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一章 我替她,答应你
    宁清秋一头雾水。

    抱歉,这话说得有些绕不说,还尽是些没听过的名词。

    都什么跟什么啊?

    陆长生自然是听懂了。

    他心下开始权衡,这件事的可行性。

    当然,宁清秋对这一切都是一无所知,他也清楚。

    毕竟是一个基本上都快把事情忘光了的人。

    照他的话说,宁清秋忘掉最多的不是修为,而是记忆。

    说实话,找回修为,陆长生自觉是难不倒自己的,一切都不过是时间问题,但是有关于最神秘的识海方面,想要完好无顺的找回宁清秋的记忆,无疑是难上加难。

    他也是束手无策。

    造成这个情况的原因可能是方方面面,所以他也不知道从什么地方着手,并且圆满的解决这个问题。

    于是宁清秋自己不提,以为隐瞒得很好,陆长生便顺水推舟,也当做是自己不知道。

    他在宁清秋作出反应之前,帮她回到:“好,这件事她答应了。”

    在场的唯二两个女人都傻了眼,四道目光直直的看向那个淡然自若,从容不迫的男人。

    “我……”

    陆长生袖摆微微一动,琥珀眼眸警告的看了宁清秋一眼,示意她闭嘴。

    宁清秋表示……识时务者为俊杰,别人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于是她什么也没说,让陆长生把她给卖了。

    主要是之前在丹药房里面对峙的那一幕,陆长生神情冰冷的模样还历历在目,宁清秋实在是不好去摸老虎屁股……

    目前还是认怂吧。

    朝阳郡主脸都气红了。

    “你是她的谁呀?凭什么替她答应!”朝阳郡主气愤太过,对着陆长生都没有了一贯温柔的态度,倒是像第一天见到宁清秋和陆长生并肩坐在凉亭内,一问一答的那个场景的时候,发飙,生气,丢狠话

    。

    陆长生半点不惊讶。

    朝阳郡主再怎么装着自己的柔情似水,他都能看清楚这个女人的本性,就是得不到的,宁可毁掉。

    他不喜欢她这个人。

    与生俱来一样的厌恶这样的强势的性格。

    “宁清秋,你没有张嘴巴吗?还是说你的大脑已经跟你的丹田一样,都废掉了?我问你话,你自己答!”

    宁清秋想了想,一脸无辜的说:“我是病人,我都听陆神医的。”

    那简直是跟个乖乖的小白兔似的,大有陆长生说什么是什么的架势。

    话说,每次看到陆长生的那双眼眸,她就有些熟悉的感觉,就像是才见到过这样美丽的琥珀色一样。

    但是怎么样也想不起来到底是在哪个地方见过了。

    陆长生一边在心里暗骂宁清秋装模作样,一边唇角抑制不住的往上扬。

    哪里是个小白兔,明明是个小狐狸。

    还说怕朝阳来着,这话说得,软中带刺儿,别提有多么的刺激人。

    他看她啊,不是不知道,就是装不知道而已。。

    朝阳果然是气了个一佛出世二佛升天。

    要不是陆长生还杵在这里,她早就不知道用了多少种恶毒的方法,把眼前这张讨人厌的美人脸,给撕碎了。

    宁清秋自然是知道她不高兴。

    但是这并不意味着为了让朝阳高兴,她就要做个软柿子。

    人嘛,总要自尊,然后别人才会看得起你。

    若是自己先把自己低进了尘埃泥地里面,那么也就别怪人人都要看不起你,轻视你,踩上你一脚了。

    因为都是自找的。

    陆长生问她:“满意了?听清楚了?我可以替她做主,所以,这次决斗,她答应了。”

    宁清秋:……

    一点儿不觉得开心,反而有种挖坑把自己埋了的感觉啊。

    她有罪,她忏悔。

    不过这个时候,打落牙齿和血吞,自己挖的坑,跪着也要填完。

    所以宁姑娘摆出了一幅他强任他强,清风拂山岗的淡然表情来。

    朝阳郡主差点没有压碎一口银牙。

    她这个时候更是不能认输。

    “好!一言为定!”

    “三个月后,咱们手底下见真章

    。无论你到时候恢复到了什么程度,我就用同样的修为和你决斗,提前会让人给我的修为进行封印,绝不会多占你一分便宜!”

    “不过,人无信不立,若是你输了,别想要赖账!这辈子,永远永远不许接近陆长生。”

    宁清秋点了点头。

    陆长生不置可否。

    对于自己被成为赌注的情况,他表示……为了摆脱朝阳,也就只有这样了。

    朝阳狠狠的看了她一眼,转身便走了。

    背影纤弱,倒是没有了那股凛然的气势,倒是腰背挺得笔直,绝不肯在旁人面前弱了那口气。

    转过身的眼角,无疑有着晶莹的光。

    她是真心喜欢陆长生的。

    喜欢得把他当做了自己的道。

    若是真的输给了宁清秋,那么她的大道,便也是止步于此了。

    这一点,没有任何人知道。

    陆长生,已经成为了她的心魔。

    不破不立。

    若是这次,还是不能得到他的注视,那么……

    朝阳的背影消失在走廊的拐道之中。

    宁清秋默默的看着陆长生,眼神有些哀怨。

    “陆神医……现在能够告诉我这个什么幽州观赛名额济州峰会什么的到底是什么玩意儿了吧?我这么不明不白的就上了刑场……好歹让我死得瞑目好吧?”

    陆长生没好气的说:“胡说八道什么,什么叫做死得瞑目?”

    “我说要治好你,你这条命,就是我的,不会入轮回!”

    这话,当真是霸气侧漏。

    翻译过来不就是阎王让你三更死,我就留你到五更嘛!

    不是首屈一指的名医,不是有着自信到了自负心态的神医,谁敢夸这个海口?

    “落崖山地处幽州,旁边的几个州里面,最近的一个便是济州。济州的峰会将在十年之后开启,到时候群英荟萃,各种天骄修士都会轮番登场,堪称是修士的一大盛事。”

    “幽州有着观赛名额,说是观赛名额,其实就是幽州这边的修士前往峰会观赛,等到济州峰会决出最后的胜利者,我们的人,将挑战他们排名前列的得胜的修士……这也是九州修士互相切磋,印证所学的好机会。”

    宁清秋恍然,这不就是踢馆嘛。

    陆长生倒是不知道她的这些心思,继续解释道:“这对你来说是很有好处的,不是人人都能参加这样的盛事,即便是幽州观赛名额的初赛,也是需要推荐人的,不过这件事,朝阳看起来就会主动帮你解决……”(未完待续。)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