    “她让你说,你就说。”

    七夜淡漠开口,姿态居高临下,懒懒散散靠在木椅上,就这破木椅被他这么一衬,看起来竟然跟个神座似的,平安下意识的就听从了他的话。

    轻描淡写中有着不可抗拒的力道和威仪,久居高位的天然的命令语气,不会让人反感,而是毫不犹豫的听从。(未完待续。)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