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章 好戏开场,招婿大会
    今日的槟城,格外的热闹。

    八方来客,四海云集。

    云家,乃是槟城第一大家。

    云家现任家主,也便是槟城受众多修士敬畏爱戴的槟城城主。

    当年若不是这位云家最年轻的天才弟子,准下任接班人,槟城有没有今天还说不一定呢。

    他是近百年来,槟城最出色的城主,也是云家最出色的的家主。

    带领着槟城和云家一起,走上了前所未有的巅峰。

    并且还是一位元婴期的大高手。

    这样的主儿,今天要嫁女儿,这样的盛事,自然是引来了无数关注的目光。

    不过有善有恶,有纯粹看热闹的,还有处心积虑谋划着一些阴谋的人。

    城主府已经是张灯结彩。

    冲着重要的人物都到齐了,云城主有个想法,那就是择婿之后,立即让他和云霏成为道侣。

    没人知道他为什么要这么着急。

    大家便是猜想,大概是云城主想要喜上加喜,就把好事儿一起办了。

    正好来客极多,不乏尊贵之人。

    大概正好省了之后的请客程序。

    毕竟到时候,许多败北之人,大概是不会选择来参加云霏的道侣大典的。

    所以大家还算是理解。

    宁清秋他们一行人,自然是也来了这边。

    即便是置身于人群中,他们也是极为打眼的。

    而且,槟城说小不小,说大也不大,就凭修士的消息传播速度,他们也就是刚刚踏进槟城的时候,各种各样的消息就同步跟着被转移了出去。

    现在都有人忙着打探他们的祖宗十八代来着。

    不过宁清秋想,她自己应该是最难被查到的一个

    。

    废话,就连她自个儿都不知道自己现在到底是谁,家住在哪儿,谁家的女儿,哪个宗门的弟子,这些所有的事,她都是一无所知。

    若是有哪个“好心人”查了出来,说不得宁清秋也要去看上一看,还要谢谢人家帮忙查呢。

    陆长生今日不知道是为了低调还是如何,穿了一身玄色的衣袍,浑身上下除了一块羊脂玉白的玲珑玉牌挂在腰带上,就没有任何的坠物和点缀。

    说实话,若不是那张脸实在是修眉凤目俊逸绝伦,分分钟就被人当作路人甲炮灰一个。

    俗话说得好,人要衣装佛要金装,但是有时候也可以是反其道而行之。

    那就是你拥有一张盛世美颜的时候。

    苏红衣倒是不愠不火,穿了一件海水蓝团花织锦袍,领口一圈精致的绣纹,玉簪束发,两缕黑发垂落肩头,少了妖娆,多了温文。

    朝阳郡主,雷打不动的一袭火红的长裙,烈烈齐辉。

    这模样,出现在城主府确定不是去抢今天那位需要招婿的大小姐的风头的?

    宁清秋则是想着,人家大喜之日,她还是素净一点好。

    打扮花枝招展的抢风头,那不是拉仇恨吗?

    比如说现代的那个人结婚,你一个参加婚宴的宾客,穿的比起新娘子还要打眼还要漂亮,那完全不是去祝贺人的,而是去砸场子的……

    她穿了一身月白色的纱裙。

    从肩头围绕过腰间,最后垂下身侧的,是浅绿色的流苏。

    清冷如月的气质,瞬间被绕上了一点儿草长莺飞,绿草茵茵如盖的山间草木清灵之气。

    就是看起来有人气一点儿。

    至于说童童——

    小家伙对这些没有兴趣,被留在客栈里了。

    他的身份,毕竟不是人类修士,而在槟城,真正的大能修士,此次并不在少数。

    这招婿大会,也许还只会来云城主交好或者是荒古琴宗的元婴修士,外带上某些带着自己的后辈或者是弟子来想要争取云霏作为自家的媳妇的大能修士,就没有多少大修士来凑热闹了。

    然而……

    别忘了,这槟城,还有两件大事。

    交流队伍参赛名额的角逐,还有就是灵石秘境。

    两件都是一等一的可以搅动幽州风云的大事。

    来了多少的元婴,陆长生和苏红衣心里都没有一个准确的数量。

    这么多的人,想要完全的隐藏童童的身份,那几乎就是不可能的一件事。

    到时候,定然会有不少的麻烦

    。

    于是——

    童童还是很好打发,宁清秋忽悠了他两句,说是给他买凡人小孩儿很喜欢吃的糖葫芦还有小陶人,他就乐颠颠的笑开了花,对于自己不能跟着少爷还有最喜欢的宁姐姐一起出去的事儿,就抛之脑后了。

    还真是很好哄。

    槟城的城主府,比起百花城的城主府倒是有些不同。

    百花城的城主府偏向是威严赫重,肃杀冷冽,带着一股庄重的气势。

    而槟城城主府,倒像是江南烟雨亭台楼阁。

    在幽州的这片被外界修士看来是莽荒大地的地方,当真是人间仙境一般的存在。

    气势幽州的风景当真是不错。

    不过是邪魔二道的修士多了点儿,连带着这边大量的正道修士,都被幽州之外的修士看作是另一道的人,与自己道不同,不相为谋。

    其实哪里有那么夸张,宁清秋不知道是因为自己失去了记忆,或者说她到过的地方太少,至少一路上的幽州见闻,让她觉着,很多传言,不过就是以讹传讹而已。

    最开始的时候,对于自己来自外界大州,还是本就是幽州的本土人士,她还是非常的好奇的。

    后来听丫丫说,她来自于济州。

    济州,青云宗。

    她牢牢地,记住了这五个字。

    只不过是从来没有跟任何人提过。

    她要回去。

    找找遗落的那些记忆。

    宁清秋很怀疑,这就是她自己遗落的记忆,而不是属于她原以为的原主的记忆。

    若是后者,她就没有必要这么追寻下去。

    反正不属于她,那就没有意义。

    她宁清秋完全可以过一种崭新的生活。

    后来知道真相就不同了。

    她没忘,自己的身上还背着一条人命。

    不查清楚,怎么能够心安理得的活着?

    没有任何的付出,是理所当然的。

    宁清秋耳朵竖着,听着周围的人讨论,时不时的就能抓到一点有用的信息。

    苏红衣眼睛突然一亮。

    轻声道:“月神宫的人……很好,我的醉仙酿,有着落了。”

    他最近喝着客栈的所谓的最好的醉泉灵酒,但是完全没有感觉,嘴巴最近都快淡得没味觉了。(未完待续。)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