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二章 走不动?动手抱走
    他给她施了一个清洁术。

    全身上下简直就像是练剑之前一样干净清爽,没有一点污渍。

    清秋啧了一声。

    这待遇,确实是好啊。

    七夜这家伙良心发现了?

    不过刚才那句夸赞……她就毫不客气的收下了。

    问心无愧啊。

    刚才练到后面,她连自己是谁都忘记了,只知道机械的出剑挥剑收剑,最后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支撑下来的。

    只知道要是七夜不收手,她最后不是力竭而亡,就是被竹叶捅成马蜂窝。

    当然,七夜是不可能对她这样做的。

    要说是七夜会眼睁睁的看她去死,宁清秋认为不可能。

    他站起身来,伸出手掌,像是玉石雕刻而成,阳光下甚至是泛着浅浅的光。

    清秋一边看着羡慕嫉妒恨,一边把自己小了一个号……或者说两个号的手,放进了他的掌心。

    那人的手冰凉,宁清秋的手却是滚烫的,清洁术可以清洁身体,但是生理状态一时之间是没有办法调整的。

    比如说剧烈运动之后的身体温度与器官活跃程度。

    用在修士的世界来说,也就是超负荷战斗修炼之后的那个软弱无能的脱力期。

    也就是俗称的肌肉疲劳。

    七夜伸手把人轻轻巧巧的拉了起来,她很轻,像是骨头都没有几两重。

    到底是宁清秋太瘦了,还是女人都是这个样子,七夜不得而知,只是没来由的想着要多给她灵膳补补

    。

    她腿有点软,一站起来,就晃了晃。

    口中倒抽一口冷气,发出“嘶”的一声。

    “累了走不动?”

    宁清秋尴尬的咳了咳,下颌微扬,满不在乎还能再来一场的样子:“没有啊……一点儿也不累。”

    打死也不能让这家伙看扁了。

    一定会被抓住痛脚狠狠嘲笑的。

    为了充胖子,就只有打肿脸了。

    人争一口气,佛受一炷香,总而言之,对待七夜就不能示弱!

    七夜目光闪烁的看了她一眼,很轻易就发现人是在死鸭子嘴硬,站都站不稳,有点抖的样子,还装这么硬气。

    他简直是想开口说那既然这样的话,就继续练剑好了,到底是看着她有点疲倦的眉目,心软了。

    七夜伸出脚踝轻轻一踢她的小腿,勾起绊倒,她惊呼一声向后倒去,男人轻轻一弯腰,揽住肩膀和膝窝,轻松将人抱起。

    站直了身体,大步便走。

    微微侧眸看了一眼竹林右后方,淡淡凉凉,而后一扫而过,便带着宁清秋走了。

    林惊风和花英只有一个感觉,心惊肉跳。

    感觉是看着了死亡的眸子一样,生不起半点反抗之心。

    他们今日打坐修炼结束,本想着过去找明远还有宁清秋问一下展览会的具体事宜,但是就出门听到了竹林的响动。

    然后看到了少女正在练剑,和昨日一般无二,正想着上前打个招呼,却骤然看到了旁边不远处的带着白玉玲珑通天冠的青年。

    俊逸无双,尊贵傲岸。

    关键是一身的气势,即便是不外露,也是如渊如狱,让人胆战心惊。

    他射出那片竹叶的时候,林惊风差点跳出去救人,虽然知道自己也是打不过那个不认识的俊美到了极致的男人。

    是的,每个看到七夜的人,都会为那样的惊世容颜所摄,关键是这样完美精致的脸竟然没有半丝儿的女气,那是属于男人的美。

    英气桀骜,带着唯我独尊的傲慢,还有丝丝缕缕的神秘。

    花英拉住了他,传音道:“他们应该是认识的,这个修士是在指导宁清秋的修炼。”

    林惊风也看出来,那些竹叶没有任何的杀气,再说了,凭借着那个修士本身的实力,也是不需要这么长久的功夫戏弄她。

    花英和林惊风便看到接下来宁清秋练剑的全过程,心惊不已。

    那些竹叶没有灵气便是如此厉害,花英自衬自己躲不过这么厉害的竹叶,即便是躲过一些,也达不到宁清秋的程度。

    最后那个男人转身看向这边的那一眼,说明他确实是发现了他们

    。

    两个人也没有想过要瞒着七夜,毕竟是瞒也瞒不过。

    实力的差距,就像是鸿沟。在修士的世界,拳头就是唯一的真理。

    林惊风深吸了口气,道:“若是宁姑娘都是这样训练的剑法……那么我不如她倒是正常。”

    他说话间眉目中闪烁着不放弃的倔强坚毅的光,想来也是决定更加刻苦拼命的练剑了。

    这个世界最可怕的就是,比你有天分比你厉害的人,竟然比你还要刻苦勤奋,拼命不已,那么这样懈怠下去的话,前面的会被后来者反超,而本就是在这样的人后面苦苦挣扎的人,只会被越托越远。

    直到连前面的人的背影都看不见。

    花英点头赞同,然后目光看着两人离去的方向,偷偷看着林惊风的表情,发现他只是有些震惊和失落,倒是没有什么黯淡晦涩。

    还好还好,林惊风虽然对于宁清秋有点过于关注了,但现在看来确实是因为她剑法高超,精妙绝伦,不是林惊风产生了什么别的心思。

    他悄悄松了口气,一看那对男女郎才女貌,如此行为亲密,想来便是情投意合,只不过男修下手略微狠了点。

    压根就不懂什么叫做怜香惜玉啊……

    情窦初开的男女们,最怕的是什么?

    就是这第一份犹如花开般的纯洁美好的感情,投错了对象,喜欢的人要是有了两情相悦的人,更甚至本就是道侣,那这样的话,就悲惨了。

    还好林惊风没陷进去……或者说还没有长出那根筋来。

    当然,对于七夜对宁清秋训练有点过狠的话,花英不过是感叹感叹,那样的男人的情感生活,杀了他他都不敢去对人家语重心长的说三道四。

    一不小心就是要扑街的节奏。

    其实这没受伤没流血的,哪里又算得上什么狠?

    那些体修炼体的时候,就是三天一小伤五天一大伤,那就是身上断断续续没彻底的好过,那才叫苦。

    花英拍拍林惊风的肩膀道:“咱们走吧。”

    林惊风抬脚就要往那边走。

    花英拉住他,翻了个白眼:“我的哥哥哎,你这是往哪里走?咱的院子在这边!”

    说着就往原路返回。

    林惊风还没有回过味儿来:“不是说要去……”

    花英只好苦口婆心,掰碎了的给他解释:“那个陪在宁清秋身边的男人,应该就是昨天明远说的那位同行的人,现在看来,应该是宁清秋的道侣一样的人物,难怪昨天语焉不详……”

    “宁清秋练了剑之后必定很是疲惫,还需要时间吸收消化所得,我们这个时候去了不是打扰她了吗?”(未完待续。)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