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四十一章 出尔反尔
    雷扬松了一口气。

    总算是把这边应付过去了。

    不,也不能说是应付。

    他已经是把所有的家底都是交代清楚了。

    就连雷家那些不为外人所知的隐秘,都是一字不落的吐露出来。

    这一切,不过是为了活命而已。

    宁清秋问道:“他们呢,怎么处理?”

    难道说,真的要就这么放了?

    总觉着有点不甘心啊。

    她还想要报报仇来着。

    毕竟刚才是在鬼门关走了一圈。

    要不是赤烈最后放了个大招,她还指不定在哪儿呢。

    即便是陆长生都是赶不及救她。

    话说......

    说到赤烈——

    他人呢?

    宁清秋的表情僵了僵

    。

    也不是故意要把人给忘了的,就是一时之间见到了真正的救星和朋友,完全就忘了之前还在并肩作战的战友。

    她这么想着,就这么问了。

    苏红衣面色微微变了变。

    糟糕,当时赤烈发了朱雀焰这样的大招之后,体力不支受伤颇重,所以就光荣的晕了过去。

    本来还以为可以靠着宁清秋把他收拾到一个安全的地方。

    然而——

    赤烈要是醒着,就该知道自己这是所托非人。

    宁清秋完全的把人给忘了。

    问题的关键在于......

    苏红衣刚才才在阴阳和合宗的传承之地放了个大招。

    这就是说——

    赤烈这个时候多半是凶多吉少。

    惨烈无比的,倒在了自家的队友手下。

    苏红衣清了清嗓子,转移了话题。

    “大概是先行离开了吧,毕竟和我们不是一路人。对了,你是怎么遇见他的?”

    宁清秋愣了愣:“倒也是机缘巧合。我们当时都偷听了两个筑基修士关于丰饶平原的谈话,不过也就是听了个大概,他们么,也是从雷扬还有云霏这里听到的,语焉不详的......然后就打起来了。”

    “不过事先声明啊,我是被动偷听,可不是主动听的,赤烈就不知道了。”

    “之后,我们便是结伴而行。”

    但是看他当时的那个鬼鬼祟祟的样子,就知道定然是早就盯上了别人。

    那两个筑基修士也是,要谈话,不知道找个更加隐蔽点的地方?怎么非要站在别人藏身的洞口说这么机密的事?

    这就怪不得她了。

    苏红衣笑了:“这倒是巧了,你之前在传承之地,我根本就探测不到你的气息。然后去到了你们当时的交战地点,然后就一路上追踪到了两个筑基修士,你放心,我已经是杀了他们,替你报仇了。”

    宁清秋皱了皱眉,到底是没有说什么。

    那两个修士死不死的,倒是和她没有多大关系。

    只是......

    苏红衣还真的是会扣帽子啊。

    明明是自己想要杀人了,非要往她身上栽,想要给自己洗白一样

    。

    你丫的,就是个黑心馅儿的,有什么好遮掩的。

    这件事,九州修士都清楚啊。

    雷扬不动声色的退了退。

    这个时候已经没有心思去想为什么会被两个筑基修士听到他们的谈话了,从而招来后面的这些麻烦。

    后悔都是晚了的。

    关键是——

    有点兔死狐悲的感觉啊。

    他们......真的会放了他?

    陆长生道:“别废话了,我们即刻启程,至于他们两个......杀了吧。”

    雷扬骤然色变。

    堂堂元婴修士,竟然是说话不算数?

    这也太没品了。

    要知道,越是高阶的修士,越是注意自己的脸面。

    而且他们的一言一行,已经开始暗合天道。

    所以必须有着自己的章法。

    正所谓是不以规矩不能成方圆,怎么能够这么随随便便出尔反尔?

    这可不是儿戏。

    就连宁清秋都是一脸诧异的看着他。

    陆长生可不是这样的人。

    她倒是片面了。

    以陆长生的角度,对于雷家的人实在是没有什么好感。

    再加上雷扬本就是贪生怕死之辈,看着实在是让人倒胃口。

    最关键的是——

    他竟然差一点儿,就在他的面前,杀了宁清秋。

    这可是好不容易才救下来并且让她完全恢复实力,就这么被人杀了,让他陆长生的面子往哪里搁?

    死不足惜。

    雷扬惊声道:“上人你怎么出尔反尔?您答应过,我和盘托出,便是不与我计较,不伤我性命!”

    陆长生冷淡道:“我只是说过,我不杀你。但是没有保证过别的人不杀你。”

    他转头:“苏红衣,你来动手。”

    苏红衣眉一扬,顺着自己的唇摸出了一个弧度。

    “哦?没想到你还会玩这种文字游戏?”

    “不过,我为什么要帮你忙?”

    宁清秋在一边凉凉的帮腔道:“对啊对啊,你说什么是是什么,他就乖乖的照做,那岂不是很没有面子?”

    她看出来了,苏红衣其实是同意了的

    。

    反正嘛,杀人就是他的本质行业和个人爱好。

    所以这个时候,她肯定是要给他添点堵的。

    苏红衣当即便是一噎。

    这女人,还真是小心眼儿记仇得很。

    不就是刚才才开了一个小小的玩笑。

    这么不饶人?

    雷扬道:“你这是强词夺理!”

    就连上人都是不叫了。

    陆长生面色纹丝不动。

    他的眼光,世人的看法,对于他来说,又有什么要紧?

    陆长生从来不是墨守成规画地为牢的人。

    他故意的。

    让雷扬从希望走向失望,最后绝望。

    他善于把控人心。

    雷扬疯狂的朝着一边掠去。

    他要跑。

    只是......

    所有的人眼中流露出的都是不屑。

    想要在陆长生还有苏红衣包括朝阳郡主这个元婴面前跑掉,那简直是不自量力。

    宁清秋看向了旁边的云霏。

    她的脸,已经是一片麻木的漠然。

    雷扬就是最后跑的时候,都没有想过,要带上她。

    中途更是把她当做是挡箭牌替死鬼一样的推给了他们。

    哪知道......

    这里的人,对于阴阳和合宗的传承,真的是没有丝毫的兴趣。

    明明苏红衣都是自己把传承之地封了。

    雷扬也是没办法,病急乱投医了。

    苏红衣指尖掠过一道红光。

    嘴里形象的来了一个音节:“嘭——”

    远处骤然炸开了一朵血花。

    “呀,真漂亮。”

    宁清秋嫌弃的看了他一眼,变态!

    她对着云霏说:“这样的男人,不要也罢,不用为他难过,从此之后,不过是一个人继续走你的道,别为了他放弃,不值得。”(未完待续。)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