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一章 不怕死,就说出去
    幽暗深邃的地底深处。

    壁灯浅浅映照着四周。

    地上一个孤零零的面具躺着。

    几个人就站在旁边,但是一时间竟然没有一个人有反应。

    众人之间的气氛有些古怪。

    直到吴用一语道破天机:“……也就是说,这个什么生死幻面,竟然让一个死了的修士,足足多活了千年?直到被人告知真相,这才破坏了生死幻面的施法条件,所以…...他才死了的?”

    七夜皱皱眉。

    明远则是比起这些人理智得多:“这样的活着,不算是活着。”

    林惊风和花英已经收回了自己的视线,因为他们都是心智超出常人数倍的天骄修士,出身青云宗,自然是见多识广。

    之前被震住,完全是因为生死幻面这玩意儿太过骇人,实在是很不可思议,就连他们吗,都是没有听说过的。

    所以难免一愣。

    如今想来,其实也并没有多少*。

    因为那是死人才能用的东西。

    不过也不是没有吸引力的,能够让一个死亡的修士拥有身前的记忆、情绪、实力和一切一切,就像是这个人依然活着一样,还可以不断地继续修炼,继续问道长生。

    这样的诱惑,不是每个人都能拒绝得了的。

    他们两个这样轻易的放弃,完全是因为知道自己压根就争不了这东西。

    不是他们发现的东西,就没有资格去抢,关键是实力还不如人家。

    对于二人来说,目前最重要的事,就是摧毁那些贩卖奴隶的修士团体。

    安家两个人,安海加上安怜更是没有什么希望,虽然二人的眼神极为灼热,好歹也知道,这是自己要不起的东西。

    现在要了,说不定马上就得死。

    安怜眼珠子一转,默默退到安海身后,自己的心里却有了别的计较。

    现在暂时先退一步,等到这里结束之后,呼唤妖弓,若是他兑现了当日的诺言,那么她也不是不可以考虑……

    把这个生死幻面给他作为拜师礼物

    。

    现在不在她的手里不要紧,到时候有了妖弓无缺的加盟,那不是想要什么都是手到擒来的事儿?

    她完全没有考虑过,妖弓为什么要按照她的想法来做事,一切所谓的计划都不过是她自己的想当然。

    安怜红唇一扬,深深低着头,就怕被人看出她的心思。

    平安不说话,这条命,已经卖给了林浅浅,至少在这五十年内,就是如此。

    吴用……刚才话问出口之后他就后悔了,可惜已经来不及了。

    说出去的话,就像是泼出去的水,都是收不回来的。

    这个场合,实在是没有他说话的余地。

    实在是他听到的东西太震撼。

    生死幻面……世间竟然会有这样的东西?

    它虽然有着一个致命的缺点,但是它同样有着巨大无比的优势。

    在遇到生死危机的时候,即便是死人也是可以救活的。

    没错,按照刚才死去的红晓之前的表现来看,在吴用的眼里,这就是他本人活着。

    只不过是灵魂碎片薄弱一些罢了。

    但是红晓依然能够从练气期修炼到半步元婴这样的地步,意思就是说生死幻面给予修士的改变,并不会损害到修炼的方面,那么就没有什么是不能够承受的……当你面对着死亡的危机的时候。

    甚至是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是不是……只要不被人发现生死幻面的存在,只要不被当面指出,自己意识不到所谓的“死了”这个事实的话,那么是不是……

    就意味着——永生!

    这是一个听起来就是能够让人热血沸腾,心生澎湃的词语。

    这就是整个修士世界最高的追求和信仰。

    永生!

    与天地同寿,与日月齐辉!

    没有修士能够抵挡这样的诱惑,就像是饕餮永远忍受不了无法进食的折磨。

    这是铭刻在血液中的本能和渴望。

    七夜终于是不耐烦了:“你们要不要?谁要谁就拿,不然的话就赶紧进去,不然黑市都快结束了。”

    宁清秋点头赞同,她上前一步,捡起生死幻面,不少人的呼吸都顿时变了一变。

    明远有点惊讶:“清秋……你喜欢这个?”

    他怎么也没想到,宁清秋会对这么个诡异的东西有兴趣。

    听着是很厉害,但是想明白了,也就是那么回事

    。

    以他的眼界阅历,就连真正的起死回生的东西也见过,再说了,即便是人死了,能够逆转阴阳,召唤轮回的修士也不是没有。

    当然,这个就需要至少到了返虚境界的大修士才能做到。

    而九州,自然是没怎么听说还有这个级别的大修士,所以关于这方面的事,他们不知道,不足为奇。

    但是宁清秋可不是这么没有追求的人呐,一个生死幻面就让她走不动道?明远可不信。

    清秋摇摇头,递给了七夜:“不是我想要,既然一时之间没有办法做下决定,那么为了节省时间,就先把东西放在七夜这里,想必大家也是没有异议的吧?”

    还真没有人提出异议。

    不管是基于什么样的原因。

    七夜本来是想拒绝的,但是对着宁清秋那双期盼他救场的眼,顿了顿,到嘴的话就吞了回去。

    像是不情不愿一般,冷冷的嗯了一声。

    “给我吧。”

    反手一转,生死幻面就落入了他的储物戒中。

    而后警告的眼光瞥向那个一直没说话的中年修士,目光深寒。

    那中年修士心中哀叹一声,知道自己这是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连忙表明自己的立场。

    “我发誓,绝不会乱说。”

    七夜眉目深刻,静静凝视他一眼,然后移开了目光。

    “嗯,你说了也没关系。”

    说着当先一步走向前方的路口,清秋便也紧紧跟上。

    明远落在最后,看向还站在原地的中年修士,便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膀,意味深长的说:“还站着干什么,赶紧上前带路,你忘了那个红晓已经死了?我们需要你带路啊。”

    “哦哦哦,好的好的。”

    他一边狂点着头一边迟疑的问道:“不过……那位刚才那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啊?”

    不担心?还是懒得管?

    明远向来是最善解人意的,他笑了笑低声道:“他的意思是,你最好别说,说了也没关系,到时候……你就是个死人了,他也不会再找你算账的。”

    中年修士当即便是出了一身冷汗。

    他连声道:“不敢不敢。”

    心里面的一些小心思也打消了。

    人小跑着上前,殷勤为众人引路。

    到了路口,一缕淡淡的红光突然射向众人。

    身上的禁绝九耀突然发亮,黑色的衣袍上,九颗金色的九耀星微微一闪,连成一条线。(未完待续。)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